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裘家小胖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长孙琉璃从来没有因为裘千尺打电话这么开心过,躲过了一劫。https://www.shupengwang.com

“怎么不接电话?”

长孙琉璃嘟着个嘴:“就是个烦人精,我才不要搭理他。”

肖锋刚才瞥了一眼也看到了:“呵呵,我倒是觉得他对你挺上心的,叫裘千尺是么,挺不错的。”

长孙琉璃顿时憋着嘴,又要哭了:“锋哥哥,你不要这么说好不好,裘千尺那个烦人精,我根本就看不上他,天天缠着我,我都快被他烦死了,跟个傻缺一样,简直是脑子有坑。”

长孙琉璃一脸色不耐烦,似乎提到这个名字都让她糟心。

肖锋撇了撇嘴:“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有人一心一意的追求你,那是一种幸福,你别一脸不在乎,不要去伤害珍惜你的人。”

长孙琉璃翻了翻白眼儿,一脸不在乎:“有什么了不起的,他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喜欢的又不是他。”

她嬉皮笑脸的抱着肖锋:“我喜欢的人只有锋哥哥。”

肖锋一阵头疼,山路十八弯,绕来绕去,又绕到了他头上来了。

肖锋直接推开她,眼神又冷了下来:“你是我妹妹,我是哥哥,别逼着我不认你。”

“切,你又吓唬我,锋哥哥,你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们又没有血缘关系,你怎么就不明白呢?”

肖锋眼神更冷了。

长孙琉璃眼泪又来了,她是真的委屈,为什么她这么深爱锋哥哥,却卑微的跟一条癞皮狗一样。

肖锋狠着心不去搭理她,可是看到她眼泪真的掉下来了。

肖锋感觉心里针扎的难受。

他叹了一声转移了话题:“这个裘千尺什么来头,一般人不可能天天不分场合的给你打电话吧。”

长孙琉璃嘴角扬起了胜利的笑容,眼泪瞬间就没了。

“你说那个死胖子啊,玉京裘家的大公子,出身名门,却是个土老帽,又肥又丑,而且脾气还大,动不动就来什么王霸之气,结果像个滑稽的肥王八一样,笑死人了,再说了,锋哥哥,爱情是不能勉强的,看不上就是看不上嘛,难道你还逼着我跟他在一起不成?”

长孙琉璃一脸嫌弃,简直是深恶痛绝的样子。

肖锋一阵头疼:“我什么时候逼你了,你要是真的不喜欢,你跟你父母告状啊,以你们长孙家的能量,还没有谁能逼迫你做什么吧。”

长孙琉璃哼了一声,一脸的不高兴:“我又不是没有说过,可是他们不当回事儿啊。”

她委屈巴巴的又要哭了:“我们两家世代深交,而且厚着脸皮经常跟我爸提亲,我烦都烦死了,我根本就对他一点儿好感都没有,没了他爸妈,他屁都不是,我就是看不上他,我才不要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我只喜欢锋哥哥。”

得得得……

又转回来了。

绕来绕去,又往他身上绕。

肖锋懒得搭理她,闭上眼睛,扭过头去。

长孙琉璃憋着嘴,死死的抱着,刚要腻歪一下,结果裘千尺又打过来了。

长孙琉璃顿时火冒三丈。

她竟然直接选择了拉黑。

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傻x。

不到半分钟,新的号码打了过来,长孙琉璃接了电话,恶狠狠的骂道:“你有病啊!”

不用看也知道是裘千尺换了手机号打过来的。

说完直接挂断,再一次拉黑了。

肖锋一阵无语:“你这样也不是办法,好好地谈谈说清楚不好吗,何必这么绝情呢。”

长孙琉璃皱着眉头,她不是没说过,但是爱情这种东西它本来就没什么道理。

裘千尺是个舔狗,为了她尊严也不要了,低三下四的。

她何尝不是呢,她对肖锋不也是跪舔,结果人家还爱答不理的。

没过几分钟,结果又打来了。

长孙琉璃顿时火冒三丈:“裘千尺,你这个大傻皮,你有完没完了,烦不烦!”

“我……”

车里很安静,所有人都能听到裘千尺那卑微有可怜的声音,小心翼翼的。

“琉璃,我,我听说你回来了,我知道了一家土菜馆,口味都是你最喜欢的,我,我想带你去尝尝,保证你爱吃。”

他卑微,但是十分深情。

这些年他也知道长孙琉璃的脾气,别看她平常张牙舞爪的,但是人很善良,而且十分美丽。

他就是喜欢,不管长孙琉璃怎么对他,他都喜欢。

“你烦不烦,烦不烦,我都说了多少次了,我对你没感觉,裘千尺,你能不能要点儿脸,你给我听好了,我不喜欢你,我对你半点儿感觉都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听懂了吗,听懂了赶紧滚蛋,别招人烦。”

“琉璃,我知道你对我有很多的误会,你放心,我不会放弃的,我既然选择了爱你,就一定爱你到底,只要你给我机会跟我约会,你一定会发现我的优点的,相信我,我一定会打动你的,我很优秀的,一定配得上你。”

肖锋顿时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了声来。

他真的感觉挺好玩的,这小子,哪来的自信,这也太好玩了,又不是配种,还足够优秀,一定得配得上,好邪恶的感觉。

然而他的笑声,立刻就引起了裘千尺的愤怒。

“琉璃,你身边有别的男人,你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

他一改卑微和深情,瞬间变得暴怒起来,跟个总裁大人一样。

长孙琉璃大眼珠子咕噜咕噜的,忽然露出了一丝坏笑:“什么别的男人,你烦不烦,我和我男朋友在一起约会呢,你打什么电话,让我男朋友误会了怎么办,你这个死胖子真是讨厌!”

肖锋翻了个大白眼儿,简直是胡扯,竟然把他当枪使?

裘千尺当下暴怒:“不开眼的东西,你这是找死,谁家的兔崽子这么大的狗胆,竟敢抢我裘千尺的女人,琉璃,你让他接电话,我要弄死他,马上给他!”

肖锋本来不打算掺和,也不打算帮长孙琉璃。

但是裘千尺这命令的口吻,让他很不爽。

长孙琉璃是他的妹妹,他不能让这样一个白痴缠着自己的妹妹,玉京而已,不过是个富二代,还真把自己当一号人物了?

长孙琉璃却不那么想,她可不敢把电话给肖锋。

以她对肖锋的了解,恐怕不但不会帮自己,反而会怂恿裘千尺继续追求自己,他是绝对干的出来的。

“滚蛋,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我男人说话,赶紧一边儿凉快去,我们要回房休息,做点儿快乐的事情了。”

说完正儿八经的将手机一丢,一副将奸计得逞的样子。

“爽翻了,啊,以后这个死胖子应该不会缠着我了吧。”

肖锋耸了耸肩:“这可就难说了,爱情是盲目的,而且,你小心自食恶果,她要是告诉你爸妈,看你怎么解释。”

长孙琉璃顿时就乐了:“那不是更好了,爸妈都知道我心里只有锋哥哥,他敢告状,我以后还省事儿了呢。”

肖锋感觉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涌起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这份感情太沉重了,他不想要,许芷晴和谢如意已经让他烦不胜烦,他可不想再惹情债了。

“停车吧。”

“锋哥哥,你这是干嘛!”

“散散心,然后回家。”

“不可以!”

长孙琉璃不乐意了:“我刚来你就要丢下我,你就不能陪陪我,带我到处玩玩吗。”

肖锋哼了一声:“玩什么玩,你都多大了,从小玩到大,该玩儿的都玩儿了,早就玩够了,再说了,a市巴掌大的地方,没什么好玩的,我还有事儿呢,想玩,自己去。”

“胡扯,上次来你就没有陪我,这次绝对不行,必须陪我把a市转个圈儿,再说了,谁说的都玩过了,锋哥哥,难道,你不想玩儿我吗?”

肖锋脸都绿了,这个臭丫头片子,简直是混蛋。

“得了吧,你这老司机我可不敢惹,师父,停车,我要下车。”

他懒得搭理这个臭丫头,三句话不离他,而且,简直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对他图谋不轨。

“不行,你不能下车!”

长孙琉璃开始耍小脾气了。

司机师傅吓得左右为难,只能降速,不敢停车,生怕得罪两边儿。

肖锋被她烦的一个头两个大。

最后还是陪她到处闲逛了一大圈儿,跟个狗皮膏药一样甩脱不了。

而且她直接关了机。

裘千尺连续换了几个手机,都打不通,顿时气得抓耳挠腮,狠狠地摔了手机,到处乱砸东西。

“裘少爷,什么事儿这么火冒三丈啊?”

这两个小跟班儿,在a市也是手眼通天的富家子,跟裘千尺关系不错,知道他过来,特意带他到处玩,攀亲戚拉关系来了。

“是啊裘少爷,什么人这么不开眼,竟然敢惹你?”

“我们帮你弄他!”

裘千尺恨得咬牙切齿:“奶奶的,竟然有人跟我抢女人,泡我的马子。”

“我去,不是吧?”

“真的假的,竟然有人敢和裘少爷你抢女人,他是嫌活着太没趣了?”

这两个小跟班儿都惊呆了。

他们可都是在a市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子弟,但是面对玉京来的裘家大少爷,他们都得低三下四的去巴结,生怕给得罪了。

可是这世上竟然有这等猛人,竟然敢和玉京来的大少爷抢马子?

那个人难道不知道玉京豪门的含金量有多高,能量有多大?

嫌命长了找刺激吗?活着不好吗?

裘千尺哼了一声:“在你们a市的圈子里面,哪个姓肖,叫做肖锋的,你们认识吗?”

裘千尺说的咬牙切齿,眼神十分怨毒。

敢动他看上的女人,简直是活腻了,如果不给他点儿颜色看看,让他知道大小王,还以为他玉京裘家无人了。

传出去对裘家的名声也不好。

两个小跟班儿顿时皱眉回忆起来。

“圈子里有肖锋这号人物吗?”

另一个摇摇头:“不记得啊,没有姓肖的,完全不认识!”

“我也一点儿印象也没有,姓肖的大家族,好像真没有。”

“什么?”

裘千尺顿时皱起了眉头:“没有姓肖的家族?”

其中一个小跟班儿赶紧说道:“裘少爷你别着急,如果圈子里有肖家这个家族,我们一定知道,但是三省六县的公子哥儿,我们差不多都认识,如果有这样的一号人物,一定会告诉你的,大不了在圈子里给您问一下,我们不认识,或许别人认识呢。”

“对对对,裘少爷,你放心,只要他在a市,掘地三尺也跑不了了,我们一定把他给揪出来。”

裘千尺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了。

别急,这种事儿我不急吗,我别急大爷啊。

再晚一点儿,琉璃就会跟别的男人开房鼓掌了,你让我不急?

一想到长孙琉璃和别的男人干那事儿,他的脸都绿了,心都在滴血。

他长这么大阅女无数,但是长孙琉璃是他唯一的挚爱,一见钟情,从此不能自拔。

他爱上了长孙琉璃,甚至愿意为了她去死,做梦都想要和长孙琉璃在一起,白首不相离,他想尽了一切办法跟长孙琉璃接触,甚至苦苦哀求父母把他撮合。

可是长孙琉璃就是看不上他。

但是长孙家和裘家是老交情了,而且生意上都是合作伙伴的关系,两家门当户对,如果能够联姻,那是珠联璧合的事儿。

他们都是家族子弟,没有理由不接受这样的政治婚姻。

他妄自猜测,就算是长孙琉璃抗拒,但是一定会被自己感动,就算是不能感动,也会屈服家族的威严和声望之下。

毕竟他们这些大家族的子弟,婚姻几乎是不属于自己的。

他窃以为长孙琉璃逃不出他的手掌心,早晚都是他的女人。

“不行,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抢走他的所爱!”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