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二天天刚亮。
管家敲门:“大少奶奶,请您开门。”
时莜萱翻个身,把被子蒙在头上,装听不见的。
真是,门口有保镖守着,他们手里又有房间的钥匙,是不是进来,什么时候进来根本就不是她说的算好吧?
自己不会开啊!
门锁轻微转动,门外的人果然用钥匙打开门:“大少奶奶,少爷说请您在半小时内出现在他面前,否则后果自负。”
时莜萱起床气在这一刻上升到顶点“蹭”一下从床上坐起,刚要发火就听管家又道:“大少爷让您今天回娘家,迟到不好。”
……
让她回娘家?
时莜萱心里“咯噔”下,本来她还想白天想办法离开这里,现在机会就来了。
须臾她就甜甜的笑了,麻利儿从床上跳下来,用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进洗漱室!
有主意了,她打算在半路上逃跑。
这两天她也看出来了,盛翰鈺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如果自己跑了,他应该会去时家要人。
而江雅丹一定会反咬一口,说不定还会想讹榨盛翰鈺,就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时莜萱坏坏的想。
她心情好好,才二十分钟就给自己收拾的干净清爽出现在盛翰鈺面前。
“吃饭。”
盛翰鈺看她一眼,淡淡道。
早饭后上车出发,车开到半路时莜萱抱着肚子呼痛:“哎哟,我肚子痛,要去洗手间。”
前面就是服务区,盛翰鈺让司机停车,时莜萱抱着狗熊公仔下车。
她刚进洗手间,盛翰鈺就接到电话,他让保镖在门口守着,等时莜萱出来送她回时家,然后让司机给车开走了!
时莜萱从洗手间的后窗爬出去,从公仔里拿出电话拨出号码,一分钟不到网约车就如约而至。
到市中心一栋高档公寓前停下,时莜萱快速进了公寓,二十分钟后再次出来就算时禹城站在她面前也认不出来!
她穿一身银色的职业装,一头栗色的短发,踩着十厘米高的小羊皮高跟鞋,手拿一只红色爱马仕包包。
典型的女强人打扮。
而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时莜萱在脸上带了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和她真实的面容完全不一样,看上去像是三十多岁。
停车场,时莜萱用手里的车钥匙轻轻点下,不远处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车灯亮了两下,车门无声打开。
时莜萱上车,一脚油门踩到底,车绝尘而去。
江州市银座大厦。
全江州的人都知道银座是全江州最贵的大厦,却很少有人知道这里也是顶盛的产业,时刻大厦顶层最豪华的办公室,坐着三个人。
茶几上摆着红酒,茶具,咖啡壶。
元哲浩晃着手里的水晶高脚杯,晶莹剔透的液体闪着幽幽的光泽。
他是银座的主人,也是盛翰鈺的合作伙伴,另外俩个一个是盛翰鈺,还有一个是盛家三少爷——盛泽融。
盛翰鈺在时莜萱面前从来没摘过的墨镜,现在就放在茶几上,他端起热茶抿一口。
鹰隼般的眸子深不见底,对盛泽融道:“你确定天马集团的幕后老板是怡心?”
盛泽融点点头:“嗯,我在国外的同学查到的,当初注册公司的时候确实用的是大嫂……简怡心和简宜宁的名字。”
以前他都是叫大嫂的,但现在大哥新婚,娶的是别的女人,再叫大嫂显然不合适。
他改口:“怡心姐在江州有几次消费记录,不多,但都是这五年间发生的。”
盛家三少爷盛泽融和二少爷盛誉凯是一个爹妈生的,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性格。
他很反感二哥的为人处世,但碍于爸妈情面,表面上跟盛翰鈺很疏离。
实际上一直都是和盛翰鈺一伙,暗中帮了盛翰鈺很多,三个人是铁三角。
顶盛集团真正的主人是盛翰鈺,云哲浩和盛泽融都占股份。
办公室的气氛很压抑,平时总是嘻嘻哈哈的元哲浩眉头紧蹙,严肃道:“盛大少,如果今天来的女人真是简怡心,你怎么办?”
这件事情还真难办,盛翰鈺为了简怡心坚持了五年没有娶妻,却在娶亲的第二天就传来前未婚妻在国外注册公司的消息!
而这家公司马上就和他们公司有密切的合作,贼老天,简直是玩人!
盛翰鈺眼中闪过一丝不隐,但也只是一瞬。
“离婚,和怡心破镜重圆。”
当年大火过后,现场并没有找到简怡心的尸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