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你姐确实活着,我昨天晚上和她在一起,但又被她跑掉了。”
盛翰鈺想起这件事,就懊恼的不得了。
联系起影子早上的表现,在结合盛翰鈺说的话,给二人联系起来并不难。
简宜宁心里酸酸的不是滋味,连带着态度也冷淡下来:“有病看大夫去,别在这胡说八道。”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
简夫人上前拍儿子肩膀下,让他给盛翰鈺道歉。
虽然他不是女婿了,但对女儿仍然一往情深,甚至都魔怔到开始说胡话的地步了,简夫人被感动到了。
刚才同样的话,盛翰鈺已经和他们夫妻说过一次,简家爸妈和儿子想法一样,都是不相信,却也不忍心揭穿!
简宜宁拒不道歉:“是他说胡话,我又没错,为什么要道歉?”
“本来我和朋友谈正事呢,大老远十万火急给我叫回来就为了胡说八道?无聊。”
他抬腿往楼上走,盛翰鈺突然拦在他前面:“你刚才和谁在一起,什么样的老朋友?”
简宜宁怒了,他平时嬉皮笑脸但不代表脾气好,使劲推盛翰鈺一把:“我见谁关你什么事?你又什么资格干涉我私生活?”
“你不敢说,就说明你给怡心藏起来了,她不想见我,所以你就帮她藏起来。”
盛翰鈺从来没有这么“缠人”过,他缠着简宜宁不放,不管对方说什么,他就认准一样:简怡心活着,给她交出来!
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劲头。
他闹的实在不像话,连简父都看不下去,沉下脸:“我女儿已经死五年了,你还要闹的她亡灵都不得安宁吗?”
“伯父,怡心还活着,您相信我。”
盛翰鈺提出更过分的要求:“开棺检查,简宜宁你要是不给怡心交出来,就开棺看看,怡心一定不在里面。”
“滚出去,我女儿被你们盛家害的已经够惨了,现在她都死了你还不放过她,盛翰鈺,你太欺负人了……”
简父不可遏,让佣人给盛翰鈺轰出去!
外面下着雨,盛翰鈺并没有走,直挺挺的站在雨里等简家父母改变主意。
雨越下越大,大风刮的树枝摇曳不止,雷声“轰隆隆”由远及近,天空很快黯淡下来,电闪雷鸣一场大雨眼看就下来了。
很快,豆大的雨点夹带着冰雹往下砸,外面狂风大作,电视台已经发出台风预警,盛翰鈺还是站在门口岿然不动。
简夫人有点不忍心了,对丈夫道:“让他进来吧,这么大的风雨要是出点什么事,可怎么好?”
“活该,不用管他,他愿意在外面站着,那就站着好了,苦肉计演给我们看?他盛翰鈺打错了算盘。”简父不是余怒未消,只是他知道现在让盛翰鈺进来,就等于简家做出妥协,同意让他开棺。
简宜宁全程没说一个字,他心里大概已经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但不能说,说出来爸妈一定会让他去给盛翰鈺说清楚,但他已经答应影子不会出卖她,只是透过窗户看见立在风雨中的盛翰鈺,又很不忍心。
他左右为难,矛盾的很。
知儿莫若母,简夫人无意中看见儿子一副心事满满的样子,于是过去询问:“易宁,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
“不知道,我能知道什么?他发疯您别跟着他一起质问我呀,我是您儿子,您要相信我。”简宜宁全盘否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