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时莜萱的回答再一次刷新她的认知:“不行,我老公说了,我们房间不让外人进。”
她特意给“外人”俩字咬的很重。
时雨珂本来想到妹妹卧室,哄着她给好东西送给自己几样,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股权书,她并没有死心,还是想哄到自己手里!
结果出师不利,一贯听话的傻子今天却一点都不“乖”,有管家和保镖在,她还不敢过分,毕竟刚才江司微就是前车之鉴。
时雨珂尽量维持着脸上的笑容,耐心的哄劝时莜萱,说有私房话要和她说。
但她就是不松口,而管家和保镖也像是监控一样,一点眼力见都没有。
没办法,她只能开口赶人了:“请你们回避下,我有话要和我妹妹说。”
管家没动地方,甚至连眼皮都没眨就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对不起时小姐,大少爷吩咐我要照顾好大少奶奶,不能让外人欺负她。”
时莜萱心想:他都不回家,什么时候吩咐的?
不过她没吱声,时雨珂和江司微却气的不得了。
江司微又要发火,时雨珂拉她一把,耐着性子跟管家解释:“我们和萱萱是姐妹,不是外人。”
“那也不行。”
管家丝毫不退让,一定要求她有话就当着自己面说,要不就别说!
脾气就算再好的人,被管家这样一再激将也会不高兴,何况时雨珂脾气本来就不好。
今天屡次被拒,让她心底的火气“蹭蹭”往上冒。
她眼珠一转,道:“萱萱,我们来玩游戏吧?玩你平时最喜欢的。”
时雨珂想让妹妹当着她婆家佣人的面出丑,看以后谁还能尊重她?
就算自己什么都得不到也无所谓,反正她不能看着傻子好过。
“好呀。”
时莜萱微微一笑,嘴角上扬现出一丝嘲讽。
时雨珂感觉到不太对劲,但没时间琢磨,她更想马上见时莜萱出丑。
面值不同的钞票被像往常那样扔到地上,时莜萱指着地上的钱对时雨珂道:“捡起来,妈妈教给你的教养呢?怎么能随地扔东西,真给时家丢脸。”
……
这句话时雨珂熟悉无比。
从小到大,她用这句话,在外人面前不知道教训过时莜萱多少次,却怎么都想不到,有一天时莜萱能给这句话还给她,不只当着外人的面,还当着佣人的面!
时雨珂漂亮白皙的脸蛋涨的通红,唇张合几下,却没找到合适的词辩驳。
但她不死心,捡起地上的钞票后,两只手各拿一张递到时莜萱面前:“妹妹,你要哪个?”
她对江司微使个眼色,俩人都得意的等傻子出丑,时莜萱却抽出面值最大的那张!
……
嗯?
时雨珂不可置信的瞪大眼。
从小到大,这个游戏玩了多少次已经数不清了,她已经习惯时莜萱捡小额钞票,然后尽情的嘲笑她,但她这次选了大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