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AV拍摄指南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第三十四卷以约会为名义的战争VIP卷 第18章 战略转进

      曾有某位先哲说过,如果切片面包落地,一定是涂了果酱的那面朝下。所以当德意志看到海平面下冒出数十个黑点,并以极快速度从四面八方围上来时,纵使是铁血里出了名目中无人的小公主,都不禁吞了口唾沫。

    虽说脑残到去信奉深海,果断站到人类对立面,但灭世者们毕竟不是傻瓜。德意志几次三番打劫货船、掠夺核心、将护卫者杀戮殆尽,就算将证据销毁,仍然引起了他们的警觉。因此当她与斯佩伯爵甫一现身,驻守舰娘立刻按约定向距离最近的护卫部队发出了求援讯号。

    蚁多啃死象,何况这些‘次世代’虽说战术应对略僵硬,但个人战力与意志都不弱,不想殒命于此的少女唯有将探寻真相放在一边,寻思起如何成功离开。“斯佩”操作舰装一炮将半堵墙炸开,少女直接从破口跃入大海,还没来得及稳住身形,她就冲旁边的姊妹招手道:“情况有变,我们必须立即撤退!”

    乖巧应和了一声,体型像姐姐实则是妹妹的少女很快发动了引擎。眼见包围者们愈来愈近,德意志稍加思索后,很快有了主意。“让待机的无人舰队从北方发动佯攻,我们往南突围!”

    默默记下坐标以便日后卷土重来,姊妹俩迅速做好战斗准备,利用包围网尚未完全成型的机会朝来时相反方向驶去。可等距离接近到能看清对方容貌,认出敌人身份的德意志不免怀疑,她是否做了个错误抉择。“发现目标,开始攻击。”为首的金发萝莉相貌可爱,谈吐却冰冷得宛如机器,手中权杖转了两个圈,造型精美的杖首直指冲在前头的德意志。“以主人的名义,消灭她们!”

    “哼,区区冒牌货,有啥好得意的!”嘴上虽不服输,但德意志并未放松警惕,这些日渐增多的各势力舰娘们在被塞壬不计公本植入了黑科技后,已非可以等闲视之的角色。心知肚明没有交涉可能,狂气萝莉抬手就是轮鱼雷,紧接着一马当先扑了上去。

    脚踝处船舵造型的推进器立即转向,拦路者轻易躲过铁血方面的偷袭,脸上现出些许恼怒,她操纵舰装主炮还击同时沉声下令道:“来帮我,厌战!”

    面部表情同样冷若冰霜,得到指示的战列舰娘跨前一步,身后呈对称分布的巨大381mm已然锁定了开始与伊丽莎白交火的德意志。就在她准备开火之际,一连串炮弹破空而来,命中了她的侧面防护装甲。“休想伤害姐姐!”利用对方开火前为抵消后座力而停下的刹那空隙,略显木讷却不愚钝的斯佩伯爵直接来了轮齐射,少女同时舞动手中利爪,朝对手吹弹得破的脸蛋挠去。

    很想去关注姊妹的战况,但德意志此刻已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平心而论,这个仿冒的伊丽莎白战力比起之前的黑衣舰娘也高不到哪去,但她周身环绕的那面能量盾,却令铁血小公主倍感棘手。每当遭遇无法回避的致命攻击,它都会及时出现在弹道上,哪怕被鱼雷跟三联主炮轰得遍布裂痕,它依旧将舰娘守护得滴水不漏。

    倘若只有一个对手,德意志倒不介意继续跟她玩下去,反正胜利唾手可得。问题是越来越频繁落在身边的炮弹,时刻提醒着她形式的严峻,且不说半智能ai操控的无人舰队能拖住北面敌援多久,单就不断逼近的罗德尼纳尔逊跟威尔士亲王,就能令姊妹俩吃不了兜着走。

    听着背后斯佩受伤时的闷哼,又急又气的少女银牙一咬,把手中武器塞回qiāng套。“抱歉咯伙计,事后我一定会复活你的”嘴角发出微不可闻的致歉,她在舰装嘎呜嘎呜的叫唤声中五指屈起,猛地刺进了后者体内!

    似乎难以理解这种‘临阵杀队友’的操作是何用意,与之缠斗的伊丽莎白不由停止了攻击。破釜沉舟的某人可没兴趣去解释,如法炮制很快从陪伴自己的两条鱼型舰装体内挖出了两块漆黑的深海核心,并毫不迟疑将其塞入口中。

    苦涩、腥臭、还伴随剧烈的反胃感,哪怕并非初次尝试,德意志的脸依旧扭曲成一团。“呃呃呃啊啊啊!!”整个人以orz姿势跪倒在海面,少女暴露在外的肌肤迅速开裂,无数漆黑的液体从中涌出,把她变成了一坨蠕动的黑泥。

    并没给对方偷袭的机会,黑泥就像出现那般突兀褪去,露出了铁血舰娘的身影。“嘎呜”回首看了眼双目一片黯淡,正缓缓沉入大海的舰装,德意志狰狞的表情现出一丝不忍,但很快被愤怒与癫狂所取代。穿着绑带皮靴的脚在浪尖一踏,少女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厌战,快---”意识到不妙的伊丽莎白话刚出口,一只戴着黑色皮革手套的小手就捏住了她的脸,将其后半截命令给顶了回去。伴随巨大咆哮声,俨然像是人形高阶深海的德意志朝前跨出一步,手中用力将皇家舰娘摁进海面,并随即压了上去。等冲天而起的水柱消散,之前鏖战不休的二人身影早已消失,唯有不断浮起的气泡诉说着海面下正进行着一场死斗。

    “陛下!”就像德意志时刻关注姊妹战况那般,与斯佩伯爵缠斗的厌战同样时不时留意战友安危。见伊丽莎白被压制,她对准正在机动的银发少女又是轮齐射,很快抛下她转身欲走,但后者早就填充完dàn yào,自不可能错过此良机。“你的对手是我!”

    完全展开几乎有一台三十寸彩电大小,锋利的巨爪这回终于逮住了目标,锋利的爪尖刺入舰装,直接将其撕下一大块。陪伴左右的铁血舰装抓紧机会鱼跃而起,张开的血盆大口用力合拢,死死咬住了斯佩伯爵制造出的弱点,看起来像级了一只扑在野牛背上的母狮。

    铁血舰装所仰赖的,可不单止尖牙利爪,口中隐藏的能量炮早已蓄势待发,作为真正杀招直接轰了出去。被光束洞穿小腹,厌战惨叫了一声跪倒在海面,犹自不甘调转炮口想攻击黏在背上的舰装,但另一头舰装很快扑了上来,从侧面咬住她的肩膀。

    “无辜的灵魂,安息吧。”缓步上前的少女伸出巨爪捏住对方天鹅般洁白的脖颈稍稍用力,很快让后者彻底倒下。唤回舰装喘着粗气,留意到从天而降的数发炮弹,斯佩伯爵赶忙进行机动闪避。可惜与之前不同,对手数量增多导致了她的顾此失彼。“呜嗯!”权衡之下躲过了朝面门飞来的炮弹,肩膀被击中的少女不由发出痛呼声,瞅了眼完全炸开的外衣,以及其下血肉模糊几可见骨的香肩,她明白自己一只手已经彻底失去战斗力了。

    “可恶,哪怕是假货也喜欢以多欺少...”自顾自发表着抱怨,边闪避边还击的斯佩伯爵抽空低头问道:“姐姐怎么样了,能联络上她吗?”“嘎呜嘎呜?”“没消息?麻烦了。”瞅着气泡不断的海面,银发少女用手将挑染的那撮红毛拂开,天蓝色眸子锁定了从三个角度缓缓靠近的战列舰舰娘们。

    凭借转化后被赋予的知识,她已经认出了三女的身份:有‘bigseven’美誉的纳尔逊姐妹,外加同样声名远扬的威尔士亲王,哪怕她们全都逊色于本体,自己依旧没有任何胜算。

    但对斯佩伯爵而言,趁机逃跑的选项早在一开始就被她所放弃。“抱歉,没得到姐姐下落我是不会离开的。”用有些惋惜的口吻对自己的舰装表达了心意,少女继续闪避炮击同时抽空简单处理了伤口。“把全部dàn yào和燃料都用上,我会创造机会让你们再来一次刚才的配合,明白吗?”

    察觉到半身的觉悟,外表可怖的机械生命体彼此对视一眼,很快冲远处的皇家舰娘们发出震天咆哮。它们身体外侧的三联装重巡主炮,也锁定了距离最近的威尔士:后者已经拔出了指挥刀,身侧两门四联装主炮与同样数量的双联副炮协同开火,制造出密集且致命的弹幕。

    投掷出四枚鱼雷,让其呈水平线冲向对方,斯佩伯爵刚想利用纳尔逊规避的机会袭击威尔士,波涛阵阵的海面突然炸裂开来。浑身湿透的德意志从中蹿出,手中qiāng支直接顶在了对方脑门上。“zumabschied”毫不迟疑扣动扳机,靠之前撞击将能量盾粉碎的狂气萝莉一个后跳,落在了又惊又喜的斯佩伯爵身旁。没给后者开口的机会,她一把拽住了对方腕部,丢出两枚鱼雷同时朝威尔士亲王的方向冲去。

    仓促间反应慢了一拍,银发萝莉直等到劈头盖脸吃了几发副炮,这才将速度提升到能躲避流弹的地步。“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几次欲言又止,她看着前方的身影最终还是按捺不住问道。

    “没事,一点小小的后遗症,大不了回去后换个新的躯壳”

    “可是...你身上全是血”

    “死不了死不--呜咳咳咳!”朝旁边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以不规则路线前进的德意志脸上带着有些狰狞的笑容回过气,冲远处正气急败坏追来的纳尔逊姐妹竖起中指。“来啊,你们这些慢吞吞的杂碎,你们的主子绝对不会给你们装加速引擎,老老实实吃灰吧”

    虽说德意志表现得若无其事,甚至比之前还要精力充沛,但作为对方的姊妹,斯佩伯爵还是感应到了对方的真实情况。“姐姐...你受重伤了,对吗?”

    脸上浮夸的笑容渐渐消失,好不容易突破防线的灰发萝莉沉默良久,这才用另只手掏出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芯片。“这是那些混蛋往海里投放深海核心的坐标,还有我之前拍的照片。如果...我有什么万一,你一定要返回大本营,把它交给俾斯麦大人。他们如此煞费苦心,绝对有个不可告人的---”

    “不行!”避过了又一枚从头上飞过的炮弹,察觉到对方以肉眼可见速度衰弱下去,斯佩伯爵二话不说弯下腰,用自己尚能活动的左手将对方抱在怀中。“姐姐,抓紧我的脖子。”叮嘱同时回眸望了眼已经开始减速的两位皇家舰娘,明白即将到来的打击命中率将大大提高,她赶忙低头吩咐道:“全功率开启,准备回避范围炮击!”

    有气无力挣扎了两下,见对方态度坚决,油尽灯枯的德意志也只能躺在对方怀里。“千万...别原路返回,十有...有陷阱,不能暴...露大本营...位置。去南边,找...威尔士。”挣扎着说完话,灰发萝莉很快脑袋一歪,瘫软在姊妹怀中不再动弹。

    很想停下来仔细检查对方伤势,亦或是用舰装空间里储备的紧急修复剂替其处理一下,可惜耳畔回荡的尖啸,让斯佩伯爵不敢停下脚步。凭借着战士的直觉,她忽左忽右在大海上狂奔,甚至不时来上一记近乎直角的拐弯,从天而降的弹雨纷纷落空,在她附近制造出大小不一的水柱。

    真该死,她们的dàn yào储备怎么这么多,这又是那些个什么‘塞壬’的技术吗?懊恼着自己缺乏超长程联装炮,只能被动挨打的少女听着怀中有节奏的呼吸声,心头大石稍稍落下几分。可惜她忘了自己身处乃是战场,并很快为自己的分神付出了惨重代价。

    “呃啊!”好像被榔头砸中脑袋,bào zhà冲击波让斯佩伯爵一个踉跄,差点失去平衡摔倒在海面。发出闷哼的少女手忙脚乱接住差点滑落的姊妹,强忍着后脑勺的痛觉重新将有所减缓的航速提升,眨着眼皮努力将流进眼眶的鲜血赶出去,她用低沉嗓音冲满脸忧色的舰装下令道:“给大本营发送讯号!”

    “我们遭遇敌袭,现正前往预定集结点c,队伍中有伤员,请求提供支援。”注意到远处海面上又冒出了一排黑点,意识到那是第二梯队敌军的斯佩伯爵顿了顿,面色平静补充道:“给那个什么‘幻想乡’也发送一份吧,好歹是盟军,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