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盛翰鈺在监控中和酒会上,看见过影子的“样子”,所以那副假面具已经先入为主成为影子的容貌,时莜萱现在换了装扮盛翰鈺就压根没给她和影子往一处联系。
她知道这点,就大胆的留下来。
“得嘞。”简宜宁往外走,她不放心又叮嘱一句:“要高价啊。”
“放心吧,忘不了。”
在趁火打劫这件事情上,他俩一直很有默契,从来没发生过异议。
……
时家。
时雨珂被父亲关在房间里,“咣咣”砸门:“爸,你放我出去,我真有事,您到底要关我到什么时候?”
她急的不得了,和盛誉凯约好了今天去看别墅,盛誉凯还让她带上身份证,说别墅要写她的名字。
时雨珂心花怒放,早早给自己打扮的光彩照人准备出门,却被父亲严令不许出门,还连手提包都被抢走了!
手机在包包里,她想给盛誉凯打电话求助都做不到。
“爸爸开门,开门呀……”
时禹城拉张椅子就坐在门口守着:“别敲了,你就是给门敲烂也走不出家里大门信不信?”
“我信,您开门好吗?我真有急事。”
时雨珂焦急道。
时禹城根本不为所动:“不开,你今天就算说破大天去,我也不能让你出去。”这些天他被大女儿忽悠的次数太多了,“狼来了”喊过三次,再喊都没人信。
而时禹城在短短几天,被时雨珂欺骗过的次数远大于三次。
“你当我不知道你要出去干什么?准是又去见盛誉凯那个败类,他搅合完盛家又祸害到我们时家来了,那东西从小我看他就不是好货,果然长成祸害了……”
时禹城语重心长的话,时雨珂一个字都没有听进耳朵里,只是低头看手表,越看越焦虑。
再磨蹭下去就真要迟到了,这可怎么办好?
这时候,她手机在包里响起,于是时雨珂就更心急了:“爸爸,你把电话给我,不开门也行,从门缝里塞进来。”
时禹城本来没想理,听她这么说打开包拿出手机——果然是那“祸害”打来的!
他刚要挂断,转而一想却往前走了几步,接通:“二少爷,雨珂马上就要订婚了,请您以后不要再找她,我们时家小门小户高攀不起你们深宅大院,您还是找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吧,祝您幸福。”
一口气说完,然后挂断,想想又关机!
“爸——”
时雨珂眼泪唰就下来了,她声嘶力竭吼:“你胡说什么呀,我还是不是你亲生的,啊?你怎么就不能盼我点好呢,我好不容易才攀上盛誉凯,今天他要给我买别墅,你两句话就把我这些天所有的心血都搅了……”
“你不是我爸,我没有你这样的爸爸!”
“呜呜呜……”
时雨珂跌坐到地上,哭的很伤心,内心充满绝望,更充满对父亲的痛恨!
江雅丹从房间里出来,劝丈夫:“老时,你别跟孩子一般见识,她现在小不懂事,长大就好了。”
“还小?她都二十三了,雨珂从小就是你惯的,惯的她自私自利一切都只想自己……”
出乎意料的是,江雅丹这次没有和丈夫争吵,还温柔小意认错,态度特别好:“是,都是我的错,你做什么都对,你只听我一句,去房间里量血压,高了马上吃药好不好?我在这替你守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