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什么都没说,但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了。”简宜宁说的是实话。
“知道什么了?”时莜萱又问一句。
简宜宁道:“知道你是我合伙人。”
……
“就这样?”
时莜萱长长出一口气,她还以为盛翰鈺认出来她是谁了,如果只是知道这点,那都不是事。
简宜宁见影子不像是生气,大着胆子问出心中疑惑:“你和盛翰鈺什么关系?”
时莜萱没说实话,含糊道:“认识,不熟。”
停顿下补充:“我在他别墅里住过些日子,但他不知道我是谁,希望你不要和他说。”
“嗯嗯。”
简宜宁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放心,我一定不说。”
时莜萱问:“你上次阻止我去和顶盛谈判,说顶盛老板是你姐未婚夫,那个人是盛翰鈺?”
“对啊。”他道:“这件事就算你不问,我也正好要和你说,你用的是我姐身份证,现在他怀疑你就是我姐,你看看要不要解释?”
时莜萱一个头两个大。
本来以为离开盛翰鈺能开始新生活了,这怎么还越来越复杂了呢?
“算了,别解释,你方便给我再弄个新身份吗?”时莜萱问。
“当然可以。”简宜宁同意了,却忍不住好奇:“我看你年龄不大啊,犯什么事了要用假身份?”
……
这是给她当逃犯了?
时莜萱心里有点乱,有不少事需要重新捋一下,因此也没好气:“杀人。”
“你最好守口如瓶,否则我杀你灭口!”
心急没留意时莜萱原有的声音就露出来,清新悦耳。
她故作凶悍的样子一点都不可怕,简宜宁觉得很可爱,甚至有点忍不住,想给她面具撕下来,看看影子原本长相的冲动!
他忍住了,吞咽下口水道:“新身份证弄好怎么给你?”
时莜萱给公寓的地址给他,让他寄到公寓去,然后从员工通道离开酒店,回家。
盛翰鈺海边别墅。
时禹城从大门里出来,仍然气咻咻意难平!
女儿确实不在,盛翰鈺让他楼上楼下搜过,连杂物间都找了,别说时莜萱不在,连她总抱在怀里的那只狗熊公仔也不在!
属于时莜萱的东西,没有的也就只有狗熊公仔而已,她的衣服,首饰……所有值钱的都没带走,她带走的只有不值钱的仔仔,到外面怎么活?
时禹城心如刀绞,却又无可奈何。
盛翰鈺的管家告诉他,大少奶奶是被婆婆赶走的,为此大少爷大发雷霆,还给自己亲妈赶出去!
盛翰鈺派人四处找,人没找到还被二少爷利用,为了萱萱失去总经理的职务……
时禹城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知道盛翰鈺已经做的足够好,再闹下去也不像话。
盛翰鈺站在窗帘后,看着时禹城苍老的身影上车,开走。
他心里同样也不好受,时莜萱丢了,他有推卸不了的责任,他失去过,所以知道这滋味有多难受。
盛家大宅。
盛翰鈺来之前,老爷子已经休息了。
老人家不熬夜,睡的早,但别人都没有睡,聚在客厅里聊傻子失踪的事情!
柏雪趾高气扬教训大嫂:“大嫂不是我说你,你都多大岁数人了做事还不靠谱,让你去说公司的事情,你去跑去赶走儿媳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