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说是看热闹,他却转身对手下吩咐:“给他俩现在约会的事情透漏给董事长,做隐蔽点,别被人发现是我们做的。”
“是。”
手下答应着离开房间。
……
“那混蛋回来了?”盛老爷子看着电脑上急速下跌的数字,头痛。
但秘书的回答让他更头痛:“没有,二少爷电话关机……但是……”秘书给话说一半,却不继续说下去。
“但是什么?说。”
秘书咬咬牙,还是如实告知:“有人看见二少爷在银座包下整间餐厅,请时家大小姐吃饭。”
“这个混蛋,他是想早点给我气死好霸占整个盛家!”老爷子暴跳如雷,让秘书带人立刻去给餐厅给盛誉凯逮回来。
盛翰鈺盯着视频,看着盛誉凯被老爷子的人强行带走,还教训了时雨珂一顿。
给时雨珂吓的花容失色!
他拿起墨镜戴上,然后从沙发上站起身要走。
云哲浩八卦:“盛大少,你是要到餐厅英雄救美吗?”他会这样问也不奇怪。
本来时雨珂就是盛家老爷子安排给盛翰鈺的相亲对象,时家却耍诈李代桃僵,让个傻子代替时雨珂嫁给盛翰鈺。
现在时雨珂最窘迫的时候,盛翰鈺及时出现,让她看看大少爷还是大少爷,就算是“瞎子”也比表面风光的二少爷强,让她后悔去吧!
不过云哲浩猜错了,盛翰鈺摘下脸上墨镜,回头用清冷的目光看着他:“你现在很闲是吗?不如我考虑下给芸芸的事情告诉你太太?”
提到太太,云哲浩脸色立刻变了,但仍然嘴硬:“芸,芸芸和我有什么关系?盛大少你不要血口喷人啊,那女人是你二弟盘里的菜,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盛翰鈺不疾不徐道:“这些话你不用和我说,还是当着俞澜淇的面说去吧。”
说完给墨镜戴上,转身要走,胳膊一把给云哲浩拽住。
云哲浩急急道:“盛大少别走啊,我刚才就是跟你开玩笑,你不喜欢以后不开就是了,不要什么事情都和澜琪说,她现在可是备孕呢,情绪激动影响到我儿子,我和你拼命。”
备孕又不是已经怀上了。
云哲浩话里有明显的漏洞,不过盛翰鈺并没有拆穿,本来他就是吓唬吓唬云哲浩,并不是真的想让他们俩口子打架。
当然就算是真打起来,云哲浩一定不是对手!
“松手,我去找爷爷。”
“真的?”他还不信。
盛翰鈺甩开胳膊:“不信就跟着来。”
……
盛家大宅。
大厅里灯火通明,沙发上坐满了人,但鸦雀无声。
盛江夫妻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低眉顺眼坐在沙发上,老实的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
盛江是盛家老大,盛家本来应该是他主持大局,不过盛江生性懦弱,老实胆小,不挑事也不能平事。
从小就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性子,他长大后,当时还在世的盛老夫人怕给儿子娶个强硬的媳妇会压他一辈子,于是给王颖芝娶进门——同样烂泥扶不上墙!
王颖芝却连盛江还不如,不只没主意还是个拎不清,欺软怕硬的女人。
俩口子这样的性格,却负负得正生下盛翰鈺,好在和爷爷性格一模一样,没随他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