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云哲浩告诉他,刚才多个国家供货商突然一起给他发传真,打电话,说下个月准备交的货没有了!
因为刚刚,国际期货市场突然冒出来一个大户,差不多收购了能在市场流通所有的镍。
顶盛没有这批镍,就没有办法开始生产,不生产就不能在合同日期内交货,问题是这批货是给军队的,根本不允许延迟!
延迟要坐牢的,没跑。
云哲浩声音打颤:“翰鈺,你快想想办法,要怎么办?”
“嗯,我知道了,放心,这件事我来处理。”
盛翰鈺基本能猜到,自己急需的镍突然没了是怎么回事。
那女人说的没错,她不是简怡心!
他特别不想承认,但事实放在面前却不得不承认,简怡心没有这么大本事控制国际期货市场。
时莜萱盯着手机,在心里默默数:十九八七……三二一!
“嘀铃铃——”
手机铃声准时响起,盛翰鈺打回来了,和她计算的时间刚刚好。
在铃声响第四遍的时候,时莜萱才接通:“盛先生,有事吗?”
“你想怎么样?”
盛翰鈺声音不再温柔,冰冷的语气一如既往。
但她不在乎,嘲笑道:“呵,盛先生应该是试过了,现在相信了吧?”
“相信怎么样,不相信又怎么样?你想做什么就直接说,别绕弯子。”
“好,既然你相信我不是简怡心,就不要开棺打扰她的清静,对谁都好。”
盛翰鈺答应:“可以,但我要见你。”
“不行。”又被拒绝。
“公寓是你的吗?”
盛翰鈺终于问出时莜萱不愿意面对的问题,她不承认,盛翰鈺就不会完全相信她不是简怡心。
承认,后面也许还会有无穷的烦恼,这也是时莜萱当初不愿意答应和盛翰鈺说明的原因。
但现在不说也不行,事情都到这一步,只能承认。
“是。”
“公寓在哪,什么样子?”
……
“香江路十八号丽园公寓A座二零一号,南北方向三室二厅,黑白装饰,客厅的电视柜上摆一套凯蒂猫动漫公仔……”
盛翰鈺越听心越凉,他是真认错人了。
“那天晚上的人也是你,对吧?”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忙音,对方已经挂断电话,拒绝回答。
忙活一圈,不只找错人还睡错了。
盛翰鈺再拨过去,电话已经显示空号,显然影子不愿意再和他联系。
他让手下去查号码归属地,很快手下回信:号码就是江州本市,是一个用了五年的老号码,开户人是简怡心。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他心不再悸动,因为这从侧面也恰好证实影子说的没错,这几年一直都是她冒用简怡心身份。
简怡心确实是死了,他给简父打电话道歉,说明不会开棺请他们放心。
不开棺大家就什么事都没有,简宜宁也被解除软禁恢复自由。
简父不是笨蛋,没有任何征兆盛翰鈺突然改变主意,一定是有人做了什么。
想弄清楚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给儿子放出去就行了。
简宜宁恢复自由第一件事就是联系影子。
“影子影子,我被爸妈软禁了,这几天你联系我没有?”
“一定联系了,我没回话你害怕不,想我没?”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盛翰鈺同意不开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