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盛誉凯如愿以偿继续当总经理,但他撒的谎却必须圆!
他给盛誉凯打电话,问他是自己亲自给人送回去,还是他派人来接。
凭盛誉凯对堂哥的了解,他认为盛翰鈺是不会同意让他送回去的。
果然,盛翰鈺问他要了地址,派管家带人去给时莜萱接回来。
过了半天,时莜萱没有被接回来,管家却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回来哭丧着脸给盛翰鈺汇报,接大少奶奶回来的途中发生车祸,他们被撞晕过去,醒过来就发现车门大开,人却不见了!
“怎么回事?说详细点。”盛翰鈺没发火。
管家带了两名保镖去接人,“时莜萱”被藏在市中心一栋小公寓里,确实像盛誉凯说的那样吃的好,玩的好,也没有受到虐待!
只是她脸上戴着口罩,身上穿的挺干净,一件宽大的帽衫能遮住大半张脸,但不是从别墅出去时穿的那身衣服。
她说衣服太脏,所以二少爷给她买了新的衣服换,但怀里抱着的狗熊公仔没脏,看上去貌似还新了不少。
盛誉凯没有在公寓,只有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在,说是盛总请来照顾“时莜萱”的人。
“时莜萱”说话鼻子囔囔的,说自己感冒了,怕冷。
她们离开公寓上车往回开,半路上一辆别克君越突然毫无征兆的撞上他们的车。
管家本能的想要护住大少奶奶,却无意中发现她好像手里拿个小瓶子悄悄喷了几下,须臾他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而醒过来的时候车上就不见了大少奶奶。
“下去处理下伤口,这件事你不用管了。”盛翰鈺道。
车上的女人百分百不是时莜萱,他心里了然!
……
简宜宁回国,简家酒会晚上就要开始了。
时莜萱换上银灰色的礼服,脚蹬一双十厘米的同色系高跟鞋,白皙的脖子上戴一条白金钻石项链,乌黑浓密的头发染成栗色,高高在脑后挽了一个发髻。
这身打扮对她这个年纪来说,显得太过成熟了,但她给人皮面具戴上,在面具上化好妆后,就显得很合适!
她到酒店的时候,人已经来了不少,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寒暄。
简宜宁站在门口,微笑着欢迎每一个前来的宾客。
一米八二的身高长身玉立,一身黑色阿玛尼西装,完美的五官搭配在脸上美的像个妖孽……
大厅里几乎所有的女客眼珠子都盯在简宜宁脸上,好多人犯花痴!
“天呐!想不到二少爷比以前更帅了,他刚才对我笑了你们看见没?”
一个女孩犯花痴,马上就被她身边的同伴拆台,怼了一句:“神经病,二少爷对谁都笑,他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少自做多情了。”
刚才被怼的女孩不服气,立刻反唇相讥:“你才是神经病,我看你是嫉妒我……”
“嫉妒你?呵呵。”
俩人很快吵起来,简宜宁听到有女人为他吵架也假装没听见。
他注意力都放在没进来的女客身上,表面上很礼貌,客气,实际上他想迎接的只有一个人——影子!
简宜宁知道影子说话算数,她答应了今天来,今天就一定会到!
时莜萱的网名叫影子,简宜宁叫老猫,平时他们都用网名称呼对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