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口口声声说爱你的人呐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许芷晴在一旁的听得热血沸腾,心惊肉跳的,天呐,堂堂百草阁老医圣,中医学界的泰斗,竟然请他老公去镇场子?

这可是天大的殊荣啊!

然而肖锋听了之后,却皱起了眉头,陷入了沉思,并没有马上答应邵默子老神医。https://www.siluke.la

建国之后,西医带来的巨大的冲击,中医逐渐式微,甚至可以说是没落了。

一方面西医见效快,外科手术在很多方面也有更好的效果,更能借助各种医疗器械,远远超过了西医领域各个方面。

而中医注重的是修养和调理。

而且,中医复杂,上手慢,想要精进,非一日之功,甚至要浸淫几十年才能有所建树。

可是要说中医一无是处,不如西医,肖锋是绝对不认同的。

邵默子老神医死死的攥着拳头:“若是今年的交流大会小友能够助拳,必然能挫挫那帮目中无人的西医锐气,发扬我国术之威,好让他们也知道我中医的厉害之处。”

这个眼看着百岁的老人,死死的攥着拳头,满心不甘,看着肖锋的眼神都放光了。

感受到他的诚意和不甘,肖锋原本要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

如果继续推辞下去,那就太过于虚伪了,或许他能打马虎眼,让许芷晴云里雾里的,但是邵默子老神医不一样,他无法拒绝这位忧国忧民,一心发扬国术的老人。

“好吧,老爷子,如果得空,我一定要去会会那帮西医!”

钱少言原本是打算让他们留宿的,住处都安排好了,却被肖锋给拒绝了。

许芷晴一路上很是开心,对着肖锋又开始絮叨:“老爷子都一大把年纪了,人家请你是看得起你,你卖什关子啊。”

肖锋谦虚说他没有信心,换来了许芷晴的大白眼儿。

但是她是真的太开心了,肖锋现在太给她长脸了。

说笑了一会儿,许芷晴又严肃了起来,其实她也很担心。

长脸归长脸,但是那个学术交流会可不简单啊。

邵默子老神医大有托孤的味道,让肖锋临危受命,说是去镇场子,但更像是去扬眉吐气,挽回颜面的。

“老公,我听说过那个学术交流会,一开始办得很火的,但是后来味道却变了,因为西医的冲击,中医这些年逢战必败,一次次的名声扫地,这些年已经没有什么风浪了,几乎成了单方面的碾压,邵默子老前辈对你抱着极大地信心,你是临危受命,老公,你要是去了,有信心吗,如果今年再战再败,恐怕以后这个交流会就要名存实亡了,中医的席位估计都保不住了。”

肖锋摇摇头:“不好说,是骡子是马都要拉出来遛遛,而且,西医后起之秀,但却不妨碍他的优秀和先进,不去打一场擂台,谁知道胜负花落谁家呢。”

肖锋转念一想:“对了老婆,你好像很了解,要不你给我科普一下,我也好有点儿心理准备,万一我输了呢。”

“不许输,输了我打死你!”

肖锋顿时讪讪一笑。

许芷晴被他那委屈巴巴的样子逗笑了,认真的给他做起了科普,讲述了很多关于学术交流会的细节。

许芷晴充满了干劲儿,供货渠道的问题解决了,她所有心思都扑在了开业大吉上面。

肖锋难得清闲下来,继续修炼突破封印。

家族的回复让肖锋很是焦虑,让他继续等,还要等!

堂堂华夏古族,难道是遇到了什么危险不成?

但是他还在试炼之中,没有资格过问这些,问了也不会回答他。

肖锋乐得逍遥,但是隐隐还是十分担忧家族的情况,难道真的遇到了什么困境吗?

不应该才对,毕竟是千年古族了,高手如云,除非是两个古族之间交火,那可是比一场战争还要可怕的事情。

“如意,你终于来了,我等的你好苦啊。”

王子豪热情的招呼谢如意坐下。

这里是b市最顶级的豪华西餐厅,只招待vip客户,而且是需要提前预约的。

为了今天,王子豪可是足足准备了一个多月了。

上次和谢如意不欢而散,但是他始终都忘不了谢如意。

仍旧是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火热。

当初这个女神,他可是花费了整个大学时光才追到手的,时间,金钱,鲜花,心思,甚至请了专业的策划团队,为了每一次示爱,每一次追求,每一次送礼,每一次约会,都进行了精密的设计和布局。

但是一场病,彻底结束了这些年的努力。

但是当他确认了谢如意治好了病,甚至已经恢复了的消息之后,他彻底抓狂了。

狠狠地骂自己是蠢货。

竟然相信了谢如意的鬼话,相信了她一辈子都不可能治好的这个事实。

“如意,你肯来真的是太好了,今天准备的都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如意,我知道做不好,我知道你怪我,但是如意,我真的忘不了你,我喜欢你,我爱你,没有你的日子,我每日每夜都过的十分煎熬,如意,请你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们和好吧,好嘛,我真的不能失去你,不能没有你,我会死的。”

他说的无比深情。

为了能够挽回谢如意,他这一个月都在做准备,请了最专业的的服装设计师,私人订制的香薰,化妆师,造型师,都是好莱坞级别的大师。

就是为了让自己最优秀,最耀眼的一面重新展示给谢如意,用他的魅力来换回谢如意的爱情。

然而谢如意却不领情,甚至都懒得多看他一眼:“王子豪,你费尽心思的让我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屁话?”

王子豪心里咯噔一下。

他请他的专业团队推算了各种情况,偏偏没有料到,谢如意竟然说他说的是屁话?

他最害怕也是最担心事情发生了。

王子豪心里难受,谢如意的态度让他感觉很受伤。

他原本计划着谢如意见到他如此光鲜亮丽的一面儿,一定会刮目相看,被他的男子魅力所折服,想不到,竟然是一句屁话……

但是他还是不肯放弃,因为他知道,当初为了谢如意,他付出了多少努力和代价。

才能打动这座冰山美人,撼动这位黄金浇铸而成的绝色佳丽。

而且她这个人一旦动情,就绝对不会那般冷血,他是谢如意的初恋,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人,最无法抹去的回忆啊。

“如意,我知道你恨我,但我家族背着我做的那些,我真的不知道,你我都是家族子女,你应该懂我,但是失去你之后,我才知道我多么的爱你,如意,我们和好如初吧,我想跟你结婚,我想娶你,我想和你生孩子,我会向着全世界宣布我们的婚礼,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我王子豪的夫人,如意,我求求你了,答应我,好嘛。”

说着就情不自禁的去拉谢如意的手。

然后谢如意只是冷笑了一声,不耐烦的将手给移开了。

“王子豪,你未免太过于自我了吧,你自作多情不要带上我好嘛,麻烦你搞清楚一点,我跟你没关系了好嘛,请你放尊重一点儿,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否则法律不会饶过你,ok?”

王子豪那张英俊的脸颊,顿时一往情深深几许都凝固在一起,仿佛冻住了一样。

他的耐心几乎耗尽了。

谢如意的表情,谢如意的话,谢如意的反应,让他内心非常的焦躁,十分的愤怒。

“如意,求求你了,我王子豪这辈子就求过一个人,那就是你,只有一个你啊,如意,你答应我吧,我们结婚吧,好嘛,我会对全世界……”

“够了!”

谢如意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王子豪先生,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要走了,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说着起身拎起了包,丝毫不留情面。

然而谢如意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下,一声清脆的耳光,狠狠地抽在王子豪的脸上。

他给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谢如意本能的转过身,看着王子豪脸上那几个深红的手指印,顿时张了张嘴,震惊莫名。

王子豪见状,顿时内心狂喜,果然被他的策划团队给猜对了,所有女人都受不了这招啊!

他顿时狠狠地又给了自己一嘴巴子:“如意,我不是东西,我狼心狗肺,我对不起你。”

说完又是一嘴巴子:“我伤害了你,我是个混蛋,如意,我爱你,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失去你我会死的,你原谅我吧,如意!”

然后又是一嘴巴子:“如意,我真的知错了,我错了。”

他这般作为,瞬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进来服务的几个女服务生,看到这么一个英俊非凡的帅哥,竟然抽自己嘴巴子,苦苦哀求一个女人,那眼神都要把人心给融化了。

恨不得站在那里的就是自己,这么痴情的男人,她们要是得到,死也值了。

谢如意也目瞪口呆。

王子豪却内心洋洋得意,果真如,策划团队说了,女人都是感性的动物,打动她们太容易了,如果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不好使的话,那就干脆利落的认错就好了。

打自己嘴巴子博取同情心,一旦她们的圣母心泛滥了,那就容易了。

尤其是很多人看着的时候,把男人的姿态放到最低,楚楚可怜,苦苦哀求,诚心认错,必然能够感动对方。

果真如此,这帮废物,钱还算是没有白花。

谢如意万万没想到,王子豪竟然会来这一招。

王子豪是什么人她已经不知道了,但是印象之中,他可不是会打自己的人,在他眼里,目中无人,除了他自己,谁都看不顺眼的。

竟然打自己?呵呵呵,真是笑话,我谢如意也不是当初的谢如意了。

但是这一幕还是让她吃惊不小,一个男人做到这个地步的话,百炼钢也要成了绕指柔吧?

但是谢如意自己都很吃惊,她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儿想笑,仿佛面对的是一个陌生人,只感觉到厌烦。

当初她爱的死去活来,甚至王子豪欺负别人她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弱者就活该被欺负。

没出息没本事就活该被人踩,被人骂。

但是现在,她看到王子豪,除了厌恶,就是陌生,甚至感觉他很做作,很矫情,很虚伪。

谢如意叹了一声:“王子豪,其实你不用这样的,真的。”

王子豪喜上眉梢:“如意,你原谅我了,真是太好了。”

内心却是一亿个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已经幻想着重新得到了谢如意,和她双宿双飞,到了坑头上,哼哼哼,小爷我把今日的丢出去的脸面,全都找回来。

让你学狗叫,跪着求我,竟然让我王子豪给一个娘们低三下四,要不是看你家大业大,有几分姿色,你算个什么东西啊,不就是那里比别的女人贵吗?

他深情的看着谢如意:“如意,这都是我的错,我活该,我该打,是我没有和家族抗争到底,导致了你受到了这么大的委屈,是我的软弱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但是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如意,跟我回家吧。”

他说的无比深情,看的人心都化了,听得那几个女服务生骨头都酥了。

如此痴情男儿,人间少有,傻子才不答应呢。

然而谢如意却笑着,给了王子豪错觉。

但是她内心毫无波澜,除了想笑,还是想笑,为什么感觉就是这么虚伪呢,太假了,太矫情,太做作了。

“王子豪先生我想你是误会了,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我给过你机会,但是你却头也不回的跑了,在那一刻,我们之间永远都不会有任何可能了。”

没有伤心难过,没有感动流泪,只有陌生和冷漠,那眼神,像是一片虚无,没有王子豪的位置。

王子豪的心脏抽搐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了。

他缓缓地直起腰,深呼吸,然后眼神变得冰冷愤怒:“给我一个满意的理由。”又是这种带着命令的口吻。

他在极力的压制自己的愤怒,但是很明显,他现在想给谢如意一个嘴巴子。

“没什么理由,我对你不感冒,所以,别演戏了,也别纠缠我了,你要是真的爱我,请你尊重我,我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打扰我。”

“你胡说!”

王子豪直接炸了,以他的家族底蕴,以他的才华横溢,以他的衣着样貌,以他超然物外的气质,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折服在他的面前,让她们做什么就做什么。

当初谢如意还不是对他爱的死去活来的?

“告诉我你在说谎,你是爱我的!”

谢如意直接笑了:“可恨我年少无知,王子豪,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你看看你现在的态度吧,你爱我,你爱我什么,你爱我你用命令的口气质问我,你爱我你大言不惭的让我幸福,你看看你这这张脸吧,比什么都难看,丑陋,我不是你的玩物,更不是你的禁脔,别用命令的口气来跟我说话。”

谢如意转身就走,却不料王子豪愤怒的抓住了她:“你给我站住。”

谢如意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一把甩开了王子豪的手:“你们王家有钱,家大业大,但是王子豪,你敢碰我,我们谢家也不是粗俗的,再敢碰我一下,你的狗爪子也别要了!”

王子豪被噎的脸色煞白,他压抑着愤怒质问道:“告诉我,是那个杂碎这么大的胆子,敢抢我王子豪的马子。”

谢如意哼了一声:“你的自恋,你的命令,你的自大,你的无能狂怒,都让我觉得恶心,我谢如意瞎了狗眼,当初看上了你,王子豪,你好自为之吧。”

“住口住口住口!”

王子豪愤怒的咆哮着:“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告诉我,告诉我他是谁!!!!”

然而谢如意仍然是看着垃圾一样看着他,眼神充满了冷漠和不耐烦。

这让王子豪的心彻底冷了下来,他可以确认,谢如意有了新欢,有了野男人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彻底放弃了伪装:“背叛我的下场是很严重的,谢如意,告诉我是谁骗了你,敢来挖老子的墙角,是不是上次那个乞丐!”

肖锋么?

谢如意低头思索着,走马灯一样将她和肖锋在一起的过程播放了一遍。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肖锋,更不知道那是不是爱情。

但是她不想思考,肖锋是结了婚的男人,是她最好的闺蜜的男人。

“王子豪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很莫名其妙吗,跟你有甚关系吗,你有什么资格窥探我的隐私,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去哪了,在我给你机会的时候你干了什么,你算老几啊王子豪,看看你的样子吧,真恶心。”

王子豪顿时怒不可遏:“你闭嘴,你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儿,谢如意,要我说几次你才能听懂,退婚不是我的意思,当时我也是有事儿!”

谢如意顿时哈哈哈大笑起来。

“是吗?”

“我怎么可能会骗你!”

“好啊。”

谢如意顿时抱着胳膊,兴趣盎然的看着他:“既然你口口声声的说不是你的意思,口口声声说你爱我,那好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证明。”

“真的吗如意?”

王子豪顿时又换了温柔的脸。

“当然是真的,既然都不是你意思,那现在就靠你的意思来吧,王子豪,放弃你的王氏家族继承权,退出家族,入赘我谢家,姑奶奶我给你这个机会。”

王子豪再一次呆住了,嘴唇哆嗦着,说不出一个字来。

谢如意耸了耸肩:“看清楚了么,这就是你,王子豪,你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得到我,玩弄我吧,当初费劲周折追求我,还请了策划团队,呵呵,但是我病了之后,你看到我身上的蛇皮鱼鳞,你第一时间不是安慰我,而是拉黑我,转眼就去了国外逍遥,你接我电话,口气冰冷,态度厌恶,我哀求你来陪我,你骂我,说我不自量力,我给你第二次机会,你听我没治好,转身就走,王子豪,你瞎吗,看不见自己多么丑陋吗?”

“我……我……”

王子豪脸色苍白如织,一句话都不完整了,这就是他,王子豪,肮脏下作的王子豪。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