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盛誉凯被带回来了,进了大厅他就不服气的嚷:“爷爷,您也太蛮横不讲理了,我请女孩子吃顿饭怎么了?还值得您做一次又一次让人找我?”
“没出息的东西,到现在你不知道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了吗?”
老爷子本来就很生气,见盛誉凯不只不认错还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就更生气了!
“跪下。”
盛誉凯没跪,梗着脖子和老爷子讲道理:“我没错,我不下跪。”
“今天的事情您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不服。”
老爷子被气笑了:“好,你要解释是吧?行,我现在就给你解释。”
“公司股票连跌三天了,资产大幅缩水,股东股民集体恐慌,你不想办法挽回损失还不上报,这是一。”
“在这种时候,你出去和女孩子约会?江州女孩子那么多,你和谁约会都行,却偏偏要和时雨珂约会,这是二。”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
老子一片良苦用心,他以为给孙子掰开揉碎了讲,盛誉凯就能明白他一番用心良苦,然而并没有!
盛翰鈺更加不服气:“我在公司只是挂个虚职,一分钱股份都没有,我为什么不上心您老人家心里应该有数。”
“同样都是盛家的孙子,您偏心的也太没边了,什么好处都给盛翰鈺,到我这只剩点人家不要的残汤剩饭……我和时雨珂约会怎么了?我男未娶她女未嫁,我们约会正大光明……”
盛誉凯越说越来劲,柏雪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和儿子站一起,给儿子帮腔,拐弯抹角控诉老爷子偏心眼,偏心盛翰鈺。
盛江夫妻坐在沙发上更是一声都不敢出,盛江小心翼翼的看父亲一眼,老爷子铁青着脸只盯着站着的母子俩。
连眼角余光都没有看他一眼,他提着的心才稍微放下点。
王颖芝跟丈夫的想法差不多,他们觉得弟妹和侄子说的有道理。
盛翰鈺什么都不干,却白占公司一半股份的事情,没事就被盛海和柏雪拿出来说事,他俩长期被这种思想洗脑,愧疚都快刻在骨子里了!
“大哥,你出来说句话吧。”
老大夫妻的表现,没被老爷子放在眼里,却根本没逃过盛海的眼睛。
他一个大男人,不适合这时候和妻儿站在一起和老爷子唱对台戏,于是采用迂回战术。
“啊,我说什么?我,我听爸爸的。”盛江虽然懦弱,但还不傻,知道这种事情不是自己能管了的,干脆推个干净。
俩儿子的表现,老爷子懒得管。
他对盛誉凯道:“好吧,既然你觉得我偏心,那就给公司交出来吧,明天开始总经理换人当,你每个月领五万块零花钱,公司的事情你就不用插手了……”
“换谁?”
盛誉凯心不在焉,盛家是家族企业,老爷子从来不相信外人,这也是他为什么有恃无恐的原因。
“换我,你有意见?”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应答,盛誉凯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噗通——”
他直挺挺对老爷子跪下,顿时道歉求饶:“爷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马上改,请您答应给我一次机会,我马上去公司挽回损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