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您可好,一声不吭要谈判,要求的时间还挺急,我赶不回来实在没办法就请了人过来,您都做什么了?吓的人家连谈判桌都没上就跑了……”
简宜宁那张嘴,从小就有能把死的说活的本事,盛翰鈺只问了一句,他“叭叭”一通说,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说,就都成了盛翰鈺的不是。
“她不是你姐。”不是疑问,是肯定句。
简宜宁也不知道他说的是来参加酒会的影子,还是去银座谈判的影子,反正不管是问谁,都不能承认就对了。
他伸手摸盛翰鈺额头:“翰鈺哥,您没发烧怎么就说上胡话了?我姐都已经死五年了。”
“她没死。”
盛翰鈺站起身面向窗外,脸颊上滚下两行泪珠:“我没见到她遗体,凭什么说她死了?你注册公司上的名字是两个人,你和你姐姐。”
……
简宜宁挠头皮,这事有点棘手。
他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却让盛翰鈺误会自己猜测是正确的。
“怡心在哪?她为什么躲着我。”盛翰鈺道。
……
简宜宁为难的不得了,这问题要怎么回答?
告诉他,人死了盛翰鈺不信,但还不能给影子的存在说出来。
当初合作的时候,他就答应影子,不会给她的任何信息告诉给别人,就算是自己父母都不行!
当然他也不是必须要一诺千金,说话算数,主要是当初发了毒誓,现在才不敢说,不能说。
影子逼着他发誓,如果违背誓言,就会穷困潦倒,孤独终老!
这两样都能要简宜宁的命。
“翰鈺哥,我有点事出去下,等我回来和您说哈。”简宜宁灵机一动,准备开溜。
拉开门还没等迈步,盛翰鈺的保镖像门神一样堵住去路——开溜失败!
他灰溜溜的回来了,哭丧着脸:“我姐真死了,当年下葬的时候你也在,怎么就不信呢?”简宜宁现在太后悔了,后悔当年为什么要给影子用姐姐的名字和身份证。
简宜宁和简怡心是龙凤胎,他们的父亲兄弟二人,父亲排行第二,大伯结婚多年没有孩子,大伯母见到粉嫩嫩的小姑娘喜欢的了不得。
就和弟媳建议过继给她,女孩子上他们户口,等他们老了给他们养老送终,继承遗产。
反正一胎生了俩,兄弟俩又住在一起,就算是过继也不是见不到,于是简家父母就同意了。
但在俩孩子三岁的时候,大伯父一家要移居到国外不回来了,简母意识到要和女儿分开,下一次见面还不一定什么年月,坚决不同意给孩子带走。
就这样,简怡心又被要回来,重新上了户口。
那个年代户籍还没有计算机全国联网,简怡心在大伯家的户籍也保留下来,后来她就有两个户口,到办身份证的时候也就有了两个不同号的身份证!
五年前简怡心去世,消户籍只消了简家这一个,而在大伯家的户籍和身份证还有效。
影子需要个身份,于是简宜宁就拿给她用了,想不到在五年后却成为盛翰鈺认为姐姐还活着的证据!
盛翰鈺只有一句:“她和你一起注册公司,国内还有消费记录,她还活着。”
……
“那……说不定是有人盗用了她身份证!”情急下,简宜宁开始出昏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