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哦?”
盛翰鈺眉头轻挑,讽刺道:“有人盗用你姐身份证和你一起注册公司,然后你还不知情,合适吗?”
……
确实不合适,这理由到哪都说不通。
简宜宁心一横,承认了:“好吧,翰鈺哥我和您说实话,这件事我知情,我姐身份证是我拿给别人用了,但那个人真不是我姐!”
“她是谁?”盛翰鈺追问。
简宜宁语塞。
他憋得脸色通红,最后憋出一句话:“我,我也不知道。”
盛翰鈺攥紧的拳头松开,神色不变继续嘲讽:“哦,你有个合伙人,她没有身份证于是你就给自己姐姐的身份证给她用,然后还不清楚那个人是谁,对吧?”
“对对对。”简宜宁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盛翰鈺继续道:“那女人在外面?刚才闹出很大动静,她自己却什么事都没有的女人就是她吧?”
他虽然一直都在房间里坐着,但外面发生过什么他都知道。
“呵呵。”
简宜宁讪笑,想说不是吧,但用什么样的理由遮挡过去是个问题。
“翰鈺哥,我在国外联系个很有名的眼科医生,您看什么时候有时间,让他过来给您看看……”他开始转换话题。
“是那女人吗?”
……
简宜宁打着哈哈:“反正不是我姐,您就算看不见,您手下的人也都认识我姐。”
“她可以整容。”
……
“整,整容?”简宜宁瞠目结舌。
他觉得盛翰鈺想姐姐大概是想疯了,这脑回路也太大了,不只能想到死人能复活,甚至连复活后怎么活都想到了。
“我对天发誓,那女人指定不是我姐,行了吧?”
简宜宁为难死了,一边是对影子的承诺,一边是盛翰鈺的逼问,给他逼进了死胡同。
“那女人是你合伙人吗?”盛翰鈺绕了一圈,问题又回到原点。
简宜宁无奈,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承认:“嗯。”
盛翰鈺站起身要出去,他急忙挡在门口:“翰鈺哥,您要干啥去?”
“去见那女人,看你有没有说谎。”
简宜宁马上就急了:“不行,您不能去见她,你们一见面她一定知道是我说的,我和她发过誓,一定不会给她是天马合伙人的事情告诉别人。”
盛翰鈺:“我已经知道了。
简宜宁:“您知道……您知道也不能去找她,不行,反正我就是不能让你去!”
“让开。”
“我不!”
盛翰鈺不再跟他废话,喊门外的保镖去给那女人带进来!
过一会儿,保镖自己回来了,支支吾吾道歉:“对,对不起,我们没盯住,让那女的溜了。”
“呼——”
简宜宁长长出口气。
盛翰鈺没搭理他,只是脸色阴沉的能拧下墨汁。
派去盯着那女人的保镖,退伍前是部队的侦察兵,最擅长的就是盯梢跟踪,但在众目睽睽下却给一个女人跟丢了!
他问简宜宁:“你合伙人住哪?”
简宜宁:“不知道。”
盛翰鈺:“她叫什么名字?”
简宜宁:“她在外面就用我姐的名字,我就知道她叫影子,真名不知道。”
盛翰鈺:“她多大年纪,祖籍哪的,什么地方口音?”
简宜宁摇摇头,一问三不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