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盛家大宅。
盛家当家人盛润若送走时禹城,威严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等了几天时家终于同意了婚事,这让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盛家富可敌国,什么都不缺,就是从小最疼爱的长孙快三十了亲事还没有着落,让老爷子愁的不行。
如果不是五年前那场大火,害的长孙双眼失明,准长孙媳在大火中丧生,只怕现在孩子都能打酱油了!
盛翰鈺当年帅气多金,为人阳光谦和,想嫁给他的女人多的能从市中心排到郊区那么多。
但谁知道那场大火后,那么多女人一下子全都跑的无影无踪,一个都不见了。
开始盛翰鈺要给未婚妻守孝三年,三年满后盛润若就开始给他张罗相亲,也不是没有女人同意,但要做盛家的长孙媳,从各个方面讲也都要合乎盛家的标准。
就这样蹉跎了两年,终于遇上各方面都合适,也不嫌弃盛翰鈺看不见的女孩子,盛润若开心的很,马上让管家告诉大少爷这个好消息。
“她同意了?”盛翰鈺站在窗边,眉头微挑。
相亲那天,那个女人听到他是瞎子时候的反应还记忆犹新,她那么震惊那么恼怒,仿若受到多大羞辱,连招呼都没打就气冲冲头也不回的走了!
管家也觉得意外,但还是恭敬答道:“是啊大少爷,明天新娘子就进门了,按照您的意思,领证就好,婚礼免掉。”
“好。”
盛翰鈺答应一声就算同意。
其实那女人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他并不在乎。
他在乎的是成家后,老爷子对他的关注就能少一些,他能有更多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
时莜萱穿着一身大红的礼服,总是垂在胸前的两条长马尾在脑后挽成一个发髻,盖着红盖头抱着狗熊公仔和父母告别。
“萱萱听话,到盛家要听丈夫和长辈的话,嘴要甜点知道吗?”时禹城对二女儿既愧疚又担心。
他担心时莜萱到盛家会被欺负,妻子大女儿给什么都考虑到了,股份提前过户,聘礼一分不少……就是没想到萱萱嫁到盛家日子要怎么过。
虽然时莜萱不是他亲生的女儿,但养了这么多年,就算一只小猫小狗也是有感情的,何况是养了二十年的大活人呢。
他拿着一张银行卡递过去,叮嘱:“萱萱你给这张卡拿好,这里面是你的嫁妆,要是盛翰鈺对你不好就回来,爸爸养你。”
红盖头下的小人连连点头:“嗯,萱萱知道,萱萱很乖……”
“知道你乖,别说话了。”
江雅丹心虚的瞄一眼站在门口的盛家管家,赶紧阻止时莜萱说话,就怕言多必失,在出门前露馅就麻烦了。
江雅丹边催促时莜萱上飞机,边在心里庆幸,庆幸最近几年古时候嫁女的方式又在江州流传回来,盖着盖头不容易被发现新娘有异常。
……
时莜萱被佣人扶着下了飞机,直接送进新房。
新房没安排在盛家大宅,而是位于江州几百里远的别墅,别墅背靠群山,面前大海,风景优美,处处飘着果香。
“大少奶奶,您在这里等一会儿,大少爷很快就来。”管家关上门出去,时莜萱忽闪着大眼睛往上吹气。
“呼——”
红盖头飘落到地上,房间里的一切尽收眼底。
宽敞明亮的房间,名贵奢华的欧式家具,黄橙橙的镀金大床上铺着红艳艳的床品,像是明星化妆间里一样的梳妆台上贴着大红的喜字!
时莜萱墨色如黑夜般的剪瞳流光溢彩,卷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着,在她眸底沉下一片暗影,水润红唇微勾,对房间里的一切很满意。
她对新郎更满意,盛翰鈺的资料早在她掌握之中,帅气养眼,关键他自己还看不见,以后自己想做什么可比在娘家的时候要方便的多。
就是跑出去,估计也是没问题!
想到这时莜萱嘴角的笑意就更明显了,要不是突然发现门口站着盛翰鈺,她差不多都能双手掐腰,仰天大笑!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无声无息像是鬼一样。
时莜萱急忙收起动作,从兜里拿出两只大红本本,塞了一本在盛翰鈺怀里:“这是结婚证,我是你太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