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耍了一帮猴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混蛋!这哪里是宝玉,根本就是一堆破烂儿!

肖锋看上的这几块儿原石,根本就是一文不值,就除了点儿绿,根本就没开出一块儿完整的东西!

老张头第一个跳出来骂了起来:“什么破玩意,还以为你真有几把刷子,还宝玉,就根本的一块儿烂石头!”

他刚才也拍了一块儿,花了二十多万,开出来的东西不算好,但还是赔了。https://www.siluke.la

他就是个市井小民,刚才为了让许青山丢人现眼,在八爷的指点下大赚一笔,得意忘形了。

刚才根本没请示八爷,这让八爷很不爽,嘴上没说,但那八字胡,已经靠在那里似乎睡着了一样。

刚才那几个抱着试试看心态的家伙,也都是跟着指桑骂槐,骂骂咧咧的,全都是针对肖锋的。

这些人,在肖锋眼里都只是无知很滑稽,别人骂,他们就跟着骂,开出宝玉?

别闹了,能开出来就见鬼了。

肖锋是故意指错了而已,就像看看他们耍猴的样子,宝玉还安静的等着他呢。

玉老就在他身侧,不经意扫了一眼,顿时心里浑身一个哆嗦,因为他看到了肖锋低着头,那嘴角扬起来的戏谑微笑,仿佛看着一帮猴子一样。

他没来由的心里咯噔一下,这孩子,好深的心机啊,这帮自以为是的家伙,被他耍了还不知道呢,好可怕!

而那些下手慢的,一个个松了一口气,都在那里幸灾乐祸,幸好幸好,幸亏没有被这小子唬住,否则这几十万就打水漂了。

肖锋那一抹神秘的笑容,同样被许芷晴看到了,原本她想要张嘴把他叫下来骂一顿的,可是她看到肖锋那戏谑和嘲讽的嘴角,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恐慌。

他……他……他在戏弄这些人?这,这怎么可能啊。

可是当她揉了揉眼睛,准备去确认的时候,肖锋忽然擦了一下额头,抹了一把冷汗,拍着胸口说道:“吓死我了,幸亏没买,不然倾家荡产了。”

玉老额头上一层细汗顿时就下来了,这小子,不好惹!简直就是个戏精!

他这个反应,下面的人顿时一个个气的吐血,一个个不顾形象的骂了起来,甚至有人直接竖起中指。

这个蠢材,整的神神道道的,跟真的一样,结果就是瞎蒙的,这个害人精。

这种极端的针对一个人的行为,着实是少见,你小子是老天爷青睐给大家逗乐的吧,隔壁猴子都比不上你。

玉老下意识的抹了一把汗:“时间也不早了,诸位亲朋好友,咱们接下来的原石,一律五万起步,富贵在天,各凭本事!”

赌石大会已经到达了高潮,老张头忽然坐直了腰杆:“八爷,这块儿怎么样,我感觉能出好货。”

胡八爷刚才的事儿他可是记仇了:“一块儿废石。”他连眼镜都没推一下。

老张头有些着急:“可是我感觉能出好东西啊。”

胡八爷眼皮耷拉下来:“怎么,你在质疑我?”

老张头吓了一跳,胡八爷能来是给他女婿的面子,没有他女婿,他可不敢得罪这样的人:“哎呀八爷说的哪里话,我怎么能不信任你呢。”

“你刚才不是自己买了么,如果觉得这块儿能出货,你自己决定就是了,没准能出好东西呢。”

胡八爷皮笑肉不笑的说着,老张头顿时就头皮一麻,坏了,刚才得意忘形,这老东西记仇了!

老张头尴尬的手不知道该放哪。

肖锋眯着眼睛笑了起来:“张伯伯,我也觉得这块儿石头不错,您买下来,稳赚不赔。”

苏阳皱了皱眉头:“你要买就自己买,怂恿我们干什么,我们可承受不起你的好意。”

肖锋直接无视了他:“张伯伯,这石头真不错,您真不要?”

老张头本就尴尬无处发泄,一脸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你要买自己买,我可不敢信你。”

肖锋不禁忍不住笑了,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玉老,起拍啊。”

玉老点点头:“底价五万,开始叫价!”

然而屋子里一片鸦雀无声,有了前车之鉴,这会儿是没有人再愿意去赌了,这小子就没安好心,压根就是个臭无赖!

对相玉根本就是一窍不通,故意给大家添堵的。

而且这块儿石头其貌不扬,鸵鸟蛋那么大,坑坑洼洼的,十分不规则。

去掉菱角,也就鹅蛋那么大,要他们相信这块儿石头是石包玉,简直是做梦一样。

就算是有货,开出来,也就那么一点儿,五万块钱……稳赔不赚!

但是有人却也抱着犹豫的心态,因为这赌石相玉,绝对不能以貌取石,而且,石包玉这种宝玉,多半都是其貌不扬,但是里面都是干货!

可是一想到刚才那五块原石,全都是卖不出价钱的破烂货,顿时又坚定了这种想法。

一时间鸦雀无声啊,谁都没有加价,偏偏肖锋喊出了:“五万一千块。”

……

玉老额头有汗,这小子逗比的么,一般都是一万一万的加,最少也五千,这小子加一千?

其他人都嗤笑了起来,全都在看笑话。

老张头一家子全都稳坐钓鱼台,已经等着肖锋出丑,等着许青山骂街了。

可是偏偏却没有人继续往上加价,生怕再被他坑了,刚才的那几块儿原石全都赔了!

玉老吞了吞口水:“五万一,还有人加价么?”

没有人回应,整个会场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大家都瞪着眼睛等着看戏。

玉老额头上的汗水不断地往下落,这是他玩相玉一来,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五万一,一次,还有人加价吗?”

他连续叫了三次,无人加价,锤子落了下去:“五万一成交,恭喜这位老板,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钱货两清,童叟无欺。”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再次点燃了会场。

肖锋在他那破破烂烂的衣服兜里面抠扯半天,最后掏出了一把零钱……

一把零钱你能相信么?

“那个……玉老,我这只有一百八十块钱了,刚才的话还算数,底价十倍,最高二十倍,开出来我一分不差的给你。”

玉老都傻了,目瞪口呆的看着肖锋,半晌他才急促的呼吸几下:“不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是规矩!”

然后会场在沉默之中,忽然爆发出一阵哄笑,哄堂大笑,有人甚至直接捂住了肚子,笑的前仰后合。

这男人怎么回事儿,这个蠢材简直是天赐的一朵奇葩,这什么脑抽的操作?

“一百八十块钱,我没听错吧,唉呀妈呀,让我笑一会儿。”

说完就不顾形象的捧腹大笑。

老张头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肌肉抖动着,他拍了拍许青山的肩膀:“老许啊,我算是服了,你这女婿,果然是极品,不,神品,你这命,真让人羡慕。”

说着回过头去,不停地耸肩,要笑出内伤来了。

许青山嘴唇发紫,他哆哆嗦嗦的,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就怕自己一张嘴就会吐血,这何止是一朵奇葩,奇葩这个词儿配不上肖锋,窝囊废都是抬举他了。

被玉老拒绝,肖锋无奈的挠了挠头:“那,那你等我一会儿,我去跟我老婆要钱。”

面对众人的哄笑,他不但置若罔闻,反而真的一路小跑的到了许芷晴面前:“老婆,还差五万零八百二十块,你先给我垫上好不好。”

他这举动,简直是把奇葩这个词儿演绎的淋漓尽致啊。

许芷晴恨得咬牙切齿,死死的攥着拳头:“肖锋,你是个男人,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儿羞耻心么,你难道就不觉得丢人么,你脸皮得有多厚才能继续站在这里?”

肖锋丝毫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正因为我有,所以我才没有离开,让你帮我垫上啊,你也不想你老公被人看笑话吧?”

许芷晴被他这满嘴的歪理邪说给震住了。

她张嘴半天没说出一句话,她彻底失望了:“肖锋,石包玉是宝玉没错,但是那玩意万中无一,几十年上百年都不出一块儿,赌石相玉,越是到了后面,价格越高,但是里面掺杂的残次品也就越多,甚至很多根本就是废石残料,你到底是怎么了?”

然而肖锋却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老婆,我是你老公,相信我。”

他的眼神太澄澈了,没有一丝一毫的杂质,许芷晴又是一阵恍惚,他真的变了一个人么,为什么这几天总是觉得他不是那个窝囊废肖锋了,总是做些出类拔萃,却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让大家对他冷嘲热讽,嗤之以鼻呢?

难道他是个受虐狂?

“老婆,真的,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要是开不出来东西,你就给老娘滚出家门!!!”

许芷晴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几个字,她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

然而肖锋却认真的点头笑了起来:“那样的话我也没脸活着,死了算了,不过,老婆,我要是开出来呢?”

许芷晴被他烦的火冒三丈:“你要是能开出来,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句话本来是让他哪凉快哪呆着去,根本就没想过他可能开出来,根本就不作二想。

可是说完她自己也愣住了,这句话有歧义,而且,肖锋听完之后,火辣辣的目光看着她:“老婆,你说真的?”

许芷晴被他看得一阵燥热,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她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昨晚肖锋粗暴的对待自己,那种燥热就更加难以接受了。

“简直是无药可救!”

许芷晴从包里掏出了信用卡直接丢了过去:“行啊,就怕你没那个本事。”

信用卡拍在肖锋脸上之前就被他伸手捏住了,奉若珍宝一样攥在手心。

没有人相信他能开出石包玉,这赌石相玉这一行,能开出这玩意,能被说道好几年,绝对成为牛人。

“老婆,你就瞧好吧,等着做富婆就好。”

这话又是引起了一阵哄笑,这小子脑子绝对有坑,白日做梦呢。

他走到玉老面前,晃了晃信仰卡:“玉老,刷卡。”

玉老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年轻人,他阅人无数,也实在是摸不透。

“好,原石是你的了,小兄弟,回去开还是现在开?”

肖锋正要回答,苏阳却直接跑上来:“玉老,肖大哥说这是宝玉,咱们玉石一条街,几十年了没出过石包玉了,回去开多可惜啊,不如借此机会,让大家开开眼呐,要是真有,咱们玉石一条街,以后还不被踏破门楣。”

“对啊对啊,让我们开开眼!”

“就是就是,这种好事儿怎么能敝帚自珍,小老弟,当场开吧,让我们开开眼,哈哈哈……”

苏阳的话引起了共鸣,当然,大部分人都是抱着看笑话的心态。

不过a市玉石一条街确实几十年没有过石包玉这种稀罕事儿了。

许青山却气的抓耳挠腮:“混账,混账,这个臭不要脸的混蛋,气死了老子了,离婚,必须离婚,晴儿你给回去就跟着窝囊废离婚!”

肖锋对其他人的嘲笑置若罔闻,似乎他就是个二货,根本听不懂大家在嘲笑他挖苦他。

“行啊,那就开吧,不过玉老,开的时候按我说的开。”

不过说到这里,似乎又不放心:“哎呀算了,这种好东西,还是我亲自来吧,玉老,工具借我一用。”

所有人都是一阵哄笑,说他胖还喘上了,自己开?以为你是谁?

所有人都把他不当回事儿,当成是个笑话,但是玉老却很平和:“没问题,东西都在这里,你随便用,期待你能旗开得胜。”

“那就多谢您了。”

肖锋笑的很灿烂,仿佛他就是个二傻子一样,让玉老也一阵恍惚。

然而下一刻,笑声戛然而止!

在肖锋接开石的工具那一刻,仿佛一股气在流转,周遭都变得安静了下来,他竟然选择了纯手工开解,没用任何机械。

动作不快,但是每一下都是抽丝剥茧一样精细。

原石的菱角不断地脱落,而不是敲碎!

在他的开解之下,仿佛在雕琢一件艺术品。

许青山顿时皱起了眉头:“晴儿,这窝囊玩意,什么时候学会的开石解玉?”

许芷晴有些恍惚,是啊,他什么时候学会的?

看到他仿佛又一次变了一个人,自信而又认真的样子,许芷晴心里没来由的又涌起了那股慌乱浮躁。

他就是个窝囊废,都是假的,都是幻觉,他就是个没用的废材,我不用胡思乱想,他怎么可能开出石包玉呢。

老张头一家子都在那里好整以暇的准备落井下石呢。

而随着肖锋的一举一动,这块儿原石的石衣终于被剥落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玉老,他猛地站起来,茶杯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热茶在他的唐装上留下了一滩痕迹,冒着热气,他都浑然不觉。

大屏幕上一阵暖光,晃得人眼仿佛都睁不开了一样。

和田玉之美,润物细无声,每每有宝玉问世,剥开石衣,精光润物。

玉老哆哆嗦嗦的凑上去,小心翼翼的观看,顿时声音都颤抖了:“这是神品呐!”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