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没见到人你怎么就说死了?没见到人你不去找人,跑这来闹到半夜?”管家牟然瞪大眼,火气蹭蹭往上涨,用手指着时禹城,步步逼问:“谁告诉你大少奶奶死了,嗯?”
时禹城支支吾吾不说,完全没了刚才的架势。
他没法说,总不能说:是我大女儿告诉我萱萱被大少爷害死了,然后我喝了半瓶酒就过来闹事!尽管这都是实话,不能说啊!
管家声音提高:“你不说我也知道,一定是盛誉凯。”
她太气愤,连敬语也不用,直呼其名。
“盛誉凯和你大女儿弄到一起不清不楚,他俩在后面装枪,你就在前面放炮,这几天你来闹多少次了?哪一次不是被他们利用拱的火?大少爷看在你真心为大少奶奶好的面子上不和你一般见识,你别不知好歹给这仅有的情分也弄没了……”
这些天,管家也一直压着火,今天终于找到一个发泄口尽情的骂出来。
“我送您出去。”
时莜萱一手拎起箱子,一手推着时禹城往外走。
“站住。”许久没说话的盛翰鈺开口。
于是俩人都站住了。
他对时莜萱道:“你不许离开这栋别墅一步,哪里都别想走,差点让你给绕进去。”说完带着管家和时禹城离开。
保镖还在门口转悠,偷偷跑掉是不能了。
时莜萱站在客厅半天,他们都没回来,应该是不能回来了,精神松懈下来,她才发现自己一身汗。
汗水溻湿了衣服,湿哒哒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时莜萱插好大门,然后到浴室冲个热水澡,脸上的痘痘被热水一冲就下来了,但黑色的颜料并不掉。
这是用特殊的油彩涂上去,热水只能让它变淡一点点,要是完全洗掉还要专用的药水才行。
时莜萱洗过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养父今天过来让她感触很深,她总想着自由,想自己在外面过逍遥的日子是不是太自私了?
时莜萱本来以为替嫁加上次回去,就算还了养父养育一场的恩情。
她是说什么都没想到,自己丢了养父能这样为自己出头!
时禹城最是胆小怕事了,他从来都不愿意惹事,现在为自己三番五次找盛翰鈺闹,完全不计后果的行为给时莜萱造成特别大的触动。
她一方面感动,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太自私,自私的只想自己没考虑到养父的感受。
但她现在不能出去,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她现在身份是时莜萱,影子,阿丑,还被盛翰鈺误会成简怡心。
承认自己是谁才好?
……
“什么,盛翰鈺结婚了啊?”简宜宁眼睛瞪的溜圆,震惊又愤怒:“他什么时候结的婚?新婚妻子丢了不找,跟我姐叫什么劲啊!”
他太生气了,气的用脚踢床脚。
简夫人惊讶:“没人告诉过你啊,我们还以为你早知道了。”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我要是早知道还能猫躲老鼠似的躲着盛翰鈺?我早就给他怼成老鼠了。”
……
儿子有这个本事,简夫人相信。
第二天凌晨。
时莜萱坐在床上,没化妆也没往后背上背碗,起床她先给自己泡碗方便面,吃过就打开电脑开始忙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