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时雨珂不相信傻子会突然变聪明,于是一次次对比大小面额钞票让她选,但每一次时莜萱都要大的。
“混蛋。”时雨珂气急败坏,抬起手就要往时莜萱脸上打。
刚才忍了半天,现在是一点都装不下去了。
她是一贯都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的性格,倒不是在乎钱包里那点钞票,而是满心欢喜准备看热闹,最后却发现自己才是被耍的那个,立即就恼了。
但这次没等保镖伸手拦下,身后却传来一声呵斥:“住手。”
“你敢动她一个手指头,我要你命!”
盛翰鈺一袭黑色西装,脸上戴着墨镜,在七八名保镖的簇拥下从门外进来。
时雨珂脸的吓的煞白,急忙解释:“盛大少,您误会了,我是和妹妹闹着玩呢。”
说着还用手怼江司微的腰,意思是让她随声附和下。
“好帅啊!”江司微花痴般盯着盛翰鈺看,眼皮都不舍得眨一下,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她对时雨珂的话根本没听见。
盛翰鈺从江司微身边走过的时候,她还企图凑上去:“帅哥……”
却连人家衣角都没有沾到,就被保镖推到一旁。
盛翰鈺来到时莜萱面前:“你有事吗?”
所有人都能听出来,他问的是——时雨珂刚才有没有伤到她,是准备替她出气!
只有时莜萱傻呵呵的笑,摇头:“没事,我不找你。”
……
俩人说的好像不是一个事情。
盛翰鈺并不追究,甚至都没有转身,冷冰冰对身边的人吩咐:“家里以后不许外人进。”他浑身散发出强大冷冽的气场,让人情不自禁打个寒颤。
时雨珂和江司微被从别墅里赶出来,俩人脸上的表情完全不一样。
“他好帅哦,气场两米八……”江司微仍然一脸花痴状。
时雨珂心烦意外,不耐烦的打断喋喋不休的表妹:“一个瞎子而已,长的再帅也没用,中看不中用。”
这句话与其说是江司微听,更像是安慰她自己。
她心烦意乱,刚才盛翰鈺对时莜萱那么温柔,对傻子那么好,凭什么?
她只是一个傻子啊!
本来这些都应该属于自己,虽然是她不要的,但看盛翰鈺对时莜萱好,她还是受不了。
还有时莜萱住的,穿的戴的,所有的一切都让时雨珂嫉妒。
那些好东西都是她最喜欢的,却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就连她想弄来一两件,管家都用充满防备的眼神看着她,就像看贼一样。
最重要的是,她赶了这么远的路,到这来本来是想给股权书要回去,却连给目的说出来的机会都没有,太堵心了。
时雨珂不甘心就这样回去,又没有更好的理由留下。
来到车边没等上车,一个男人挡在面前,毫不掩饰眼里的欣喜和惊艳:“时大小姐?好巧啊,没想到在这遇到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