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时雨珂轻轻推下,门还真开了,阿丑盘腿坐床上看电视,笑的前仰后合。
那张脸本来就丑,一笑就更难看了。
她只看一眼就马上扭过头去,不能看,再看就吐了!
阿丑开口道:“以后不许进我房间,出去。”
……
一开口,嗓音更难听,像是金属划到玻璃上一样刺耳。
时雨珂差点就扔了托盘跑出去。
她使劲克制住,但碗碟还是在托盘上不停的碰撞,时雨珂牙齿也在打颤:“阿,阿丑,我,我是来给你送饭的。”
托盘放在桌子上,她逃似的跑了。
肚子里准备不少巴结讨好,还有介绍自己,刷好感的话一句都没说出来。
“噗嗤——”
阿丑捂嘴偷笑,为“欢迎”时雨珂,在简宜宁去接人的时候,她特意给自己脸上加了料。
本来“痘痘”就够丑了,她又在“痘痘”上弄出能散发着不明颜色的液体……
关上门,时莜萱拿起筷子吃饭。
时雨珂会做饭,虽然不精通但是比时莜萱做的要好多了,因为她是要嫁入豪门的,能拿出几道拿手菜是豪门贵妇的标配之一!
饭后托盘放在门口,时莜萱锁门睡觉。
时雨珂在客厅里守了半夜,确定楼上一点动静没有,她才敢回房间休息。
阿丑长的实在太难看了,难看的她路过阿丑房间都心跳加速,而看见门口的托盘以及上面的纸条,时雨珂就顾不得害怕了。
纸条上密密麻麻写了明天需要做的工作:早上六点起床做早饭,七点准时打扫房间,扫地,擦玻璃,抹桌椅……
事无巨细,几乎给所有的活都写上了。
时雨珂没看完就气得火冒三丈,这也太欺负人了,你是佣人还是我是佣人?
太生气,连害怕都丢到一边,抬手“啪啪”拍门:“阿丑,你给我出来,出来给我说清楚你什么意思?”
“还给我安排上活了,你以为你是谁?我是你们少爷请回来的贵客,你只是一个佣人而已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
门被从里面打开,阿丑那张丑脸近在眼前,时雨珂吓的赶紧用手捂住眼睛:“远点,你离我远点。”
金属划玻璃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就是少爷吩咐的。”
“咣!”
时雨珂正要追上去问,门突然被重重关上,差点撞到她鼻子。
……
时莜萱昨天晚上一夜没睡,今晚吃饱喝足睡的还不错。
只是换成时雨珂睡不着了,她给母亲打电话报平安,告诉她自己现在简家别墅住,这几天先不回家。
还让母亲和父亲说一声,就说住在表妹江司微家里。
江雅丹问她和盛誉凯怎么回事?
如果俩人没问题,女儿也不会住到简宜宁别墅去。
提起盛誉凯她就心烦,心情不好语气也不好:“您别问了,我和他翻篇了。”
“他不给你买别墅了?”
江雅丹对半山区的别墅还是念念不忘。
“行了,您就别问了,记着在我爸面前别说漏嘴啊。”时雨珂又叮嘱一句然后挂断电话。
像是烙饼一样在床上不停的翻来覆去,到天快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睡着。
然而刚睡着就被一阵大力的敲门声砸醒,她以为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光着脚跳下床拉开门就要往外跑——“啊!”
凄厉的叫声传遍整个别墅,震的阿丑耳膜“嗡嗡”响。
“鬼,鬼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