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老爷子接到盛翰鈺拒绝当总经理的电话,问道:“翰鈺,你和我说实话,是不是有人威胁你?”
“是。”他回答的很痛快。
盛家大宅发生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老爷子的眼睛,他也没想瞒着。
老爷子长长叹口气:“翰鈺,现在你能理解爷爷的一片苦心吧?放心,公司早晚我都要交到你手里,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
……
盛誉凯被老爷子叫到办公室,狠狠骂了一顿,骂完让他以后不要和时家大小姐交往,好好当总经理!
他满口答应着从董事长办公室离开,回头就去找时雨珂。
对爷爷的训斥,盛誉凯向来都是虚心接受,坚决不改。
阳奉阴违已经习惯了,这次也是如此!
……
时莜萱早上睡到日上三竿才醒。
她在自己的公寓,自己的床上睡的很好,甚至连梦都没做,对于外面找她已经找翻天的事情,更是丁点都不知道。
时莜萱从冰箱拿出一盒牛奶和三文治,放在微波炉里“叮”一下,然后打开电脑边吃边看股票。
盛家股票跌了三天,今天已经上涨了一点,董事长也召开新闻发布会,声明公司没问题,连续跌停只是股票正常浮动而已!
时莜萱“咕咚”咽下一口牛奶,有些心虚。
盛家并没有任何对不起她的地方,她却背后给盛家捅刀子,做空人家股票,会不会遭天谴?
好在只有三天,盛家家大业大很快就能缓回来,如果顶盛老板要求弄的盛家伤筋动骨,她也不能答应。
时莜萱想应该是顶盛集团和盛家达成共识,所以才没让天马继续出手。
早饭后,她换上一身黑白色套装,带上薄薄的人皮面具,又在面具上化个大浓妆,戴上假发出门了。
外面阳光正好,暖洋洋的晒在身上很舒服。
时莜萱长到二十岁,还是第一次大摇大摆走在街上,不用担心回去晚了被发现,也没有任务在身。
她抬起头,深深吸一口外面的新鲜空气,自由的感觉真好!
时莜萱都计划好了,她是被婆婆从别墅“赶”出来的,打算过几天回去和盛翰鈺办离婚手续,他应该会同意,甚至是求之不得吧?
婚后有一段时间了,她总共也没有见到盛翰鈺几面。时莜萱想他应该也是讨厌她的,否则他母亲也不会去别墅赶走自己。
盛家的股权她不要,盛翰鈺让管家给她买的那些首饰,衣服她也不会要,她只要自由。
恢复自由后,她就假装摔一跤给“傻”病摔好,然后自立门户,重新开始新生活。
她代替时雨珂嫁给盛翰鈺,也算还了养父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从此后两不相欠,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时莜萱在商场逛了一天,两只眼睛几乎都快不够用了,看什么都好,见到什么东西都稀奇,都想买。
于是回去的时候满载而归,除了参加酒会需要的礼服,首饰,还买了不少小玩意准备摆在公寓里。
以后公寓就是家,需要每天住的地方要有“人味”,现在冷冷清清的太单调,时莜萱要给家布置的温馨,可爱一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