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关上衣柜门,梳妆台上的首饰盒里,他送的名贵首饰同样码放的整整齐齐,就连只耳钉都没带走。
唯一带走的就是仔仔。
她身上没有钱,又没有能够换成钱的东西,已经音讯杳无三天了,她在外面一定是忍饥挨饿。
盛翰鈺又拿来一瓶酒,“咚咚咚”一口灌下少半瓶。
他想让酒精麻痹自己,喝醉了睡觉良心就不会痛,但又喝下一瓶,不只没有睡意胃还火烧火燎的难受!
酒和的太多了刺激胃,盛翰鈺却认为是他今天晚上想时莜萱太多,简怡心不高兴所以给他的惩罚!
他下楼对值夜保镖道:“开车,送我去公寓。”
“是。”
盛翰鈺摇摇晃晃来到车边,打开车门坐进去,很快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大少爷,到地方了。”保镖轻声道。
保镖本来以为要是叫不醒,就让他在车里睡算了,夜深露重,公寓里什么都没有,还不感冒了。
但只叫一声,盛翰鈺就睁开眼睛,坐起身推开车门摇摇晃晃往里走。
保镖不敢跟着,这是他立下的规矩,这些天他来过好多次,但从来都是一个人上去,不让别人跟着。
用钥匙打开门,盛翰鈺没开灯,轻车熟路往卧室走!
这里的格局早就刻在他心里了,还有月亮照进来清冷的月光,很快就摸到卧室。
打开门来到床边,盛翰鈺一头扑在床上,内心突然安定很多。
他从来没有睡过这张床,但今天借着酒劲也就不管那么多了,他需要和简怡心近一些,这样就能少想点时莜萱,让心里的罪恶感轻一点。
熟悉的被子,熟悉的味道……
不对,盛翰鈺真切的感觉到身边有人!
不只有,她还试图逃跑,轻轻的想从身边溜走。
盛翰鈺快速出手,一把给人拽回来,压在身底下,固定的很紧,让她动弹不得。
月亮悄悄躲进云层里,房间里本来那点光亮就很微弱,现在就更暗了,暗的根本看不清五官。
但她身上的味道很熟悉,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味道,日思夜想的人!
“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等的好苦。”盛翰鈺吻上女人的唇。
女人不停的挣扎,想要挣脱他桎梏,但他是不会松开的。
只有失去过才懂的珍惜,这么多年了,他重新给简怡心抱在怀里,怎么还可能放开。
盛翰鈺一直都认为这里是简怡心的公寓,加上酒精的作用,熟悉的味道就被先入为主认为是简怡心的味道!
时莜萱小脸涨的通红,她也认出盛翰鈺了。
脑海里一下子涌出好几个想法:他是怎么找到这来的?
盛翰鈺喝多了?
他说等的好久?怪不得总觉得自己家有人来过,原来盛翰鈺不在别墅的日子就住在这里?
一定是这样的,他还有自己家钥匙?
他是怎么有钥匙的?
这些想法一个都没有想明白,唇就突然被吻上!
时莜萱牟然瞪大眼睛,该死,这可是她初吻呀。
她试图挣扎,却被桎梏的动弹不得。
盛翰鈺一路向下,霸道中又处处小心翼翼,仿若对待一件无比珍视的珍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