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章 欺我大夏无男儿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肖锋看出了门道,这帮人就是来找事儿的,而且,带着十分严重的目的性。https://www.xcmxsw.com

他还没说什么,裘千尺已经受不了了,那个脾气暴躁的弟子却忍不住了:“够了!”

他呵斥一声,勃然大怒道:“我大夏素来与人为善,不想结梁子惹祸事,但是不代表我们没脾气,你们几个外乡人,到了我们的地盘儿,还敢出言不逊,也罢,签下比武协议,咱们擂台上走一圈!”

踢馆这种事儿,他们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不过现在是文明社会,想这几个老外这么狂妄无礼的叫板还是第一次,一般来踢馆挑战的人,都是先礼后兵,送上挑战书,私底下打咱们就私底下打,公开了打,咱们有公开了打的规矩。

一般各行都有各行的规矩。

没有挑战书,咱就签个协议,毕竟拳脚无情,刀剑无眼的。

伤了和气不好,但是签了协议,点到为止,不会闹出人命。

“签协议?”

那个中文很好的小鬼子露出了讥讽的笑容:“你们夏国人,真是软蛋,缩头乌龟,堂堂正正的比武,要什么协议,你们这是怕输掉,故意为难我们。”

那个脾气暴躁的弟子冷笑一声:“就凭你们,还轮不到为难,签协议,是为了让你们知难而退,否则把你们打死了,打残了,到时候哭爹喊娘的说我们欺负人,那就没意思了,拳脚无情,刀剑无眼,擂台之上,各凭本事成王败寇,怎么着,有胆子来找茬,没胆子签协议比武?”

“呸,就是,这几个小鬼子,对我们大夏国的文化了解的九牛一毛,就在那里大放厥词,无耻蛮夷,野狗狂吠!”

周围的吃瓜群众都受不了了,忍不住骂人不带脏字。

不过这个人的思路和处理方式还是不错的,这年头,已经是法制约束的文明社会。

不签协议,这几个小鬼子也不敢打死人。

但是他们未必不敢打残了对手,有书面协议书约束一下,下手不会太重。

他真不担心这几个老外,虽然对他来说,一合之将都不算,但是对俱乐部的这几个弟子来说,却根本不是对手。

他们打不过这几个外国人的。

说实话,他也很愤怒,口口声声的东亚病夫,东亚懦夫,他也已经动了杀机,但是现在还轮不到他出手。

不过是刚刚练出了一丁点儿的真气,就敢这么猖狂,欺我夏国无人么?

“哈哈哈,你们夏国人,简直是笑话,让人笑掉大牙了,你们真是可笑,太可笑了。”

“是吗?”

那个弟子脸色无比阴沉:“一会儿你可别哭!”

“我们哭?”

两个扶桑人顿时猖狂大笑,满脸的戏谑和讥讽。

“你们夏国人不但愚昧无知,卑鄙可笑,甚至还没有脑子,不怕告诉你们,你们,这个的!”

说着又把大拇指朝下。

然而现在这个暴脾气的弟子已经出离了愤怒,反而冷静了,他接过师兄弟递来的协议书,一把拍在了擂台上:“少废话,签了!”

“哼,无知。”

那个扶桑人不屑一顾的在协议书划了几下,直接丢了出去:“来吧,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功夫,谁才是天下第一。”

这嚣张的态度,更加激怒了这位弟子:“上台!”

他从牙缝里面挤出了这俩字儿,拳头已经攥的发白了,甚至圈套都没带,直接拉着绳子跳上了擂台。

围观的吃瓜群众顿时发出一阵欢呼。

大声嚷嚷着:“打死他们,打死他们。”

“干死小鬼子!”

“师兄加油,干趴他们,扬我国威。”

“教练万岁,往死里打,打得他们满地找牙,让小鬼子知道我们的厉害!”

“就是,教练给他们点儿颜色看看,来俱乐部踢馆,就是欺我大夏无人,往死里打,让他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众人纷纷呐喊助威,他们早就看这几个歪果仁儿不爽了。

泱泱大国,岂容几个蛮夷撒野。

现在看到这位俱乐部部长的弟子站了出来,顿时喜出望外,在他们看来,这位教练五大三粗,浑身肌肉,而且,武功底子非常好,甚至还拿过省市级别的散打冠军。

教训几个小鬼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绝对稳赢!

可是肖锋却无奈摇头,这小子气势是极好的,爱国情操和民族荣誉高,他都与有荣焉,可惜了,这几个小鬼子,真不是白给的,在凡尘俗世,还真的没几个单纯练武的人能打得过。

毕竟练出了真气,来头应该也不小才对。

然而那个扶桑鬼子却有些不情愿的走上了擂台,无奈的耸肩:“你还是主动地下去吧,你太弱了,就是个病夫,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他的一脸无奈,已经是对这位弟子最大的羞辱了。

校场擂台,同情对手,那不是羞辱,又是什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鬼子,少废话,用拳头来说话。”

说完猛地冲了上去,确实专业,一个健步如飞,发动猛攻。

出手快!狠!准!

而且招式狠辣,是专业水准的。

不过,他快,对手更快,这小鬼子也不知道师出何门,有真气护体了。

只见他不屑一笑,轻轻一闪,膝盖猛地抬起,这一脚,啪的一声,竟然将空气给踢爆音了!

脚丫子正好距离那个俱乐部弟子的太阳穴上,他像是戏耍猴子一样,没有攻击,力道和分寸掌握的恰到好处。

这一脚下去,这位俱乐部弟子不死也的残废。

“我说了,你不是对手!”

这位弟子的冷汗刷的就下来了。

他迅速的朝后退去,改成了防守姿态。

他惊呆了,刚才这个扶桑小鬼子,把空气踢爆音了?

他脸色苍白,眉心一凝:“聒噪!”

再一次发动了猛攻,然而那小鬼子动也不动,原地将腿猛地高抬,嗡的一声,冲上去的弟子顿时措手不及。

他是专业的,没想到对方真有本事,竟然反应这么快,速度如此霸道,空门大开,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他瞬间抬起了手肘,绷紧了肌肉,直接挡住了这一脚。

然而下一刻,嘣的一声,他那足有二百多斤的身体,竟然朝着身侧,连续趔趄了好几步才站稳。

疼得手不断地发抖。

然而下一刻,扶桑小鬼子已经追击上来,又是一脚,这一次俱乐部的弟子双手同时挡住,却整个人横着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了擂台的绳子上,重重的摔在地上。

他闷哼一声,迅速爬起来,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打散了,这是什么力道?

台下的观众也看出门道了,全都惊呆了,呐喊助威的声音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错愕的看着这一幕,满脸的难以置信。

长孙琉璃眯起了眼睛:“不对呀,锋哥哥,这个扶桑鬼子怎么回事儿?”

肖锋摇摇头:“他们是真正的高手,这个教练不是对手,必败无疑。”

然而肖锋的话却让大家十分不爽,纷纷怒目而视,裘千尺的民族荣誉感此时此刻已经熊熊燃烧:“放屁,你是我大夏的人,怎么可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你果然是个怂包软蛋!”

他恶狠狠的盯着肖峰,看着长孙琉璃距离他那么近,抱着他的胳膊,又是呼吸一滞,有些怒发冲冠了。

而此时此刻,台下观众发出一声惊呼。

那个扶桑鬼子发动猛攻之后,打的起兴,竟然直接冲到了那个俱乐部弟子面前,一击手刀,劈砍而下。

“教练!!!”

“师兄!!!”

俱乐部弟子躲闪不及,仓促之间,双臂交叉,下一刻,咔嚓一声,他的双手竟然直接骨折了。

他想要退已经来不及了,防御也防御不住,这手刀下来,顿时如遭雷噬,只感觉天昏地暗,疼得冷汗直冒。

双臂直接软了下去。

然而那小鬼子却不肯放过他,一个鞭腿直接将他踹了出去,整个人都飞出了擂台。

在人群中,撞翻了他的师兄弟。

场面一片死寂。

所有人如鲠在喉,本来是摇旗呐喊助威,纷纷蜜汁自信,要把这几个小鬼子打的服服帖帖,狠狠地教训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这片大地的主人。

然而仅仅是两分钟不到的功夫,败了?

这个打击太大了,大家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民族荣誉感,被这一脚踢出了擂台,踢得粉碎,踢得面红耳赤。

台上那位扶桑鬼子顿时笑了起来,大拇指朝下:“我收回那句话,你们或许不是懦夫,但你们仍然是病夫,太弱了,太弱了!!!”

病夫病夫,我病你八辈祖宗的棺材板子!

所有人都被他羞辱的面红耳赤,气的火冒三丈。

只要是个有血性的夏国人,谁能受得了这份羞辱?

我泱泱大国,被几个杂碎骑在脖颈子上拉屎?

长孙琉璃张牙舞爪:“大胆狂徒,简直是目中无人,锋哥哥,教他们做人,睬他们的脸洗地,让他们吃鞋底,呸杂碎!!!”

长孙琉璃已经开始爆粗口了。

其他人一样愤怒,肖锋当然也愤怒,他正要动手,裘千尺狠狠地一跺脚:“你们这群杂碎,垃圾,区区扶桑鬼子,胆敢欺我大夏无人,再敢说一句病夫,老子撕烂你的嘴!”

他来势汹汹,一蹦两米高,拉着绳子,直接翻进了擂台,稳稳落地:“过来,我来领教一下你们扶桑鬼子的三脚猫功夫。”

那扶桑鬼子顿时一愣,仔细打量了一下裘千尺,顿时目露精光:“你的不错,伸手很好,功夫很好。”

但是他马上摇头:“不过,你仍然不是我的对手,你的,这个的,都是垃圾!”

大拇指朝下,今天这个动作,已经是对一个民族的羞辱了。

裘千尺怒骂一声,此时此刻的家国情怀,已经完全转换成了怒气:“闭上你的臭嘴,来战!”

他暴怒之下,一脚踏出,顿时整个擂台都发出了嗡的一声。

拳头如同疾风暴雨,疯狂的爆发出来,他要打烂这个扶桑鬼子的臭嘴。

所有人都看的心惊肉跳的,但是也都感受到了他的家国荣誉感,以及对这些扶桑鬼子的愤怒之情。

看到他这疾风骤雨一样的攻击,跟看电影一样精彩,所有人顿时再一次涌起了胜利的决心。

“帅哥,打死他,打死他,给我们祖国争气。”

“打他脸,让他闭上那张臭嘴!”

“帅哥不要轻敌,稳稳地,狠狠地修理这个杂碎。”

吃瓜群众开始为裘千尺呐喊助威,大家都是一家人,决不允许外来物种对自己的国家和民族进行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

不过也有人长记性了,不敢乱喊。

他们也不傻,这个扶桑鬼子,敢叫嚣,是因为有真本事,刚才他们已经见识到了。

顿时皱眉不已,保持着观望态度,态度有些消极,要是输了,丢的是一个民族的脸呐,千万别输。

裘千尺家里世代行伍,民族荣誉感很强,而且,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

刚才跟肖锋打了一场,就是热热身,甚至根本没出招,根本就没尽兴。

现在他得到了这个施展本事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

狂风骤雨一般猛攻同时,还不忘记看看台下的长孙琉璃,希望他看到自己的男人一面,英武神俊。

只要他把这几个扶桑鬼子和那个欧洲人都暴揍一顿,就是保住了家国荣誉,长孙琉璃还不对他刮目相看?

而且,他目光扫过肖锋,看到肖锋又是低头,又是皱眉,似乎还有惋惜,顿时就是一万个不爽。

切,懂点儿医术又能如何,不过是一个乡野郎中,民族大义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怂到他姥姥家了。

“呵呵呵,翻来覆去就这几招么,那你还是个病夫,你下去吧。”

那个扶桑鬼子轻蔑一笑,猛地爆发,膝盖狠狠地顶在了裘千尺胸口!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