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雨珂,我们一定会是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妹妹……”盛誉凯故意停顿下,感觉吊足了时雨珂胃口,这才道:“傻子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傻子怎么了?”时雨珂没上网,不知道。
盛誉凯见她还不知道,就让她自己上网去看。
时雨珂打开电脑浏览,上面铺天盖地都是说时莜萱失踪,实际上是被盛翰鈺害死的消息。
不管消息是真是假,反正她挺高兴。
只是高兴并不能表露出来,那样会显得太过薄情。
“太过分了,盛翰鈺怎么可以做?他不喜欢我妹妹给人送回来就行了,为什么要害死她?”时雨珂做出义愤填膺的样子,气咻咻道。
盛誉凯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他趁机拱火:“伯父还不知道吧?这样的事情应该让伯父知道,就算人没了经济补偿不能少……对了,盛翰鈺没在家,他在圣玛丽医院十八层二十二病房,昨天为了前未婚妻发烧入院了。”
盛誉凯说的不多,信息量却不小。
他要利用时雨珂传话给时禹城,让时禹城去医院找盛翰鈺闹,闹的越厉害越好。
别的时雨珂都没听进去,但“经济补偿”四个字她听进去了。
最后盛誉凯还说在瑞士买只百达翡丽钻石手表,过两天就给她送过来!
挂断电话,时雨珂收拾起喜悦的心情,去客厅里给这个“坏消息”添油加醋告诉爸爸。
时禹城本来就在气头上,听到二女儿被盛翰鈺害了,当即就到医院去找盛翰鈺算账!
盛誉凯给时雨珂打完电话并没有闲着,他又买通几个混社会的地痞,给时莜萱的照片提供给他们,让他们秘密寻找,找到照片上的女人就立刻杀掉!
……
“让我进去,我女儿被他害了,我进去问问都不行?”时禹城找到医院,在病房门口却被保镖拦住不让进。
于是他就在病房门口大声吵嚷起来,保镖也很为难。
大少爷还昏迷不醒,这时候他就算进去也问不出什么来啊,如果时禹城对大少爷不利,只怕距离太近他们阻止都来不及。
“大少爷发烧了还没有醒过来,您就算要问,也得等他醒了再问。”
保镖说的是实话,时禹城却认为是推辞,于是更加激动大声吵嚷,声音越来越大,情绪也是越来越激动。
时禹城是盛翰鈺岳父,他就是闹的再过分,保镖看在大少爷的面子上,也不能给他怎么样。
但他们谁都没注意,在看热闹的人群里有个戴鸭舌帽的男人给这一切都偷偷拍下来,并且立刻就传到网上去!
时禹城大闹病房的视频在网上,立刻一石激起千层浪。
动静闹的越来越大,终于闹到老爷子那里!
盛家书房。
这些孩子一个个的都嫌我活的长,成心想气死我!
老爷子给人都赶出去,自己在书房里生闷气,盛誉凯不消停就算了,就连他最得意的孙子盛翰鈺也开始出昏招,这才是让老爷子最生气的事情。
简怡心已经入土五年了,当初葬礼的时候大家都在,很多双眼睛看着简怡心入的土,怎么五年后突然就觉得还活着呢?
老爷子认为孙子抽风,神经出问题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