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盛翰鈺派出去跟踪简宜宁的人告诉他,简少爷这两天很频繁的去湖边别墅,现在他就准备往那边去!
简宜宁别墅的地址,就是当初着火的地方。
后来,他在那附近开了一个人工湖,然后在湖对面建栋别墅,每天远远的看着。
而简宜宁却在原址盖了一栋和以前别墅一模一样的房子。
甚至连里面的装饰都一样。
姐姐去世,简宜宁对盛翰鈺不是一点怨恨都没有,不过父母不让他报复,所以他就盖这么栋别墅折磨盛翰鈺,让他时刻都能看见,承受良心的煎熬!
五年来,盛翰鈺只敢远观,从来不敢近瞧。
简宜宁确实做到当初的报复,折磨了盛翰鈺五年,不过他也不敢看,所以当年发生那件事后就出国了,直到现在才回来。
现在保镖汇报简宜宁频繁出入别墅,盛翰鈺很快就猜出他在里面藏了人。
……
简宜宁在别墅失望而归,影子拒绝当面和盛翰鈺解释。
她不说理由,反正就是不见面!
简宜宁离开不久盛翰鈺就到了,他是看着简宜宁的车开远,这才走过去。
如果是以前,他一定没勇气走近这里,但现在不一样,现在很有可能简怡心就藏在里面,他就没什么不敢去的。
走进大门,盛翰鈺摘下墨镜,客厅里的一切还是五年前的样子,一模一样!
当年和简怡心在这里发生过的点点滴滴,像是放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回放,以前他想起这些事连呼吸都带着痛,现在想起来却都是甜蜜。
客厅没有人,楼上的房间却有脚步声和窸窸窣窣的声音,他怕简怡心再次跑掉,没敢出声喊,而是放慢脚步轻轻往楼梯上走。
楼梯材质是木头的,当年做的时候只顾高度还原原来的样子,却没有怎么注重楼梯的质量,踩上去立刻发出“嘎吱吱”的声音。
“谁?”楼上传来警惕的问话声,人却没有露面。
声音不对,黯哑沧桑,像是金属划到玻璃上那样难听。
时莜萱是用了变声器,虽然没看见人,她也知道来的人不会是简宜宁。
简宜宁每次到门口都会喊一嗓子,自报家门怕她害怕,根本不会故意放低脚步声,像是怕她发现!
黯哑沧桑的声音,却被盛翰鈺误会是简怡心当年被烧坏了嗓子,所以声音才变得如此难听!
“怡心,是我。”
盛翰鈺深情道:“怡心是你吗?”
等了好一会儿,并没有人回答,盛翰鈺又往上走两步,这次有人说话:“不是,你别上来。”
时莜萱本来是想走了,她准备换个地方住,正在楼上收拾行李刚把狗熊公仔塞进行李箱,盛翰鈺就进来了。
她慌忙给箱子藏在杂物间,这才躲在柱子后面。
“好,你说不是就不是,你出来见我一面好吗?”盛翰鈺声音是时莜萱从来没有听过的温柔,她知道并不是说给自己听,更不想见他。
“不好,你赶紧走,不走我报警了。”时莜萱很坚决。
盛翰鈺没退后,甚至又往前一步:“你不敢见我?”
“我不认识你,你快点走。”
盛翰鈺继续往上走:“怡心,你让我看看,只看一眼就行,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嫌弃你,你是我女人,不要躲着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