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简父也回过味来:“翰鈺不是胡说八道的人,他口口声声说怡心还活着,就一定会有证据,会不会是认错人了呀?”
简宜宁就算不说,爸妈也逐渐在向真相靠近,这时候,佣人突然慌张进来禀报:“不好了,老爷夫人,盛大少在门口晕倒了。”
“快,快给人抬进来。”
佣人七手八脚给盛翰鈺抬进客厅,简宜宁拿出自己的干衣服让佣人给他换上,滚热的姜糖水煮好却怎么都灌不进嘴里去!
他一直没醒,额头烧的滚烫,嘴里还不停的说着胡话:“怡心别走。”
“你不要丢下我!”
“怡心,怡心……”
……
盛翰鈺高烧不退,简家给他送到医院挂水,并且通知了盛家。
柏雪路过书房,书房的人没关严,她无意中听到盛翰鈺也住进医院的消息,心里高兴的很!
儿子被盛翰鈺打住院,她心中那口恶气还没出,现在就听到盛翰鈺也住进医院,心里很解气。
书房里谈话还在继续,好奇心让她没走,而是留下来继续偷听。
盛翰鈺是在简家晕倒的。
盛翰鈺想给简怡心开棺。
简家人不同意,盛翰鈺就站在风雨里逼人家同意,自己晕倒了……
听完柏雪得出个结论:盛翰鈺疯了,精神不正常。
她悄悄离开家,到医院给这个“好消息”告诉儿子,盛誉凯脸肿的像是猪头一样,但听到盛翰鈺为死去的人做过的疯狂事,还是乐的忍不住咧大嘴。
嘴咧大一点就疼的直抽抽。
他忍着疼,对母亲道:“妈,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一定要利用这次机会给盛翰鈺搞臭,爷爷最在乎家族名声了,如果他名声臭了那就断了爷爷让他继承盛家的念想。”
“行。”
柏雪同意,然后母子俩在病房里基本商量了一上午,快到中午的时候母子俩商量出几个方案,准备分头行动。
……
简宜宁躲在房间里,和影子在QQ上聊天。
他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给影子说了一遍,发过去后还隐晦的问她那天晚上是不是和盛翰鈺在一起?
影子承认:是。
她没好意思说全部,只是说被盛翰鈺找到她公寓去,她跑了出来。
简宜宁松口气,他认为问题不大,只要和盛翰鈺说明白那女人不是简怡心就行了。
当然影子能到医院去亲口说明白更好,不过被影子拒绝。
简宜宁和她保证,只要她去解释下就可以,他保证盛翰鈺不会报警,不会给她送到监狱里去。
他一直都以为影子不愿意见盛翰鈺,是因为她是逃犯,这才不想公开身份。
影子让他给自己一天时间考虑,考虑好要怎么跟他说这个事情,说完她就下线了,留下简宜宁盯着电脑屏幕愣了半天。
时莜萱缩在衣柜里思考。
虽然偌大的别墅只有她一个人,但多年养成的习惯让她还是觉得躲起来才最安全!
她不想见盛翰鈺,一面也不想见。
一个跟她有合法夫妻关系,又有夫妻之实的男人,心里心心念念想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她凭什么去给他解释啊?
让他痛苦去吧,难受一辈子才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