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盛泽融想了下,还是开口道出顾虑:“大哥,你想过没有,当时你看着怡心姐倒在大火里,就算她还活着,现在也是面目全非……”
盛泽融现在有点后悔给调查结果告诉大哥,就算大哥想和简怡心破镜重圆,爷爷也绝不会同意。老爷子给当年的事情全部都归咎的简怡心身上,他觉得那女人是红颜祸水,如果没有她,俩孙子也不至于成为仇人!
“想过。”
简单两字完全能够表达盛翰鈺的坚决,俩人不再劝,他是个什么性子,他俩有数。
时莜萱到银座大厦楼下,带上墨镜,下车。
走进大厦对前台小姐道出来意:“我是简怡心,和你们总裁约好了。”
当年注册天马公司的时候,时莜萱年纪不够,又不想给出真实年纪让简宜宁轻视她。
就信口胡诌说自己是逃犯,不能用真实身份,怕被抓。
于是简宜宁就把自己姐姐的身份证给时莜萱用,每次见到姐姐的名字,都好像姐姐还活着一样!
所以时莜萱不得不代表天马公司谈判的时候,也用的是简怡心的名字。
……
秘书推开办公室的门:“云总,简小姐到了。”
盛翰鈺站起身:“我去见她。”
“一起去。”
云哲浩和盛泽融也站起身,异口同声道。
他俩要陪着他一起去,免得他一会儿见到那女人,做出不理智的反应。
盛翰鈺没反对,三人一起到隔壁的高级会议室等着。
……
而这时电梯里的时莜萱接到简宜宁电话:“老大,你不要去了,赶紧走。”电话里的声音被变声软件处理过,但仍然能听出来很焦急。
五年来,俩人通电话的次数用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不到十万火急的时候,简宜宁是不会给她打电话的。
“你玩我?”她的声音同样也用软件处理过。
时莜萱不满,昨天是简宜宁软磨硬缠,一个劲要求她过来和顶盛的老板谈判,好不容易她才找到机会出来,现在他又让她马上走?
简宜宁急急道:“我现在没时间给你解释,反正你马上走,让他看见你就麻烦了。”
“好,回头你要是不能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我弄死你。”
时莜萱凶了一句,然后挂断电话,走出电梯,顺着安全梯下楼,开车离开!
回到公寓,她撕下人皮面具,甩掉高跟鞋。
从冰箱里拿出只洗好的苹果,泄愤一样大口啃着,打开电脑刚准备和简宜宁兴师问罪,对话框里却已经发过来一大堆理由。
字数很多,大意说明刚刚得到消息,顶盛的幕后老板是她这个身份的未婚夫,她一个冒牌货如果去谈判,百分百谈判桌都下不来就得被警察带走!
时莜萱一肚子火气顿时烟消云散,除了感叹自己运气不好,也没别的方法。
本来她是打算再不回别墅去,就此“消失”,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就在准备关电脑的时候,网页突然弹出一条新闻。
时家大门口。
一个气势汹汹的男人抓着时禹城衣领,让时家给时莜萱交出来,如果交不出人就是骗婚,要给时禹城送到监狱里去。
闹事的男人是盛誉凯,昨天他偷听到爷爷和大伯谈话,得知盛翰鈺娶的居然是一个傻子。
今天是新娘三天回门的日子,而盛翰鈺娶了傻子的事情,盛誉凯一定不会放过这么好嘲讽他的机会!
他请了记者,早早守在时家大门口,直到快中午也没发现有人来。
新娘回门是不能过中午的,记者们正要离开,盛翰鈺的保镖却急匆匆跑来找人!
他们太过急切,在门口就嚷嚷上了。
这让盛誉凯和记者找到好机会,盛誉凯带头闹事,一副“兄弟情深”要为大哥抱不平的架势,却把盛翰鈺娶了傻子的事情闹的人尽皆知。
……
时莜萱抱着狗熊公仔出现在时家的时候,警察正要给戴着手铐的时禹城带走。
“松手,你们松开我爸爸,警察是抓坏人的,爸爸是好人,你们不能抓他。”
她小脸脏兮兮的全是土,身上的衣服也是脏的不成样子,就连公仔都像是在泥坑里抱出来一样。
可见一路上的“艰辛”。
“大少奶奶,您去哪里了?让我们好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