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鬼医凤九 武道神帝叶辰 AV拍摄指南

《提督的二次元大冒险》第三十四卷以约会为名义的战争VIP卷 第49章 先手

      通体金色的外观,让ms看起来跟敌人仿佛有什么py关系一般,好在宁海及时将己方识别讯号录入数据库,这才没出现‘友军火力误伤’的尴尬事件。“嘿,韦斯达先生改装驾驶框体后,你难道没及时修改os讯息吗?”

    “咿---哈欸?”正像个周末去动物园的孩子般兴奋得大喊大叫,明显开始上头的某人直到宁海第二次呼唤,这才稍稍冷静下来,眨巴着眼一脸懵逼转头看来,她沉默了好几秒钟才疑惑地问道:“os是啥?”

    虽说早对姊妹这大而化之{zhi shang qian fei}有所觉悟,但在听到答案的刹那,宁海还是涌出一股骂人的冲动。之前她还感到奇怪,为何驰援前线过程中周围时不时会有来自友军的攻击,若非姊妹俩同调后感知与对机体的操控精度大幅上升,指不定半路就得因伤退场。现在真相大白,原来平海压根忘了这茬事。

    开弓没有回头箭,世上更无后悔药。身处战火纷飞之地,再去计较之前的疏漏已无济于事,东煌舰娘也唯有将这件事记在账上,等回去再跟某人计较。“巴宁格队长是吧?玖尔小队按hq要求,来进行支援作战。”

    朝再度袭来的敌人又是几记点射,将其逼退的队长还未及多想,就因某个名字被转移了注意力。“等会,你什么时候跟那个别扭的小屁孩一起行动了!?”

    “你才别扭,你个不懂礼貌的自然人!”通讯屏幕上的东煌少女突然被挤到一旁,气急败坏的某人使用了强硬手段,直接插入二人谈话中。“整天拽得二五八万,也不知道哪来的资格…”

    充分演绎了何为‘翻脸如翻书’,对上可爱恭顺的宁海尚有几分和颜悦色的老兵,听闻第三者抱怨瞬间直接拉下脸来。“就凭我年纪比你妈都大,伊扎克·玖尔。如果你还记恨当年训练赛被我3--0的屈辱,大可带你的后宫直接回去,第四小队仍能完成任务!”

    耳畔缭绕着同样倔强而高傲二人的争执,眼前是正在重整阵型试图反击的大批敌军,偏偏身边姊妹还惟恐天下不乱地举起双拳,满脸兴奋地自言自语着‘打起来’‘教训教训他’之类的台词。想了想先是一记爆栗将平海敲醒,宁海清了清嗓子正准备插嘴,屏幕一隅突然又闯入了新成员。

    “巴宁格队长,你的队伍减员已经达到40%,想完成后续任务必然会付出惨重代价,克莱茵大人不希望你这样的老将牺牲,特地下令后备队的我们进行支援,请理解她的一片苦心。”姿色上佳的年轻女性语调温和,内容则有理有据令人难以辩驳。先是一番话将巴宁格讲得无言以对,她这才用有些宠溺的语气转而劝诫起争执的另一方。“伊扎克,你都是孩子她爸了,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让人给说了,宁海想了想也就没再打岔。无视掉某人‘他俩难道是夫妻’的八卦,舰娘操作ms避过两道离子光束,随即用肘部轻顶身边的平海。“别分神,敌人又扑上来了。”

    “放心,我一直有留意呢!”不知是吹牛还是确有其事,迅速切换到‘认真模式’的少女双拳互击,目光则锁定远处体积庞大的风暴战舰。“帮我把它干掉,姐姐!”

    --------------------

    出于某些考量,王志虽然给双海下达了‘保护自己安全’的命令,却没对其活动区域和行动细则做出规定。从他的角度,这是不欲出现‘瞎指挥’情况:俩位东煌舰娘诞生多年,战斗经验自然极其丰富;而且跟素来独自行动的纳尔逊姐妹不同,平海宁海更习惯并肩作战,其配合程度与前者明显不一个档次。与其像蒋校长那般乱点鸳鸯谱,导致她俩束手束脚,还不如解放两位东煌舰娘,令她们能够根据战局自由发挥。

    ‘江阴号’现身于此,就源自平海建议,少女虽说有好斗冲动一面,却也具备敏锐的直觉。双方前锋刚刚交手,她就产生了某种强烈的既视感,而当战舰释放出搭载的机动战士,全炮门开启加入战斗时,她这才恍然大悟——自己早就见识过这种战术,甚至亲身参与过多次。

    数量较多的普通ms,构成了防线的基石,它们三三两两组成小队,靠配合将敌方大部队分割成小块,以便在局部形成数量或质量优势;体积庞大的战舰突入战局,将后方hq指令传达至前线,并在提供远程压制火力同时,担负起临时补给修理的功能;而那些明显是由王牌精英们驾驶的特制机{比方说刚刚还在跟巴宁格拌嘴的伊扎克,就驾驶着一架全白色的独特机动战士},则当仁不让化身为攻无不克的尖刀——拯救己方岌岌可危的战线,消灭敌方队伍中的精英,或是撕开防御严密的敌阵...所有类似棘手的工作,都交给他们去处理。

    将ms替换成舰娘,王牌ms视同原型舰,再在把交战地点从星海变作蓝天下的大海,这俨然就是由时任新人提督的雷泽尔发明,并被各国海军广泛采纳的‘舰娘--人类’协同作战体系。就连兼补给、联络、抢修、支援职责一身的宇宙战舰,也在华夏体系中占据了重要位置:其上搭载的提督,可以近距离观察战场,及时修改战术;技师们则负责修理舰装,补给物资,甚至视情况给受伤舰娘们进行治疗。

    制定战略的是决策层,规划战术的是前线指挥,而处在交战一线的士兵,只需要执行命令。此时尚不明白两个世界拥有雷同度极高战术意味着什么,只是单纯将其视作偶然的平海稍稍踌躇,很快就有了取舍:当基石,大材小用;做多功能中继点,没那个资本;为今之计,就是去当个清道夫----把那些试图突破防线的星灵都杀了,后方的王志自然安全无忧。

    谈起阴谋诡计勾心斗角,平海自认没啥能耐,但要是打架,她可从来没怕过谁。深海如此,塞壬如此,星灵更是如此。“呔!!”娇喝一声扭动腰部,少女上身后仰就是一式后空翻。遍布作战服的感应装置很快捕捉到她身体各处细微变化,并将其以讯号方式传导至机体上。似慢实快抬起腿,正冲向目标的钢之巨人速度不减重复了驾驶员的动作。在辅助喷射口加速下上挑的脚尖,准确击中了风暴战舰那呈半圆形的前端蓄能装置边缘。

    单较体积,江阴号在风暴战舰面前就像猫咪比之成年亚洲象;但在姊妹同心与ms升级改造加持下,今非昔比的舰娘依靠巧劲,成功打乱了后者的节奏。巨大锋利的边缘直接上抬,使其末梢的能量球受到严重干扰,初一发射就偏离弹道,最后化作一个光点。

    重力的消失,在宇宙战是柄双刃剑。被反作用力推得像个保龄球不断翻转,驾驶舱中的平海只觉得头晕目眩,赶忙用意念开启ms各处的喷射口,抵消力道以获取平衡。但她本人专注于自机,并不意味着就放过了同样短暂失衡的敌人,她坚信自己的姐姐,会像过去那样抓住机会补上致命一击。

    事实也证明,平海的期待并非没有依据。“炮击模式,转换!”多年使用舰装的技巧被活用在了ms上,宁海怒喝着把手往前一挥,机动战士背后的两根手臂粗细炮管迅速升起,弯折九十度后抵在了双肩。与头发同色的眼瞳倒映出巨大的敌舰,少女以肩膀作为支架,愣是在机体旋转尚未停止的前提下锁定了目标,并抓住机会给出了指令。“齐射!!”

    m2000gx型高能长程光束炮,因消耗能源惊人,原本只搭载于大型ma与个别配置了核能引擎的王牌ms上。不过凭借与王志的裙带关系,某位东煌少女还是软磨硬泡让苦逼的眼镜技师在改良机体时将其装上。胳膊粗细的红色能量光束喷涌而出,吞噬掉沿途的一切,最终命中了风暴战舰后端的底部---比起有平海这位战斗天才的江阴号,它恢复平衡的速度要慢上许多。

    被驾驶员们亲切唤作‘战舰湮灭者’的光束炮,其威力纵使是星灵的主力战舰亦难以抵挡,金光闪闪的装甲连带外层离子护罩瞬间熔化,高热甚至将驾驶室连同内部的星灵直接汽化。直到光束透体而过,余晖顺势将艘处在弹道上的虚空辉光舰戳了个大窟窿,作为目标的风暴战舰这才在内部殉爆下炸得粉碎,只余下残骸碎块在宇宙空间飘荡。

    让光束炮回味继续充能,面色苍白的宁海强忍呕吐yu wàng晃了晃脑袋。跟在海面上摇来摆去不同,这种仿佛全天候住在滚筒洗衣机的感受,糟糕得让她甚至后悔出发前托大没吃晕船药。“距离下次发射还有六十秒钟!”跟姊妹通气同时,亦不忘开启头部格林机炮,把一架试图偷袭巴宁格的凤凰战机赶走。利用空隙掏出腰上容器,将吸管插入摄取了少许电解质饮料,感到情况有所好转的宁海不满道:“你就不能等战斗结束再玩?我可不是特a级斗士,素质没你那么棒!”

    “可是我也不是特a级啊,我只是个b级的小斗士呢嘿嘿”知道对方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平海笑嘻嘻吐了吐舌头。口中辩解同时,她赶忙开启了与cic联络转移话题。“美铃,局面如何?”

    “密涅瓦号很感谢你们的帮助,要不他们真奈何不了那艘风暴战舰,总躲在后方偷袭真的很棘手--”稍稍停顿了一下,似乎在与其他人交流的少女很快下达了新指示。“塔丽亚大姐说,你们还是尽快撤回来为佳。如果敌人两翼封锁退路,就算是新锐机体,也很可能出事。”

    因为平海特意将通讯外放,所以cic的提醒宁海也听了个一清二楚,其实就算对方不提,她也已经注意到那些星灵战舰,正像栖姬受伤后满腔怒火的高阶深海亲卫那样从四面八方涌来。甚至数架凤凰战机,正凭借机动性试图绕到后方,将她们与正且战且退的玖尔小队跟不死身第四小队隔离开。

    不光我方战术类似舰娘,敌方表现也像级了深海呢。要处理的事堆积如山,东煌舰娘也唯有将疑点暂且放下,专注于手头的任务。“感谢提醒,霍克小姐。”从身边人那夺走了机体控制权,将武器系统交给对方摆弄的少女在表示感谢同时,悄悄开启了设置于ms头部的摄像头。

    屏幕中孤傲悬浮、宛若藐视万物的魔神周遭空空荡荡,说明那个人的安全可谓稳如泰山。即使早就从提督网络明了这一点,可每当激战暂告一段落,少女还是会不由自主用肉眼去确认。神情复杂注视着屏幕良久,直到平海与cic的交谈声止歇,她连忙将显示屏上的画面切断,然后有些做贼心虚地问道:“下个任务区域是哪,左还是右?”

    满脸鄙视仿佛在看个傻瓜,相貌有些you chi的平海直看得对方有些发毛,这才噗哧一下笑出声。“姐姐你是不是太累犯糊涂了,这儿可是宇宙空间欸,别说上下左右,连东西南北都不适用好不好”

    “要你管!”因为紧张犯了常识性错误,没脸皮指鹿为马嘴硬的宁海唯有将怒火宣泄在围堵的星灵上。挥动‘龙爪’直接锁住一艘逃跑不及的凤凰战机,无视其机翼上离子炮打击将之撕成三瓣,操作江阴号返回己方阵线,宁海这才干巴巴道:“还有没有新命令,没有我们就回去了----”

    “别急啊,战打到这份上怎么可能一点问题都没有?只不过我们身份特殊,发号施令者不便下令罢了!”

    “要你管!”因为紧张犯了常识性错误,没脸皮指鹿为马嘴硬的宁海唯有将怒火宣泄在围堵的星灵上。挥动‘龙爪’直接锁住一艘逃跑不及的凤凰战机,无视其机翼上离子炮打击将之撕成三瓣,操作江阴号返回己方阵线,宁海这才干巴巴道:“还有没有新命令,没有我们就回去了----”

    “别急啊,战打到这份上怎么可能一点问题都没有?只不过我们身份特殊,发号施令者不便下令罢了!”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