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我是来讨债的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一时间,会场上议论纷纷,阿龙头皮却直接炸了。https://www.shupengwang.com

“今晚有好戏看了。”

“可不是么,这个阿龙什么来头,他这明显是被人当枪使了,怕是要倒八辈子血霉了吧。”

他知道自己完了,他很惊恐,甚至很害怕,肖锋,不会真的把他当枪使吧?

他在戏耍自己?

阿龙如堕冰窖一般,感觉天旋地转,仿佛全世界都离他而去。

就在这时候,方家老家主抡起椅子,狠狠地砸在了笔记本上,砸得粉碎粉碎的。

他身体颤抖着,嘴唇哆嗦着,死死的盯着孙女,方芳吓得面无人色,不敢去看爷爷的眼神。

而王子雄此时此刻,已经可以动了,他死死的咬着牙,攥着拳头,嘴唇不断的哆嗦,身体不断地抖。

方芳吓坏了,她一把抓住了王子雄的手:“老,老公,你听我说,这都是假的,那不是我,是有人要陷害我,让你出丑,我……”

“啪!!!”

王子雄狠狠地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方芳脸上,把她打的直接转了几圈,狠狠地撞在了餐桌上,跌倒在地上,门牙都打飞了。

把方芳直接给打蒙了。

“你这个贱女人,你敢给我戴绿帽子!!!”

王子雄疯狂的咆哮着。

这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耻辱,永远都无法洗刷掉的耻辱,今天这件事儿会成为他一辈子的阴影。

“子雄,万万不可!”

“混账东西,你敢打我孙女!”

王子雄怒从心起,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他当然不敢,但是已经晚了,已经打了。

他死死的盯着方家老家主:“老爷子,我尊重你们方家,但是你看看你你们家的好孙女,看看这个公交车一样的破烂女人,她都做了什么,跟多少人搞在了一起,她竟然跟两个臭司机,跟她的保镖打团战!你怪我不成?”

方家老家主脸色一沉,一张老脸都没地方搁了。

他们家孙女做出了这等见不得人的事儿,他理亏,竟然说不出话,死死咬着牙,哼了一声走过去,将孙女给扶了起来。

他也恨呐,恨不能狠狠地给这个不成器的孙女几巴掌,但是他舍不得。

王子雄怒火中烧,他现在只想杀人:“把那个狗东西给我带过来。”

一帮王家的保安冲过去,把正在逃跑的司机给抓了回来。

“大少爷饶命……”

“你敢玩我的女人?”

王子雄抓着他司机的衣领,大嘴巴子不要钱的抽过去,然后薅住他的头发,狠狠地撞在了膝盖上,直接把司机的下巴给撞碎了。

直接把他打得昏死过去。

他的贴身司机,竟然玩他的女人?

但是不管他打人还是杀人,还是抽了方芳的耳光,如今都大局已定,他这个绿毛乌龟当定了。

他注定了会成为圈子里的笑柄,一辈子都无法洗刷掉这个污点。

王子雄现在恨不得将这里目睹了这一幕的所有人全都杀掉,但是他做不到,也不可能做到。

他的能量没那么大,跟大环境比起来,他仍然是沧海一粟。

王天霸叹了一声,他万万没想到,好好地一场订婚宴,成了一个笑话,王家以后,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了,一辈子都会因为这件事儿抬不起头了。

众口悠悠,是堵不住的。

“宴会到此为止。”

王天霸看出了孙子的愤懑,他同样愤怒,但是愤怒于事无补,也不可能让时光倒流。

“各位亲朋好友,今天招呼不周,宴会到此结束,还请大家莫要见怪才是啊。”

他腆着老脸,拼命的挤出一丝笑容,只不过,这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然而王子雄却发了疯一样:“各位,今天的事情,给我王子雄一个面子,大家就当做没看见,烂在肚子里吧,否则,别怪我王子雄手下无情!”

“子雄,住口!”

然而王子雄木已成舟,失去了理智,还是将这威胁的狠话给说了出来。

王天霸暗叫不妙,这时候,怎么能去得罪这些人,你不吱声他们或许会考虑面子问题,不会给你到处宣扬,可这一威胁,就全完了。

子雄啊,哎,这是受了刺激了,怎么能失去冷静呢,糊涂啊。

完了,刚才不该打方芳,结果打了,否则这事儿还有回旋的余地,一巴掌下去,跟方家决裂是肯定的。

他这嘴上没有个把门儿的,又把今天来庆贺的人都给得罪了。

王天霸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他恨得咬牙切齿,都是那个阿龙,这个狗崽子,好大的狗胆呐,竟然敢拿他王家开刷。

“阿龙,你想去哪?”

当王子雄发飙打了方芳那一刻,阿龙就知道坏事儿了。

这简直就是天崩地裂,肖锋在戏耍他吗?

不管是不是,都不要紧了,他上了肖锋的贼船,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了,留下来,只会受到王家的疯狂报复。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然而王子雄始终盯着他,这一声冰冷入骨,他吓得一个哆嗦。

直接被几个保镖给压着丢在了王子雄面前。

王子雄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目光充满了怨毒和狠辣。

阿龙吓得三魂出窍,七魄离体,他后悔了,后悔不该轻信肖锋,信了他的邪,现在好了,他估计死无葬身之地,甚至不会有人给他收尸。

他也明白了,肖锋根本跟王家是不共戴天之仇,绝非什么朋友之流。

这份大礼,原来是这么回事儿,他可把自己给害惨了。

阿龙想哭,真的想哭。

“王大少,我,我真的不知道里面装的是这玩意儿,你知道,我这种人,就是垃圾败类,帮人办事儿,我要是知道里面是这东西,给我一百个胆子我都不敢,毕竟没有什么比活着更好了,我不能自掘坟墓对吧?”

“你去死吧。”

王子雄现在根本不想听任何解释,上去就是一顿大嘴巴子,然后发了疯一样拳打脚踢。

“你敢在太岁头上玩阴的,我让你生不如死!”

王子雄歇斯底里的咆哮着,打的阿龙鼻口穿血。

他打够了,恶狠狠的踩在他胸口,往他脸上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狗东西,机会就一次,谁让你把东西送来的!”

如果不是这一口唾沫吐在脸上,阿龙不会想起自己是个男人,是个人。

这一口唾沫吐在脸上,阿龙忽然之间想起了肖锋说的一些话。

狗东西吗?

我阿龙活了眼看三十多年了,就是一条狗,我昨天是一条狗,出生是一天狗,以前是一条狗,现在连一条狗其实都不如。

今天我跪在地上哭号哀求,还是被人当成是狗,那过了今天呢?我还是狗?

是个狗东西,人人都骂他是过街老鼠,王子雄这样的人,一辈子都会踩在他头上,想打就打,想骂就骂,居高临下,吐他一脸?

我今天来干什么来了?

难道,我不是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还是要跟来的么?

我来,不是为了给人当成是一条狗的吧?

阿龙忽然笑了起来,他吐了一口血沫子,死死的盯着王子雄和王天霸:“呵呵呵,王子雄是吧,我告诉你,你活该,你这种人,活该有这种下场,我大哥就是为了整你才准备的这份大礼,你有种杀了我,我大哥会给我报仇的,你丢现眼也是活该,活该懂吗,你小子有种杀了我,否则等死吧。”

王子雄目光阴沉下来:“说出你大哥是谁,我给你一条活路。”

“呸!”

阿龙一口吐在他脸上。

王子雄抹了一把脸上的血和口水,阴恻恻的盯着阿龙:“忠心是吧,好啊,那你去死吧,来人,把他手脚筋给我挑断了,挖了双眼,丢进兰江。”

“是!”

一帮大汉顿时拎着匕首过来,将阿龙死死的压在了地上。

阿龙也是发了狠,他知道今天王家是得罪的死死的了,已经没有回头路,就算是哭嚎认怂,跪下来求饶,也不会有好下场。

既然如此,就把全部筹码赌在肖锋身上,他救自己,这辈子跟他混定了,洗心革面,赚多钱都捐希望工程,他要是不救自己,我阿龙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死了赎罪,来世做个好人。

刀斧加身之时,阿龙竟然死死咬着呀,一声不吭,根本不把肖锋给供出来。

肖锋确实没安好心,一方面打算考验阿龙,一方面,他觉得阿龙这种人,一定会当墙头草,死了也算是为社会除暴安良。

但是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在这时候,这么爷们儿,不但不把他供出来,反而吐了王子雄一脸。

肖锋顿时动容了,机会他给了,没想到阿龙还真的珍惜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既然浪子回头金不换,肖锋也不能把他当猴耍。

“王大二少好大的气魄啊。”

听到这个声音,几乎所有人全都将目光给投了过去,感觉这人十分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哪里来的,好像是,玉京那个名流宴会?

可是,又感觉不像,就很人有同样的想法,当时长孙琉璃的小把戏,那场名流宴会,在场的人很多都是参加了的。

肖锋如今烈火锻体,涅槃重生,皮肤细嫩如婴儿,而且,化了妆,确实很难认出。

他翘着二郎腿,吃着干果,喝着饮料,好不自在。

王子雄的瞳孔骤然一缩:“肖!锋!”

肖锋点点头:“没错,是我,怎么样,王大二少,王老头,方芳大小姐的身材不错吧,技术也是了得,啧啧,哎哟,那叫一个血脉喷张啊,刺激,太刺激了,王子雄,你可有福了,老婆活儿这么好,羡煞旁人了。”

“狗东西,把他给我废了,废了!!!”

王天霸气的歇斯底里,疯狂的咆哮着。

然而那几个保镖刚上来,肖锋一个起身,仅仅是一脚,五个壮汉子,像是沙包一样飞了出去,吓的人群发出一声惊叫。

王子雄死死的盯着肖锋:“果真是你,我早就该想到了,呵呵呵,肖锋,你好,你很好!”

他几乎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句话。

“哈哈哈,当然好了,王大二少,怎么样,这个礼物,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意外,是不是很开心,是不是很喜欢呐?”

王子雄还没说什么,王天霸却已经怒不可遏了:“你这个狗崽子,你废了我孙子,还要坏我家族名声,我……”

“我你大爷啊,语文是数学老师教的吗,结巴什么,还王家家主呢,你是磕巴吗,怎么样,你孙子就是我打残的,你王家名声就是我搞臭的,你奈我何啊,臭老登!”

王天霸英明一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辱骂过,顿时气得捂住了胸口,脸色苍白,高血压心脏病同时发作了,身体往后一仰,差点儿一头栽倒。

王子雄吓得一把抱住了他:“爷爷!”

“给,给,给我杀了,杀他,一定,一定不能让他跑了!!!”

“爷爷,你别激动,你放心,这个狗东西,我一定把他生吞活剥,挫骨扬灰,不得好死。”

肖锋哈哈大笑:“吹你家的老牛皮。”

他走过去将阿龙拎了起来,一把丢在了背后的沙发上,死死的盯着王子雄:“来,我看你怎么给我扒皮抽筋。”

王子雄气的脸都扭曲了,就像是一头洪水猛兽,龇牙咧嘴的想要择人而噬:“肖锋,你这是自寻死路,你这个杂碎,不好好的去当一条狗,敢来我面前耀武扬威,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才是残忍,什么才是恐怖,你,死定了!”

肖锋耸了耸肩:“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呢,王子雄,你不该感谢我才对吗,如果不是我帮你拆穿了,你头顶就不是内蒙古大草原那么简单了,没准儿以后还得非洲原始大森林,大家都是男人,我都替你可怜,哎,真惨呢,啊,亲爱的,你是我见过最纯洁的女生,噗哈哈哈……”

肖锋模仿的惟妙惟肖,不少人听得都笑出来了。

阿龙看的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深仇大恨呢?

“你找死!”

肖锋耸了耸肩:“呵呵,王子雄,来,把门窗关上,我给你时间,不怕告诉你,我是来讨债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