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窝囊的铁蛋儿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小武和幺妹儿是肖锋从小玩到大的朋友。https://www.shupengwang.com

当初他在玉京,认识了这么几个光腚娃娃,耀武扬威十几年,在玉京纵横跋扈,几乎战无不胜。

他带着这几个小尾巴,在玉京打出了一片凶名,赫赫凶威。

当时包括小武,幺妹儿,铁蛋儿,还有长孙琉璃在内,他们勾肩搭背,兄弟姐妹相称。

肖锋跟他们的感情,比家族里面,任何兄弟姐妹都要亲密。

他怎么能不担心,看到铁蛋儿这副表情,他心里忽然撕扯的痛,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但是当时的长孙琉璃,和他们几个关系并不好,说难听了,长孙琉璃看不起他们几个。

因为他们在玉京,是普通成分,最多就是本地户口,小有家财而已。

而长孙琉璃是真真正正的千金大小姐,在玉京实力不小,没有多少人能欺负到她的头上。

但是他们三个就不行了,成分不高,经常被欺负。

当时肖锋为了他们几个,也不知道打了多少架,他们能挤进上流社会,完全是因为肖锋跟他们走的比较近而已。

整个家族都跟着沾光。

“幺妹儿……”

铁蛋儿说到这里,声音哽咽了,他喉咙滚动着,无论如何,说不出一句话来。

肖锋的心都要碎了,他下意识的拍案而起:“啰嗦什么,幺妹儿怎么了,你倒是说呀!!!”

“幺妹儿她……”

铁蛋儿已经泣不成声了,他哭的像是个孩子,全身都颤抖着。

肖锋一愣,缓缓给他擦掉了眼泪:“不怕,你说吧,哥……受得住!”

铁蛋儿死死的擦掉眼泪,死死咬着呀,恨得咬牙切齿,他深吸一口气,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幺妹儿被黄玉郎和他的手下给糟蹋了……”

肖锋脑子嗡的一声,一片空白。

铁蛋儿牙龈都咬出血了:“等我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过了三天,幺妹儿已经从高架桥上跳下去了,当时调了监控,我托人打捞了一个月,只找到了……找到了幺妹儿的胳膊,如果不是手上你送的戒指,我都没有办法判断是她,几乎尸骨全无……”

说打这里,铁蛋儿的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你,你说什么?”

“就找到了一条胳膊,是她喜欢的指甲油,你送的戒指……”

肖锋嘴唇哆嗦着,眼睛几乎喷火,胸膛剧烈的鼓荡,真元震荡着,震得桌椅沙发,全都剧烈的颤抖起来。

脚下的大理石板直接裂开了,他的愤怒几乎要把他烧的失去理智了。

刚进门上送酒水的大堂经理一见到这一幕,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捂着嘴,冷汗不断地往下掉。

这太恐怖了,这还是人类该有的气场吗?

闻声而来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也都颤抖着身体,双腿不断地打摆子。

大少爷竟然恐怖到了这个地步,他们顿时对肖锋的敬畏到达了一个崭新的高度。

大堂经理顿时一咕噜爬了起来,赶紧关上了门:“你,你守着,不要让人进去……”

他一溜烟儿跑了,必须去换一套工作服,尤其是裤子。

铁蛋儿无声的哭泣,他忍得很辛苦,但是眼泪怎么都控制不住。

他一下子站了起来,可是他的腿瘸了,废了,他站不稳,一个趔趄,狼狈的栽倒在地上。

他痛恨自己的窝囊,呆呆的坐在那里,再也控制不住,哭出了声,然后狠狠的抽自己的嘴巴子。

“锋哥,对不起,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是我没用,是我没有保护好幺妹儿,是我没用,你打我,打我吧……”

他不断地抽自己的耳光。

肖锋心痛的无法呼吸了,他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这一刻,肖锋这个铁打的汉子,竟然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他好疼啊,好痛苦啊,一想到幺妹儿那张天真无邪的脸颊,一想到那个一口一个锋哥哥的跟屁虫,肖锋的心都碎了。

那个天真善良,温柔而又大方的小姑娘,尸骨全无,就这么没了?

肖锋死死的攥着拳头,一次次攥紧,一次次分开。

这一刻,他才发现,自己是真的愚蠢至极。

没了他的庇护,他的手下怎么办?

他的好朋友怎么办?

选择许芷晴,背弃了家族,他的人怎么办?

他走之后,幺妹儿和铁蛋儿竟然沦落到这个地步,他要是一走了之,这一切,怎么办?

肖锋恨,他恨自己的愚蠢。

对了吗?错了吗?

为了许芷晴值得吗?

如果值得,那家族呢,铁蛋儿呢,幺妹儿呢?

肖锋的身体颤抖着,不,这些,他必须都攥在手里,不能让任何人伤害到他们。

“起来,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是我,是我一走了之,没有保护好你们,是我不对!!!”

把铁蛋儿扶了起来,让他坐下,肖锋的心刀割一般。

“小武呢,为什么他没有和你在一起?”

铁蛋儿的眼圈再一次红了,眼泪再一次掉了下来。

肖锋心里再一次撕扯了一下。

铁蛋儿指甲陷入了肉里,血流了出来。

“小武……”

铁蛋儿尽量让自己不哽咽,但是他的声音带着哭腔,明显变了。

“幺妹儿出事儿之后,小武单枪匹马去找黄玉郎讨公道,结果遭了埋伏,被黄玉郎他们虐杀致死,小武……也走了……”

铁蛋儿哆嗦着:“他们把我骗去,我的腿就是那时候没的,他们让我眼睁睁看着小武被虐待致死……”

铁蛋儿再也说不下去了。

肖锋脑子嗡嗡的,一片空白,呼吸都烧的他喉咙疼的要死。

肖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他的身体仿佛烧着一团火,猛地咆哮一声:“啊!!!!!!!!!!!”

然后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墙壁上,整个大楼仿佛都嗡的一声,剧烈的摇晃了一下。

隔壁吃饭的人,一瞬间惊呆了。

只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然后墙壁瞬间被轰碎了,钢筋都直接打断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

只见一个男人,疯狂的用拳头不断地砸着墙壁,发了疯一样砸碎,甚至直接徒手将钢筋也给扯断了。

所有人呼吸都屏住了,惊恐的看着这一幕。

他足足发泄了五分钟,一整面墙壁被他直接打的粉碎。

这,这是拍电影吗?这还,是人吗?

这一下,铁蛋儿也傻眼了,他知道自己的锋哥强,十分强,但是没想到,他竟然强的如此逆天!

用拳头轰碎了几十公分的承重墙?还一整面?

大堂经理再一次目瞪口呆。

他正在给客人倒酒,赔笑寒暄,结果大少爷一拳轰碎了墙壁,在那里发疯,今天这是怎么了?

所有人大气不敢喘,就那么呆呆的看着,恐惧从骨子里不断地往外冒,生怕动一下,就会被眼前这个猛兽一样的人给撕碎了。

肖锋发泄完了,血红的眼睛逐渐恢复了清明,他扫了一眼看着他的人,那些人顿时又给个噤若寒暄,全都下意识的低下了头,不敢与他直视。

肖锋笑着看着铁蛋儿,然后揉了揉他的头:“不怕,吃饱了没,吃饱了,带我去祭拜他们,我要去看他们。”

铁蛋儿红着眼睛点点头:“去,这就去。”

铁蛋泪眼朦胧,这一天,他终于等到了。

“锋哥,我家不远……”

他叹了一声:“你走之后,玉京圈子风云突变,黄玉郎嚣张跋扈,幺妹儿……小武……他们死后,我,我不敢明目张胆给他们风光下葬,就葬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我,我去取点儿香烛元宝……”

肖锋点点头:“好,我陪你去。”

他看得出铁蛋儿的窘迫,他家?他家怎么可能住在郊外呢,当初跟了他,铁蛋儿家族崛起,在玉京也算小有名气,这条路,根本不是去他家的路。

他心痛至极,他走之后,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他的兄弟姐妹,竟然惨遭毒手。

这都是他的失职!

他一度觉得这些年他已经够惨了,像是一条狗一样,但是跟铁蛋儿比起来,他活的真的太幸福了。

原来他和许芷晴经历的一切,真的不够看的……甚至和铁蛋儿他们的经历比起来,太幸福了。

幸福的让他觉得自己可耻。

铁蛋儿废了,家族没了,他爸被逼死了,他妈疯了,他瘸了,残了。

他也结婚了,而且,竟然在郊外找了很普通的房子,在工地给人看大门……

当初的铁蛋儿是最小的,幺妹儿之所以叫幺妹儿,是因为她是他们最后认识的,而铁蛋儿是最年轻的那个。

他今年才二十三岁……现在却像是四十三岁一样,落魄到了狼狈的地步。

他到底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肖锋无法想象。

他决不允许有人把他的兄弟折磨成这个样子,不管他是谁,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不管是谁,哪怕是天王老子,他也得死!!!

他最好的朋友,两死一伤,活着的苟延残喘,过着心惊胆颤,如同猪狗的日子,他恨!

黄玉郎是吧,好,呵呵,整个黄家,都得陪葬!

当下了车,他们到了铁蛋儿家住的地方,肖锋再一次震惊了。

“你,你这些年就住在这里?”

低矮潮湿,只有五层那个高,像是工地的工棚,老旧的街道,老旧的街区,上世纪的老楼房……

这就是铁蛋儿现在住的地方?

现在很多乡下的房子,都比这里好吧?

铁蛋儿低着头,有些尴尬:“我,三年前搬过来的,为了躲避追杀,我也只能住在这里,而且,幺妹儿他们就葬在那片山区。”

肖锋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现在他回来了,他兄弟决不允许再受这样的苦,再造这样的罪。

他拍了拍铁蛋儿的肩膀,他在玉京有好几套房产,等办完事儿,他就帮铁蛋儿重新光耀门楣。

走在这条狭窄的楼道里面,肖锋很压抑,很痛苦,那种自责,几乎把他给吞噬了。

这都是他造成的。

他走的潇洒,却没想到,自己走后,跟在他身边的这些人,将会遭受什么样的暴风雨。

“老婆,开门,我回来……”

话还没说完,肖锋愣住了,铁蛋儿呆住了。

只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了不堪入目的声音,叫的异常的撒欢儿。

铁蛋儿脸色铁青,红着脸,颤抖着身体,他蜡黄的脸上,几乎要滴出血来了。

铁蛋儿颤抖着手,轻轻地敲了门:“老婆,开门!”

然而不管铁蛋儿怎么敲,半天没有人开门,直到五分钟之后,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扯着嗓子骂了一句:“你特码的要死啊,敲什么敲!”

然后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不耐烦的推开了门,看到铁蛋儿,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臭骂。

骂的铁蛋儿脸色铁青,但是铁蛋儿竟然一句话都没说,就那么颤抖着,强忍着,窝囊的像是一条狗。

“铁窝囊,你烦不烦,你不是去干活了吗,不会又让人给辞退了吧,你还是不是男人了,没用的废物。”

铁蛋儿脸上肌肉抽搐着,他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我媳妇脾气爆,锋哥,你,你别笑话……”

只是他说这话的时候,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肖锋一句话都没说,有的只是心疼,心痛,还有惭愧,羞恼。

“说谁脾气不好呢,没用的玩意儿,我可警告你,你要是又被辞退了,可别怪老娘不客气,上个月的房租是我交的,你还要不要脸了,男人活到你这个地步,你怎么不去死呢,死瘸子,窝囊废,臭垃圾!”

铁蛋儿就那么听着,陪着笑,他真的有想死的心,如果不是肖锋回来了,他真的挺不住了,要去寻死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滚去找工作,下个月,别特么的再指望老娘给你交房租,没用的玩意儿。”

铁蛋儿窝囊的低着头,他死死咬着牙:“老婆,我,我没有被辞退,就是我锋哥回来了,带我去乌托兰克吃了个饭,我带他回来准备点儿东西。”

“放你娘的罗圈屁,铁窝囊,你还有完没完了,还做那个痴梦呢,就凭你?”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