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师父您好受惊了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裘千尺都要急疯了,他五分钟就到了,结果刚才听错了位置,吓得他满头大汗,直接朝着庄园飞来,直升机还没停稳当,他就直接跳了下来。https://www.siluke.la

直接冲了进来,只剩下十五秒,再迟十五秒,他这辈子就完了。

裘千尺激动地大声嚎叫。

袜子就穿了一只,赤着脚,没穿鞋,披着浴袍,浑身大汗,呼哧带喘,满脸通红。

他却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形象,一看到肖锋,就挥舞着拳头,激动地不断地喊叫:“我做到了,做到了!”

这对他来说是天大的恩赐,这意味着,肖锋将会指导他成为炼气师。

他这龙行虎步,风风火火的样子,那超级大嗓门,震得所有人都五迷三道,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全都出于呆滞状态。

开着直升机闯进他们许家?

这小子谁啊,这么没有规矩?

裘千尺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失态,只是状若癫狂的盯着肖锋,激动地浑身颤抖。

随之而来的,是他身后几个龙精虎猛的汉子,个个都是英武不凡,他们双手捧着衣服鞋子,显然是一路跟来的。

而且身上那股子气势,瞬间就把裘千秋的几十号人给压了下去。

而裘千秋呢,他到嘴边的狠话,一下子全都给憋了回去,看到这个人,他吓得双腿都在打摆子了。

神色巨变!仿佛看到了洪水猛兽,以及难以置信,他,他怎么会来?

这,这可是正牌的裘家大少爷,裘战龙的亲孙子,他的本家大哥。

他只是裘家的旁系子孙,虽然也叫裘战龙一声爷爷,但是裘家管裘战龙叫爷爷的,有几十号,他只是其中一个。

但是亲孙子,就这么一个,而且竟然出现在许家这种小地方?

他这个旁系子孙,跟这位比起来,那真的是毛都不算,一只手都能捏死他的存在。

而且,这位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家族里面的子嗣,几乎都被他压了一头,从来都是吊着打的。

裘千秋有些惊呆,更是吓傻了,他叫这个肖锋什么?师父?

裘千秋艰难的吞了一下口水,瞬间把许晓萌丢到了一边儿,直接跑了过去,点头哈腰的说道:“千尺大哥,你怎么来这种地方了。”

他像个三孙子一样,低眉顺眼,头都有些不敢抬起来,脸上充满了奉承之色。

卑躬屈膝的样子,十分滑稽可笑,完全没有了刚才的不可一世,只有满头冷汗,他祈祷刚才自己都是幻听,祈祷裘千尺不认识肖锋,否则他就死定了。

他这低三下四的样子,让许家人全都傻眼了,什么?千尺大哥?裘千尺?

裘战龙的孙子?亲孙子?

裘千尺皱眉看了他一眼,千尺哥?这小子谁啊,乱攀关系?

他印象里完全没见过裘千秋,家族旁系还有资格出现在他的面前,不认识也是正常的。

旁系子孙根本没有资格进入玉京的本家。

裘千尺直接无视了他,仍然激动地看着肖锋:“师父,千尺幸不辱命。”

他现在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突破炼气师境界上,其他的,算个屁。

现在他脑子里只有这一件事儿,我做到了,我十分钟就到了,我成功了,肖锋是炼气师,一言九鼎,他一定会帮我突破炼气师境界,我,我裘千尺要成为炼气师了!!!

一想到自己二十几岁成为炼气师,他胸中就充满了斗志。

从此以后,玉京二代圈子里面,他裘千尺谁与争锋,试问水敢与我一战!

来日我裘千尺披挂上阵,杀敌战将,我裘家千秋万代!!!

“师父,你,你说话啊,你这样看着我,我怕。”

裘千尺有些弱弱的说道,他也害怕肖锋会不搭理他,这可是他成为炼气师的唯一机会啊。

裘千秋的冷汗刷的就下来了。

完了,他真的管肖锋叫师父?

而且在他面前,真的跟孙子一样?

裘千秋的头皮直接炸了,身体不断地打摆子,脑子里嗡嗡作响,完了,我完了,这个人竟然是裘千尺的师父?

许家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他们再三听到裘千尺管肖锋叫师父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他,他真的认识裘家人,还是裘千尺的师父?

这……

裘家人全都傻眼了,惊得魂不附体,有几个身体不断颤抖,想要找机会逃走,可是腿脚不听使唤了。

裘家的大少爷,货真价实的裘战龙的孙子!!!

他认识肖锋,还叫他师父?

这,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这可能吗?

不但叫师父,还如此恭恭敬敬,委屈巴巴,像个孩子一样,人家还爱答不理的,不愿意搭理他!

这简直是匪夷所思。

那可是玉京豪门的正牌大少爷呀!这也太不真实了,太假了!

这个,不会是找来的演员吧?

可是,可是裘千秋叫他大哥,这个,这个总不能也是假的吧?

“啪!!!”

“卧槽,你打我干嘛。”

“天呐,真疼,这,真都是真的?”

那人愣了一下,随即脸刷的白了,对呀,是,是真的吗?

不是吗?

整个许家,顷刻间噤若寒暄,没错,竟然是真的,不是幻觉!

一瞬间,整个许家炸锅了,他们瞬间想起了刚才的一切。

我女婿很厉害的,认识很多大人物的。

他……救过裘战龙的命?

他说……他一个电话就能让许家消失!!!

就在刚才,不只是许家,裘千秋也是一样,他们所有人都觉得,这就是放屁,就是活的太憋屈了,陷入了自己的幻想里面,只能靠吹牛皮来安慰自己,靠着吹牛皮活着。

这个人,他实在是太低调了,他穿着一身便宜喽搜的地摊货啊,看着跟个捡破烂儿的没什么区别,就是泥腿子,农民工,他还说他没工作啊?

他怎么可能认识裘家,裘千尺还对他这么尊重?

那就是意淫,就是自嗨,就是满嘴跑火车才对!

可是,人家不但认识,堂堂裘家大少爷,还对他恭恭敬敬,口称师父,他还对堂堂玉京裘家大少爱答不理,刚才每一句让他们觉得吹牛逼的话,都在一一实现。

他根本就没有在跑火车,而是说一个事实……

这一刻,整个许家全都吓得到抽一口凉气,完了,他们几乎同时涌上了一个恐怖的念头。

完了,许家完了,他们闯下弥天大祸了,几乎可以导致许家瞬间覆灭的灭族大祸!

许家的骄傲,许家的嚣张,许家的金山银山,跟玉京裘家比起来,不过是轻如鸿毛,他们可以在普通人面前耀武扬威。

但是在玉京裘家面前,他们得跪着,得装三孙子。

如果他真的让裘千尺灭掉许家,许家绝无任何幸免的可能性。

裘家要整死他们,跟捏死一只蚂蚱没什么区别。

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啊,一个野种,一个私生子而已,怎么可能认识这么厉害的人,许青山这个垃圾废材窝囊废,怎么可能找到这么厉害的女婿?

许文天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岁,仿佛风一吹就能驾鹤西去的样子。

他整个人都萎靡不振了,完了,彻底完了。

他刚才那一席话,彻底断绝了跟许青山的血脉亲情,丝毫没有顾及他的尊严,更没有给他留下任何一丝一毫的面子。

在他眼里,许青山就是他的耻辱,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垃圾败类,人生污点。

他从来没尽过一丝一毫做父亲的义务,给他留下的只有不堪和痛苦,甚至从没把他当人看待过。

现在,报应来了,没有丝毫征兆,临头的是灭门大祸。

许文天身体颤抖,嘴唇哆嗦着,他像是堕入了万古冰窟一般,浑身冰凉。

刚才,他的亲生儿子,苦苦哀求,他全家上下,极尽挖苦嘲讽,诋毁谩骂,把他骂的狗血淋头,猪狗不如。

他有心说几句好话哀求一下,缓和一下,但是脸上无论如何过不去。

至于许青丝,她的脸吓得做不出任何表情,只是瞪着眼睛,脸色发黑,仿佛脸上那厚厚的粉底都要掉了,人不人鬼不鬼的,越来越难看了。

整个许家如丧考妣,噤若寒暄,没有一个人敢出一声,动一下。

至于许青山和沈青霞,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过他们现在已经不害怕了,而是震惊。

久久不能回神。

这老两口是吓坏了,刚才都已经绝望了,都要下跪求饶了。

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朝着这个方向飞发展。

只是不到十分钟的功夫,必杀之局,变成了一边倒的威震天下。

整个许家吓得瑟瑟发抖,各个都如丧考妣。

妈呀,太爽了,太刺激了,太惊心动魄了。

简直是三伏天吃冰棍,从头爽到脚底板儿。

太长脸了,太有面子,太特么的大快人心了!

始料未及,惊心动魄,简直是神来之笔,顷刻间逆转乾坤。

而许芷晴呢,一直笑着,笑的春光灿烂。

肖锋从来不会让她失望的,她此刻,除了骄傲,就是幸福,吃了蜜一样甜,这就是她老公,她的真命天子。

许芷晴呆呆的看着肖锋,他还坐在那里,慢悠悠的嗑瓜子,喝茶水。

举手投足之间,如画江山,尽在他掌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整个天下,都在他运筹帷幄之间,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许芷晴眼睛都冒心心了,肖锋这天神下凡的英姿,让她刻骨铭心,在也忘不掉了。

我真是太愚蠢了,以后,哪怕是天塌地陷,只要老公一句话,她都信以为真,再也不怀疑了。

我许芷晴真是三生有幸,这个千年古族的九天神龙,她配不上,总是怀疑,她却忘记了,这条龙为了她,放弃了千年古族的继承权。

我……真蠢的可以啊,一次次的不长记性……

许芷晴羞愧难当,一时间,感性的眼泪都掉了下来,蠢得让人厌恶的女人,说的就是她了。

“师,师父,您,您老不会要反悔吧?”

裘千尺都要哭了,弯着腰,低头看着肖锋,委屈巴巴的,真的跟个小孩子一样。

这一刻,没有任何人再敢怀疑了。

所有的目光,全都落在肖锋身上,眼里也只有这个男人了。

肖锋仍旧喝茶嗑瓜子,不骄不躁,不慌不忙,从始至终,一直都这么淡定。

但是现在,所有人都开始正视他了,这才发现,这个男人坐在那里,风度翩翩,优雅至极。

根本不是泥腿子的感觉,而是有着一种超然物外的图特气质。

更像是个受到了高等教育,出身于名门望族的贵族子弟。

刚才,他们怎么没发现呢?

裘千尺开始慌了,有些不淡定了,无比的忐忑,肖锋的沉默让他慌得一批。

他甚至不敢直起腰来,生怕这位便宜师父扬长而去,从此与他无缘,他就再也没有机会成为炼气师了。

裘千尺的冷汗下来了。

然后就出现了这样压抑的一幕。

堂堂玉京裘家大少低眉顺眼,谦卑恭顺的弯腰行礼,不敢起身,身后裘千秋冷汗直冒,整个裘家冷如雨下,大气都不敢喘。

当肖锋把瓜子嗑完,轻轻地抿了一口茶,他,说话了。

“裘千尺。”

裘千尺愣了一下,欣喜若狂,抱拳道:“弟子在。”

“你不错,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为难你,让你十分钟内赶过来吗?”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许家人更是胆颤心惊,他们就怕肖锋开口,生怕他下一句就是许家万劫不复的死亡通知书。

恐怖几乎压垮了许家的每一个人。

裘千尺可不是傻子,他虽然冲动,虽然看着挺笨的,但那只是在感情方面。

他瞬间眯起了眼睛,冷笑起来:“师父,让您受惊了,刚才是那个不开眼的东西,敢对您出言不逊,耀武扬威,只要您告诉我是谁,挫骨扬灰还是千刀万剐,您只管开口,弟子我除恶务尽。”

这一句话杀气腾腾,让整个许家都掉进了冰窟窿。

裘千秋直接一屁股栽倒在地,失禁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