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大少爷,要不您还是回来一趟吧,我出来的时候夫人好像去找大少奶奶了。”管家道。
……
盛翰鈺就是不回去,也知道她找自己为什么事,想到妈,他皱起眉头。
自己是王颖芝生的,这是盛翰鈺这辈子无法改变又最厌恶的事情!
别墅要是没有时莜萱,盛翰鈺一定不回去。
但想到他不露面,王颖芝一定会找那小女人的麻烦,盛翰鈺改口:“好,我回去。”
他说过一定会保护她不被人欺负,所以就一定要做到,他对她无关爱情,只有责任。
他恋恋不舍离开公寓,开车回别墅!
“大少爷,您终于回来了。”管家替他拉开车门,满脸焦急。
盛翰鈺下车:“那女人走了没有?”那女人指的是王颖芝,盛翰鈺五年没有称呼过她。
“夫人没走,但是……”
管家话还没说完,王颖芝就从别墅里奔出来,开心的不得了。
“儿子,你回来了?妈妈替你解决掉一个大麻烦,你不用谢我,只要记得我的好,听我话就行了。”
盛翰鈺右眼皮“突突”跳两下。
从小到大,只要她说的“好事”通常都不是好事!
“你来干什么?”
儿子对自己冷淡,王颖芝早已经习惯了,她陪着笑脸凑上前:“翰鈺,你去和老爷子说,总经理咱就不当了,啊?”
“盛家的财产你自己占一半,又是个残疾,在家躺着什么都不做也够荣华富贵一辈子了,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让别人干……”
盛翰鈺打断她:“这是爷爷决定的,你反对去和爷爷说,和我说不着。”
王颖芝立刻往下缩缩头,她不敢和老爷子说。
“你这孩子,你是我生的,妈都是为你好,你怎么就不能理解妈妈的一片苦心呢……”她假装很伤心的抽泣着,不时用眼睛偷偷打量儿子。
盛翰鈺边往别墅里走,边问管家:“你刚才话没说完,但是后面是什么?”
管家道:“但是大少奶奶被夫人赶走了。”
王颖芝瞪管家一眼,嫌她多嘴,须臾就恶人先告状:“这件事不能怪我,是傻子先给我推湖里,差点淹死我……”
盛翰鈺不再理她,高声喊保镖出去找人。
并且让管家给时家打电话,看时莜萱有没有回娘家,还派出去几拨人在别墅周围寻找,如果找不到人,或者时莜萱出了什么事。
看见她被赶走的人,一个都别想好!
大少爷不能对自己母亲怎么样,对别人还会不舍得下手吗?
别墅里的佣人和保镖开始后悔,后悔当初听夫人的话,没有跟着大少奶奶,现在人去了哪里根本不知道。
……
时莜萱回到公寓,一头扑在自己的床上,开心的满床打滚!
自由了!
还是自己的家舒服,想怎么样都行。
不对!
她给脸埋在被子里使劲嗅了嗅,被子被晒过,一股阳光的味道,暖洋洋的感觉很舒服。
这几天不是家政上门的日子啊,难道家里有人来过?
时莜萱从床上爬起来,十分仔细的四处查看,抽屉里的人皮面具上次出去的匆忙忘记收在保险柜里,只是顺手扔在抽屉里,好在东西还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