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于是盛誉凯被打的更惨,柏雪见威胁不管用就开始求饶,但她话说的越多,盛誉凯被凑的也就越厉害!
这期间柏雪和盛海也没闲着,大声吵嚷让佣人喊老爷子出来主持公道,给他们做主。
佣人都像听不到一样,这种时候根本没有一个人冒头,老爷子也从始至终都没出现!
盛誉凯像是死狗一样被丢在地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盛翰鈺来到他面前,居高临下问:“时莜萱在哪?说。”
“我,我不知道。”
盛誉凯终于知道他为什么挨打了,原来是为傻子来的。
盛翰鈺转过身,对保镖丢下俩字:“带走。”
嘴硬不要紧,那就给人带走,他有的是办法让盛誉凯开口。
“不行!”柏雪哀嚎。
她哭的眼泪鼻涕糊了满脸,使劲挣开保镖一下子扑在盛翰鈺脚边抱住他腿:“翰鈺,大少爷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给阿凯带走,他是你弟弟啊,你为了外人伤兄弟感情不值得……”
“滚开!”
盛翰鈺抬脚给柏雪踢出几米远,厌恶的皱起眉头:“外人?时莜萱是我妻子,谁是外人?”
“弟弟?一次又一次做出龌龊,上不得台面的事情,我没有这样的弟弟。”
柏雪傻眼了,盛翰鈺真狠起来是什么样子她见过,本来她以为时间已经过去五年,当初的事情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淡忘,却不想儿子又招惹上盛翰鈺女人?
这世界上女人都死光了吗,非要招惹他女人干吗?
还是个傻子。
柏雪不敢再求饶,又不想儿子被盛翰鈺带走,眼见保镖像是拖死狗一样拽着盛誉凯往外面拖,她急的拼尽全力叫喊:“爸爸,救命啊!”
“住手,放开他。”
楼上的房间打开,老爷子出来了。
老爷子身上穿的整整齐齐,根本就不是睡觉的样子,他在房间里其实都知道,只是等盛誉凯吃够了苦头才出来!
最终盛翰鈺并没有给他带走,因为盛誉凯当着老爷子的面承认虚假绑架时莜萱,就是为要挟盛翰鈺放弃总经理职位的事实!
他不承认不行,盛翰鈺给电话录音保存了。
盛誉凯这次没有说谎,盛翰鈺分辨的出来,只是唯一的线索也断了,时莜萱更不容易找到了!
他从大宅离开,上车后打开一瓶威士忌自斟自饮。
心里有事情就容易醉,到家的时候瓶子也见了底,司机扶着他回到卧室,盛翰鈺看着大红的被子却没了睡意。
想到那一晚,那女人躺在他怀里睡一夜,四肢像是八爪鱼一样扒住他不放。
她睡觉的姿势很缺乏安全感,应该是从小就不被人喜欢,所以给公仔当成精神寄托……
时莜萱的音容笑貌不停在脑子里回放,像是放电影一样,盛翰鈺控制不住想她现在应该在哪?
有没有地方睡觉,会不会被人欺负?
心底有个地方隐隐作痛,并且越来越痛!
他躺在床上碾转反侧,想的越多越睡不着,索性从起床拉开柜子——没有人!
那女人总是喜欢躲在衣柜里,他还教训过她几次,后来确实不躲衣柜里了,躲什么地方找不见了。
衣柜里挂着一排排时莜萱的衣服,都是他差人给买的,有很多吊牌都没摘,她一次都没穿过,这回也没带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