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上酒,上好酒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肖锋的到来,无疑是给所有人都打了一剂强心针,尤其是这些老中医,一个个全都兴奋的站了起来,准备迎接肖锋。https://www.xcmxsw.com

然而下一刻,邵默子一下子愣住了,其他老中医也全都呆住了。

事情不对劲儿!

他们仔细的端详着肖锋,先是一愣,然后一惊,接着狐疑不定,最后满脸震惊。

“你,你的脸……”

邵默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当然认识肖锋,上个月他还是浑身重度烧伤,可是现在,他脸上虽然坑坑洼洼,但是已经有了婴儿一般稚嫩的鲜肉。

确实烧伤的死皮开始脱落了,而且……他全身上下,竟然真的开始长新鲜的肉了?

这已经恢复了六七成,再有一段时间,恐怕会完全恢复吧?

一个老中医震惊的看着肖锋,然后抬起手,哆哆嗦嗦的指着肖锋:“你,你你,这,这,这是怎么可能啊。”

其他老中医也全都懵了。

他们都看过肖锋到底烧成了什么样子。

而且,以他们的医术和阅历,他们判断绝对是治不好的,根本不可能会恢复。

哪怕是进行整容,也无法盖住全身烧伤的痕迹。

可是现在,他不但恢复了,还比以前更加白净了,只要给他时间,一定会恢复的。

天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仅仅是他们中医判断肖锋不能恢复,给他会诊的时候,国内那些知名的烧伤科室专家和把头,全都断定是不可能恢复的,最多就是救回来了而已。

而现在,已经看不出当初那触目惊心的创面了。

裘老也是十分吃惊,竟然真的是个年轻人,跟他那个不成器的孙子差不多年纪吧?

这样的年轻人,竟然被邵默子如此推崇?

邵默子久久不能回神,他半天才问道:“肖老弟,你这,你这脸是怎么回事儿?”

说实话,他行医一辈子,这真是第一次见到,那种规模的烧伤,竟然能恢复?

这已经超出了他所能够理解的范畴了。

有几个脾气急躁的老中医,直接凑了上来,围着肖锋看了起来,甚至有一个直接上手,撸开了肖锋的衣袖,看到那细嫩的皮肤,顿时都惊呆了。

那位老中医赶紧掐了掐肖锋的脸,确实是人肉,人的皮肤,没有带任何东西。

“这,这怎么可能啊,肖老弟,你,你你,你这是怎么做到的?”

“奇迹,简直是奇迹。”

“老头子我行医一辈子,平生仅见,短短一个月,全身烧伤竟然能恢复到这个境界,这要是再过一段时间,岂不是脱胎换骨,涅槃重生了。”

这俩词儿用的精准,肖锋确实是涅槃重生了。

老中医们全都兴奋起来,震惊之余,都觉得中医有望,这样是吃了什么药,用了什么法子,传将出去,中医岂不是再一次名声大噪。

他们七嘴八舌的围着肖锋不断地打听,到底是何等神药,何等神物,亦或是什么样的医术才能有此神奇功效?

这简直是医学领域的新大陆!

肖锋一阵好笑,他早就预料到了会是这样的一个画面。

是他们看到自己恢复这么快,甚至死皮都脱落了,自然会震惊。

不过这事儿,他也不好解释,毕竟他是千年古族的继承人,这真元气之类的东西,玄而又玄,对他们说了,也不会相信,再说了,什么千年古族,又不是写小说,你忽悠谁呢?

肖锋还是用了老借口,当初他就那么说的,无非是自己体质特殊,能够自行修复而已,给搪塞了过去。

“各位前辈,救人要紧,让我先看看裘老吧。”

邵默子点点头:“肖老弟,这边请。”

他赶紧给肖锋介绍了起来。

肖锋敬重的就是这种战场杀敌,保家卫国的老英雄,当下拱手作揖:“小子肖锋,见过裘老。”

果然是纵横沙场的老将了。

眼中毫无恐惧,对生死看淡,心平气和。

而且,肖锋接近仔细一打量,综合邵默子老神医的事无巨细,顿时就有了初步的判断。

裘老对肖锋也是仔细端详,越看越是喜欢。

这小子,这眼神有意思,难怪邵默子老哥哥会这么推崇他。

“我给您切脉。”

肖锋伸手按了下去,对这位老人家的病情有了全面的认知,确实有些麻烦了。

几乎所有老中医全都盯着肖锋,他们这位年轻的扛把子,还能不能继续创造奇迹,给他们中医添砖加瓦,将这位值得尊敬的老英雄给救回来?

甚至连裘千尺进来,大家都没有回头看一眼,全都落在了把脉的肖锋身上。

肖锋放开了手,顿时笑了起来:“老爷子,烟酒不离几十年了吧?”

裘老顿时笑了:“这都是我的命啊。”

肖锋点点头:“每逢佳节倍思亲,但是你们这些老兵,只要活着,天天都是过节,男人嘛,尤其是当兵的男人,在战场杀敌的男人,眼睁睁的看着兄弟一个个死去,想起他们就来一根,抽一口,抽的不是烟,是寂寞,喝的不是酒,是思念,老爷子,拼过命的情谊,分秒难忘吧?”

裘老愣了一下,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时刻,不敢忘……”

这句话,说得仿佛能将人的精气神儿都给抽空了一样。

说实话,他现在听了肖锋的话,触景伤情,却又十分震惊,这孩子,年纪轻轻,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为什么抽烟喝酒?

他这么问,又是为了什么?

如此一针见血,他怎么看出来的?

把脉?开玩笑吧?

他越来越好奇了,怪不得,如此察言观色的本事,果真不一般。

肖锋叹了一声:“您不用这种眼神看我,您老这病啊,三分在烟,四分因酒,剩下三分是心病了。”

所有人几乎都愣住了。

这是什么说法?

抽烟喝酒对他的病情确实是有很大的影响,但是为什么说剩下三分是心病呢?

裘老也一脸好奇:“何出此言?”

“不着急!”

肖锋呵呵笑了笑:“老爷子,既然你嗜酒如命,烟酒不离,不如这样如何,咱们俩,摆上好烟好酒,边喝边聊,如何?”

“啊?”

裘老愣住了。

其他老中医也全都懵了,边喝边聊?

裘老现在的身体素质,还能边喝边聊吗?

他现在这身体,一喝酒,那还不至极做了酒中仙,驾鹤西去了?

这不是胡闹吗!

“肖老弟!”

邵默子老神医一下子急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了。

“肖老弟,切莫胡来了,裘老的身体经不起折腾了。”

肖锋摇摇头:“邵老爷子,我肖锋,几时让你失望过?”

“这……”

邵默子一下子呆住了,其他老中医也全都思索起来,肖锋确实还没有让他们失望过,但是这个情况下喝酒,那不是要命吗?

“你是在放屁,给我住口!!!”

裘老和这些老中医都还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裘千尺这个废材却又蹦跶出来了:“肖锋,你有本事冲我来,你休想害我爷爷,你这个混账,你安的什么心,这时候让我爷爷喝酒,老子的弄死你!”

这可是致命的错误,现在裘老滴酒不能沾染,否则那就必死无疑了。

然而肖锋直接无视了裘千尺,笑着看着这些老中医:“各位前辈,既然我肖锋来了,我能害裘老么,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这招你们可以理解为以毒攻毒,我自然有我的用意,人不会死,你们拭目以待如何?”

见到肖锋“姓肖的,你给我滚,滚出去,你休想害我爷爷,信不信我弄死你!”

肖锋再次无视了他,这个脑残娃子已经没救了。

肖锋拱了拱手:“裘老,您意下如何?”

裘老盯着肖锋,他看了许久,希望能把肖锋从里到外给看一个透彻,这个年轻人,透着一股子桀骜自信,而且,很是古怪。

说着一件让大家都指责和不信任他的事情,可是偏偏却又让人怀疑不起来。

他自认戎马一生,阅人无数,早就将待人接物领悟透彻,识人断相也有几分自信了。

却偏偏搞不懂肖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王管家也有些紧张,他伺候了这位老爷一辈子了,也不想看他这就么一世英名,死的不明不白。

至少不希望裘老去死这一点,他还是和裘千尺同一个阵线的。

“老爷,三思啊。”

他已经看出了自家老爷的想法,他会答应。

牛总把头也是一身的冷汗,他害怕裘老会死在他的地盘儿上,怎么能说出这种蠢话来。

如果他把人给治死了,他也要跟着遭罪,搞不好丢了前程的。

肖锋却不骄不躁的,最终做决定的是这位老战士,老英雄,其他人的想法根本不重要了。

而且,肖锋想治好他,有的是办法,他的病,也不是什么绝症,而是心病,加上数十年如一日的烟酒不离,虽然体内的功能衰竭的十分严重。

但是这心病,玄而又玄,这位老战士,纵横沙场至今,他累了,只要唤醒他体内的生机,给他活下去的希望,他就能死灰复燃,枯木逢春。

所以,以毒攻毒,让他一次喝个够,只是肖锋的前菜而已,他需要烟酒来激发这位老战士活下去的信心。

可是当众人看到裘老那一脸跃跃欲试,顿时急了。

尤其是牛总把头,他冷汗都下来了:“肖医生,你不要胡闹,你知不知道裘老是什么身份,怎能容你在这里胡闹放肆,要是裘老有个三长两短,你负得起这个责任么,而且,要知道,我们这里所有人,都承担不起这个责任,这是人民的损失。”

说得真好听……

他这话已经带着警告和威胁的一味了,一方面是担心自己的前程,另一方面是真的害怕。

如果治死了,他们全都得完蛋!

其他人也有这方面的考量,这些老中医虽然相信肖锋,但是也都没能力承担治不好的后果。

不禁好言相劝起来。

肖锋也理解他们的想法,但是他是古族之子,对于很多疑难杂症的疗法,独树一帜,说出来惊世骇俗,无法被人理解。

但是他有他的疗法自成一道。

既然大家都不信,就只能用事实说话了,索性一句都不肯辩解。

只是笑着看着裘老,等他做出最后的决定。

牛总把头见他如此油盐不进,而且还能笑得出来?

这时候你还笑得出来,你是多自信?

不管你多自信,这个风险他不愿意承担,关键承担不起。

这小子这股子自信的劲儿,让人有些发指,甚至讨厌。

“够了!”

裘老哼了一声,大家顿时都闭了嘴,全都不敢说话了。

沙场老将这一句的威严强大至极。

“呵呵,肖医生好魄力啊,今天老夫是活不过今夜了,我都懂,呵呵呵,喝不喝都是个死,既然都要死,老夫何不喝个痛快,小子,陪我一醉方休!”

“爷爷,你别信……”

“嗯?”

裘老一个眼神过去,裘千尺直接吓得不敢吱声了。

“来人,上酒,上好酒,烟,上最好的烟!”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