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嘟嘟嘟——”
盛泽融刚想问“为什么?”对面就传来忙音。
他只能对着电话苦笑,自言自语:“二哥啊二哥,你好好的惹谁不行?干嘛非要惹大哥?这次谁都救不了你,你自求多福吧!”
……
二楼卧室。
时莜萱缩在墙角,皱着眉头盯着电脑屏幕上的话,一点都没看明白!
简宜宁问:你是盛翰鈺?
好多天没有信,然后突然联系上,上来就是这么一句?
时莜萱在键盘上敲下两个字发过去:不是。
简宜宁:你在哪?你是谁?说实话。
俩人合作五年来,这还是简宜宁第一次问时莜萱这么直白的个人问题,一反他嬉皮笑脸的说话方式,认真又严肃。
我不是盛翰鈺,也不想告诉你我是谁。
她有点生气了,时莜萱平时在人前装傻子,扮天真,但实际上她脾气并不好,也没有多少耐心。
她这人恩怨分明,时禹城对她好她记得。
养父并不是做生意的料,几次投资失败,要不是有时莜萱在暗中帮忙,时家早就破产了,根本撑不到现在!
养母在她小时候侵吞掉她亲生父母的财产和抚恤金事情,时莜萱也记得。
这两年,江雅丹名下的产业早就被时莜萱巧妙的弄了回来,还诱骗她借了不少高利贷,债台高筑。
要不是盛家突然横插一脚,临时打乱时莜萱的计划,这时候江雅丹瞒着时禹城借高利贷的事情也应该败露了,等待她的将是无穷无尽的麻烦和追杀。
还有时雨珂顶着江州第一美女的名头,却几次想嫁入豪门都不顺利,这里面都离不开时莜萱的手笔,只是她们不知道而已!
她之所以现在还能耐着性子和简宜宁说话,是因为她给简宜宁不只当合作伙伴,更是当成朋友。
很快,对话框里弹出:你确定不是盛翰鈺?
……
她很快就想到问题出在哪,上次她发完定位简宜宁就下线了,原来简宜宁和盛翰鈺认识,并且给自己误会成他。
当然不是!!!
几个字发过去,理直气壮。
简宜宁发过来一排呲牙的表情,显示他现在的心情非常好!
很快又打过来一行字:做空盛家股票,连续三天跌停,顶盛就同意跟我们合作,要求我们随便提。OK.
时莜萱关掉对话框,然后打开股票,十指翻飞在电脑上操作。
盛家股票连续跌停,老爷子发现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他让人给盛誉凯叫过来问清楚是怎么回事。
派出去的人很快回来:“董事长,二少爷……没在办公室。”
“他去哪了?”盛润若脸色很不好看。
平时玩忽职守也就算了,公司发生这么严重的危机,盛誉凯作为总经理竟然不在?明显就是没给公司放在心上。
秘书不敢隐瞒,战战兢兢回答:“二少爷去,去了时家。”
“混蛋,他去时家干什么?”老爷子太阳穴“突突”跳的厉害,对秘书道:“给他打电话,让他马上滚回来,如果他不愿意,你就亲自去时家把人给我逮回来。”
“是。”
秘书答应着离开。
盛润若坐在大班椅上,颤颤巍巍从抽屉里拿出心脏药塞进嘴里几粒,过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好些。
时家给傻子嫁给自己最得意的孙子,这件事他还没来得及找时禹城算账,二孙子盛誉凯就从中插一脚,擅自做主带记者去时家闹事,硬生生给有理的事情闹成没理!
这件事他严厉斥责过盛誉凯,再三强调不许他去时家闹事,结果这才几天呀,他就又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