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这是根本没有给自己的话当回事,老爷子怒火万丈!
没出息的东西,公司的事情不上心,窝里斗却比谁都厉害,盛润若对盛誉凯失望之极。
以前长孙盛翰鈺在公司当总经理的时候,基本上什么事情都不用他操心,他这个董事长省心的每天钓鱼逗鸟悠哉的不得了。
本来他都准备退休了,却因为一场大火什么都变了!
……
盛誉凯约了时雨珂吃饭,这次去时家不是找麻烦,而是接佳人约会!
盛翰鈺的女人再漂亮也还是个傻子,他最终还是对时雨珂上了心。
只是约了两次,她都推说有事出不来,第三次才约到,但还没等到地方就接到爷爷秘书电话,让他马上回公司,说有很紧急的事情!
紧急个屁。
现在不管什么事情,对盛誉凯来说都没有和佳人约会更重要。
他满口答应说马上调头回去,却给电话关机,让司机继续往时家开!
时家。
时雨珂坐在梳妆镜前,对自己的妆容怎么看都满意,却对耳朵边,脖子上,手腕上的首饰嫌弃的不得了。
她拧过身,拉住母亲的胳膊撒娇:“妈,过一会儿二少爷就要来了,我戴这么寒酸的首饰会被笑话的……您去和爸爸说说,让他给傻子买的首饰拿出来先借我戴戴。”
时雨珂想到那些东西,就要气死了。
父亲在时莜萱嫁给盛翰鈺的时候明明给她一张银行卡做嫁妆,却还觉得委屈了她,又准备了好多名贵的首饰和物品,准备送去给时莜萱。
她眼馋的不得了,但那些东西都被父亲锁在保险柜里,根本拿不到!
江雅丹宠溺的摸摸女儿的头,心疼但还无奈:“傻女儿,你爸现在不只防着你,就连我也一起防着,他给保险柜改了密码,我根本拿不着啊。”
“那怎么办?”
时雨珂嫌弃的给耳朵上的金耳钉摘下来,摔进首饰盒里:“难道就让我戴这破玩意去和盛家二少爷约会?算了,我不去了。”
江雅丹知道女儿是在赌气说气话,不去是不可能的。
从上次偶遇盛誉凯,女儿就给盛家二少爷迷住了。
盛誉凯几次约她,她推辞不是不想去,而是欲擒故纵,才会给男人套瓷实。
在盛家二少爷没出现之前,时雨珂最大的目标是简宜宁,现在横空蹦出盛誉凯,简宜宁在时雨珂的心目中的位置马上降下去。
简家虽然也是豪门,但和盛家比还是差了点。
而且盛誉凯和简宜宁虽然都是“二少爷”,盛誉凯现在可是掌管整个盛家,简宜宁的天马公司外面传的是很厉害,但具体有多厉害时雨珂并不知道。
时雨珂想,傻子嫁给在盛家失势的瞎子,都能得到那么多嫁妆和好处,如果自己成了盛家当家夫人,还不是想要什么有什么?
时雨珂心里的天平很容易就往盛誉凯的方向倾斜,不过她知道男人的心理,很容易得到就不会珍惜。
所以拒绝一次两次,在盛誉凯第三次发出邀请后才装作盛情难却的样子勉强同意!
时雨珂和盛誉凯联系的事情瞒着父亲,但母亲知道她为了这次约会早就精心准备了许久,现在人马上就到,却因为首饰不合心意让女儿心烦。
江雅丹心疼的给女儿搂在怀里安慰:“乖,盛家二少爷喜欢的是你这个人,不会因为你不戴名贵的首饰就嫌弃你,说不定你打扮的朴素些更能让二少爷怜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