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简宜宁联系不上,她估计八成是被父母圈起来了。
时莜萱准备凭一己之力,让整个江州都乱起来!
现在是凌晨四点半,外面的天还是漆黑一片,国内的期货市场正在休息,国际期货市场这时候也是最不活跃的时候。
她开始做对冲,先是大量给手里的镍砸出去。
本来在交易不活跃的时候,这时候卖空镍的价格马上高空跳水,K线连出几个阴跌,十分钟线三只乌鸦呈现!
期货市场的嗅觉相当敏锐,没过几分钟大家就纷纷反应,开始跟单做空。
时莜萱十指翻飞在键盘上飞快敲打,不停的吃进大家放出来的单子,她接下来要有大动静,大到足够让盛翰鈺放弃开棺的想法。
外面的天空由漆黑变成深蓝,再到天边露出鱼肚白,时莜萱终于停下手里的动作,关掉页面。
完成,一个月后准备成交的镍现在有百分之四十捏在她手里,有这个东西她就有足够和盛翰鈺谈判的筹码。
……
盛翰鈺站在窗边手里端着酒杯,目光定定的盯着不远处的别墅。
五年了,他从来不敢走进那里,怕触景生情,怕情绪失控。
但当他走进去的时候却发现,好像也没那么难过,难道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也包括曾经的刻骨铭心吗?
他也是一夜没睡。
从简宜宁别墅出来,时禹城到是没有再闹,他又一次被利用也是后悔的不得了,临走前保证下次不弄清楚一定不会再来了。
上次他也是这么说的,下次保不齐被盛誉凯和时雨珂一拱火,还得来闹!
盛翰鈺没为难他,让时禹城走了。
“嘀铃铃……”
手机在桌上响起,这个时间谁会打电话来?
盛翰鈺拿起手机——屏幕上是一串陌生的号码。
接通后是个女人:“盛老板你好,我是简宜宁合伙人,天马集团董事长。”
冷冰冰的音调不带一丝温度,却让盛翰鈺听的热血沸腾。
“怡心,是你吗?”他声音都带着一丝颤抖。
对方否认:“不是,我给您打电话就是想和您说一下,我不是简怡心。”
“你在哪?我要见你。”盛翰鈺不想在电话里废话,他要当面见到人,才会相信。
对方拒绝:“不方便。”
“不方便?”
“哈哈哈哈……”
盛翰鈺突然大声笑起来,直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怡心,你终于肯给我打电话了,为什么还不承认?”
时莜萱差点爆粗口。
“盛先生,天马靠什么发家我想您心里也有数,您觉得简怡心有这个本事?”
天马是风投公司,除了毒辣的眼光还要有操盘的能力,简怡心上大学学的是美术专业,对做生意一窍不通!
简宜宁上大学虽然学的是工商管理,但对这方面也不是特别精通。
他被问住了,有十几秒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盛翰鈺才问:“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影子。”
盛翰鈺嗤笑:“影子,是人还是鬼?”
“对朋友是人,对敌人是鬼,不相信你可以试试。”说完挂断电话。
盛翰鈺正想往回拨,云哲浩电话打进来,十分急切:“翰鈺不好了,嘴里的肉被人叼走了。”
“怎么回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