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聊天方便是真的,但简宜宁更想和她近点,好辨认这是影子真正的样子还是又换了一张面具。
“你别说话,吵死啦!”
已经出来两小时了,时莜萱还是控制不住眼泪,不停的顺着脸颊流下。
于是简宜宁闭嘴,不再说话。
一路往北,时莜萱终于停止抽泣,警惕的问:“你要去哪?”
这是盛翰鈺别墅的方向,她不想去。
简宜宁道:“去我家,往前不远我有栋别墅空着,平时没有人去。”
“谢谢。”
“你和我不用说谢谢。”
……
到简宜宁的别墅,时莜萱才发现这里和盛翰鈺的家有多近!
两栋别墅遥遥相望,相距不过一个人工湖!
甚至站在窗边都能看见管家张妈在大门口训斥佣人。
时莜萱欲哭无泪:“我不想住在这里,能换一个地方吗?”
简宜宁一脸认真:“你不是说想找个环境幽静,没有别人打扰的地方,这里正好啊,平时除了保洁一周三次过来打扫,不会有第二个人来。”
时莜萱知道一两句跟简宜宁根本解释不清楚,也就不想解释了。
简宜宁看一眼对面,笑道:“哦,我知道了,你在那边住过,怕那边的人认出你来吧?没事,别看距离不远,但那边人从来都不会到这边来。
这里离盛翰鈺别墅那么近,灯下黑,而且简宜宁也说除了保洁没有别人来,应该是安全的。
但为保险起见,时莜萱还是对简宜宁道:“你给我找身佣人的衣服,如果别人问起我,你就说我是你请的佣人可以吗?”
简宜宁满口答应:“行啊,没问题。”
……
时间已近中午。
盛翰鈺从宿醉中醒来,刚睁开眼又被刺眼的阳光照射的重新闭上。
这是简怡心公寓,他记得。
但昨天晚上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来的就记不得了,喝断片了。
脑袋还不是很清醒,昨天夜里仿若他做了个美梦,太美好,好的根本不愿意醒过来。
不对。
盛翰鈺猛一下从床上坐起,他身上没穿衣服,凌乱的床单和床单上那一抹暗红都在提醒他昨天夜里确实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不是做梦!
“怡心,怡心!”没人应声。
盛翰鈺立刻清醒,猛一下从床上蹦下去,边喊边各个房间寻找。
次卧没有,书房没有,客厅,洗手间,厨房都没有人……不过他却发现公寓和以前不一样了!
电视柜上摆着一排造型小巧,可爱的玩偶,憨态可掬,形态各异,轻轻碰下头就不停的点头哈腰,可爱的紧。
他拉开冰箱门,冰箱里全是吃的,和上次他看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垃圾桶里甚至还有喝过的酸奶瓶,零食袋子,苹果核……
所有的一切都表示:简怡心这两天就生活在这里!
“该死!”
盛翰鈺一拳砸在桌子上,骂的是自己。
他现在特别后悔,后悔的想给昨天的自己揪出来打一顿!
昨天为什么要喝酒?
如果不是喝多酒,他就不会对简怡心做出那么粗鲁的事情,她一定是怪自己,所以才躲起来不见他。
盛翰鈺给简宜宁打电话,他觉得简宜宁一定知道简怡心藏在哪里,也说不定简怡心就是他给藏起来的。
“嘟嘟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