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但自己不出面,盛翰鈺就会固执的认为简怡心还活着,甚至还要开棺证明……这让简宜宁也很为难。
人不能太自私,因为自己不想公开身份,就要让简宜宁姐姐冒着被开棺的风险,时莜萱也于心不忍。
她还没拿定主意,但盛誉凯那边已经开始行动了。
柏雪拿着儿子给的电话,找水军在网上造谣,抹黑盛翰鈺谋杀新婚妻子,原因是因为前未婚妻还活着!
谣言没用上小半天就传遍江州,传的沸沸扬扬。
时家。
时禹城和江雅丹生活几十年来,第一次发生特别激烈的争吵!
客厅里狼藉一片,几乎能砸的东西都砸了,剩下实在砸不碎的也是推的乱七八糟,东倒西歪。
“这日子没法过了……”
江雅丹坐在地板上,边哭边嚎:“时禹城,你今天要是不去要回来,我就一头撞死在你面前!”她这几天手气不好,又输了很多钱。
本来想趁丈夫不注意,偷偷从一亿元聘礼中拿点钱出来应应急,结果却发现银行卡不见了。
卡里有一亿元,可不是什么小数目,这么大一笔钱找不见卡,她当然要问时禹城怎么回事?
开始他支支吾吾不说,后来被是在逼急才说实话:还给盛翰鈺了。
江雅丹当即气的原地爆炸,逼着他去要回来!
时禹城不去她就开始发火,口口声声全是钱,于是时禹城也来了火气,指责她只认钱不认人。
还要给她霸占时莜萱父母抚恤金的事情也抖出来。
夫妻俩闹的不可开交,甚至江雅丹以性命威胁也不行。
父母在客厅里闹那么凶,时雨珂也不敢劝。
至从时莜萱丢了后,父亲就总是看她不顺眼,这种时候她不敢过去触霉头。
电话响起,是盛誉凯打来的!
上次盛誉凯用她帮完忙就没信了,时雨珂心里七上八下很不安稳。
一会儿想是不是她答应的太过痛快,盛誉凯认为她心思狠毒,连自己妹妹都坑,所以就疏远她?
一会儿又想会不会盛誉凯又勾搭上别的女人?
虽然她也在和盛誉凯暧昧的同时还记挂着简宜宁,但自己这么做时雨珂会觉得理所当然,盛誉凯要是做同样的事她就很生气!
没来电话的时候心中忐忑,但盛誉凯打来电话她却故意不接,看着它响了一遍又一遍……在响第四遍的时候,终于指尖轻挑,滑到接听键。
“盛先生,有事么?”
俩人之间的称呼早就变得很亲密,现在重新生疏起来,不用想也知道这是生气了。
盛誉凯道:“雨珂,我在半月湾买了栋别墅做婚房,你觉得可以吗?”
半月湾是江州最贵的小区,寸土寸金,在那里买别墅一直都是时雨珂的梦想。
她心里的火气顿时就少一半,但还故意装傻:“问我做什么呀?你应该问你未来的妻子。”
“你在我心目中就是未来的妻子,只要你愿意,雨珂,你愿意吗?”
时雨珂心里甜滋滋的,不过简宜宁还没有给她来电话,她现在并不能很确定的答应他。
在她心里,还是倾向简宜宁多一点。
“太突然了,我得考虑考虑。”
时雨珂说是考虑,声音已经柔情似水,盛誉凯那种常年泡妞的老手,只听声音就知道怎么回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