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只两天没见,时禹城仿若老了十岁不止,头发花白了许多。
他使劲搓着双手,道:“公司没了就没了吧,我也不是做生意的料,公司破产我还可以做回老本行,开车去,也能养活一家几口。”
盛翰鈺对时禹城印象改观很多,本来他以为给时莜萱嫁过来是时禹城的主意,现在看他是真关心时莜萱,他和他家里那俩个女人确实不一样。
但是,人还没找到。
盛翰鈺实话实说:“我一定会找到她,需要时间。”
……
时禹城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一定会找到?不是说萱萱已经回家了吗?”
客厅人不少,但没有一个人回答。
他情绪变得激动,音量也提高不少:“盛翰鈺咱做人不能够这个样子的,没错,开始确实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萱萱嫁进来……你有怨气撒到我身上,怎么对我,我都不会说一个不字。”
“但请你放过我女儿,不能迁怒到萱萱啊,她已经够可怜了,你太过分了,禽兽……”时禹城认准人被盛翰鈺藏起来了,大吵大闹。
甚至到最激动的时候,给客厅里博古架都推倒了,砸了不少珍贵的古玩瓷瓶。
盛翰鈺不让阻止,任由他发泄怒火,等时禹城发泄完累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大喘气,客厅里已经狼藉一片,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
保镖跟着简宜宁一路到银座大厦,然后守在楼下等他出来。
不多时,简宜宁就高高兴兴拿着一本合同书从大厦里出来,事情办的很顺利。
合作书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他到云哲浩办公室递上名片,什么都没说云哲浩就从抽屉里拿出合作书让他签字!
盛翰鈺说话确实算数,给出的条件比简宜宁开出来的还要好,于是顺利签字,生效,然后拿着自己那份出来了。
酒会还没有结束,简宜宁是酒会的主角,还是要回来的!
保镖跟到大门口不敢继续跟下去了,跟进去一定会被发现,他拿不定主意打电话给大少爷,管家接的。
管家说大少爷正忙,让他自己斟酌决定,他决定在大门外守着。
简宜宁回到酒会上对爸妈解释刚才出去的原因,父母让他到客人间寒暄下,毕竟今天他才是主角,总是不露面不够礼貌。
他答应了,在客人间斡旋,刚寒暄了几个人,突然旁边伸过来一只手,一把就给他拽到柱子后面。
“影子,你没走啊?”简宜宁看清面前的人,惊喜道。
时莜萱打个饱嗝:“呃!”
“我没回去,准备和你打声招呼就走。”
简宜宁被盛翰鈺的人带走后,她确实是想溜之大吉的。不过心里总是有个地方隐隐不安,所以就留下来,准备观察下再决定以后的路怎么走。
刚才她又躲起来了,躲在一个能看清所有人动态,但没人能看见她的地方!
简宜宁面露难色,支支吾吾:“影子,我对不起你。”
“你都和盛翰鈺说我什么了?”时莜萱问。
从简宜宁被盛翰鈺的人带走,她就知道他顶不住,只是不知道说到什么程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