第77章

时雨珂刚走到门口,听到这句立刻躲在墙角。
“再大声点,让湖里摘莲蓬的人听见,好去告诉盛誉凯。”盛翰鈺嘲讽道。
简宜宁也意识到自己嘴快大意说错话,但仍嘴硬:“那么远听不着,行了,咱算扯平了啊。”
“哼!”
盛翰鈺推门走出去。
路过人工湖的时候,只见小舟不见人,别墅后面还有好大一片果林,大概人跑到林子里去了吧。
……
时雨珂紧紧捂住自己心脏的位置,跳的太厉害了,“怦怦”声自己都听得见。
“反正你也不是真瞎,反正你也不是真瞎……”
这几个字反复在她耳边回响。
震惊过后就是后悔,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没看出来呢?
要是看出来,哪能轮到傻子嫁给盛翰鈺,她嫁过来还不是吃香喝辣想要什么有什么!
时雨珂正想的出神,阿丑破锣般的嗓子在房子里响起:“时雨珂,你死哪去了?”
简宜宁也喊:“时雨珂,时雨珂!”很焦急。
她怕被发现,急忙猫下腰从窗跟往外跑十几步,这才转身站起来,假装从后面绕过来的样子:“哎,我在这!”
俩人这才放心,简宜宁:“你从后面过来的?阿丑怎么没看见你?”
时雨珂解释:“我没和阿丑一起,我看见一只很漂亮的蝴蝶,就去追了,结果没追上还差点摔一跤。”
“你不是要去洗手间?”阿丑狐疑的盯着她,想看她是不是说谎。
时雨珂急忙往楼上跑:“对,看见蝴蝶我都忘了。”
她上楼后,简宜宁轻声问:“你看她像不像说谎?”
“不像。”
刚才时莜萱看见盛翰鈺进了别墅,就没心思继续泛舟湖上。
她要去别墅后面的桃林摘桃花,时雨珂却说要去洗手间,于是她就一个人到桃林摘了几个带着花苞的桃枝。
她看着盛翰鈺离开,于是从后门进了别墅,简宜宁问她时雨珂怎么没一起?还给说错话的事情告诉她,问她时雨珂会不会已经听见了?
……
时雨珂成功瞒过俩人,关上房间门还抑制不住,心跳的厉害。
阿丑那个死女人借简宜宁的势,在自己面前趾高气扬,要是自己当初嫁给盛翰鈺了,那么她给自己提鞋都不配!
时雨珂不想在这里呆了,一分钟都不想。
她想马上到对面的别墅去,去和盛翰鈺套近乎!
本来傻子丢了,她还埋怨过,嫌弃时莜萱不省心,既然嫁人了好好的当你豪门阔太太多好?
就算被婆婆赶出去也要回去嘛,现在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还害的她经常被父亲骂。
但现在她觉得傻子丢的太及时了,正好给她腾地方。
只是去找盛翰鈺总要有个由头才行,冒冒失失过去,要是被赶出来那就没脸了!
……
中午时雨珂主动做饭,阿丑嘲讽:“这可是你主动要求的啊,少爷也听见了,别背后再告黑状,说我欺负你。”
时雨珂是想背后告黑状来着,不过还没来得及开始就被阿丑破坏了啊。
现在阿丑又先发制人,恶人先告状了!
她硬生生给这口气咽下去,陪着笑脸道:“不会不会,阿丑我是真心想跟你交朋友的,你不要总给我往坏处想好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