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时莜萱不敢使劲挣扎,怕用力过猛背上的“罗锅”和脸上的痘痘会掉!
“罗锅”是一只不锈钢碗,她用胶带和布条缠在背上的。
“痘痘”也是用胶水粘在脸上,不用多,只要掉一颗所有的心血就白做了。
就在她准备认命,吃掉面前黑乎乎的食物时,盛翰鈺又给她一次“机会!”
“你回答我几个问题,就不用吃这个,我还会让人给你送好吃的,怎么样?”
时莜萱几乎想都没想就点头,同意了。
回答呗,大不了不说真话或者一问三不知!时莜萱打定主意。
盛翰鈺示意保镖松开她,让他们出去后问出第一个问题:“你是什么人?”
时莜萱用手指沾下盘子里菜汤,在桌上写到:佣人。
盛翰鈺皱眉:“你不会说话,在房间和我说话的人是谁?”
……
“我会!”时莜萱故意压低声音,从喉咙深处发出黯哑的嗓音。
虽然她已经尽力让声音变得难听,还是比用变声器发出的声音悦耳许多。
盛翰鈺觉得声音耳熟,有点像他走失的妻子。
他情不自禁盯着她看,试图从俩人身上发现共同点,不过看了几眼就放弃了。
长相相差的太多,时莜萱很漂亮,皮肤白皙五官精致,身材火爆个子高挑。而眼前的阿丑人如其名,丑的不要不要的。
“会说话你刚才为什么一直点头摇头不出声,你在试图掩饰什么?”
时莜萱道:“喉咙坏了,说话痛。”说的时候还做出一副很痛苦的表情,委屈的很。
盛翰鈺紧紧盯着她,盯的时莜萱心里直发毛。
她不知道自己无意识做出的小动作又出卖了她,盛翰鈺疑惑更深。
他对阿丑本来就抱着很深的怀疑,一度认为她是怡心假扮的,因为她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很熟悉。
但没多久他就放弃这个想法,阿丑不会是简怡心,现在又觉得她和时莜萱有共同点,跟外表无关。
盯了半晌,他终于开口:“简宜宁有没有跟你说过要送什么人过来?”
阿丑摇摇头,表示没说过。
盛翰鈺正要提出第四个问题,电话突然响起来,盛泽融打来的。
“大哥,听说你要给怡心姐开棺,这件事是真的吗?”
盛翰鈺承认:“真的。”
盛泽融急了:“大哥你疯了啊,你这么做不是正好落人口实吗?二哥现在正愁抓不住你小辫子,你就送这么大一个漏洞给人家?”
“如果里面是空的,那开棺就不算诟病。”盛翰鈺道。
他对没人理解并不觉得奇怪,但他决定的事情也轻易不会改变。
……
盛泽融差点被大哥气背过气去:“如果不是空的呢,大哥你想过没有?后面你要怎么办,简家受这么大的羞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二哥更不会放弃打击你的大好机会。”
“我也不怕跟你说实话,这次网上闹出那么大动静,背后就是我妈和二哥捣的鬼,这次是被爷爷压下来了,但下次呢?下次可就是实锤,爷爷再大的能耐也堵不住所有人的嘴,江州所有人都会觉得你是疯子……”
盛泽融一番话掏心掏肺都是为他好,但盛翰鈺并不会因此就改变主意,哪怕与全世界为敌又怎样?他一定要证明给所有人看:他们是错的,简怡心还活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