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万古天帝聂天

第九百零二章 醉酒的墨正勋

      萧齐?傅屹然俊俏的眉头微微一蹙,这个人不是y国第一将军的女婿?他跟萧齐做什么计划?

    傅屹然陷入沉思,墨正勋还在不停的灌着酒。

    不知怎么的,傅屹然今天就是千杯不醉,面对墨正勋的劝酒,傅屹然时刻都保持着清醒,他说的每一句话傅屹然都记得十分清楚。

    知道墨正勋喝的有些神志不清,傅屹然立刻将林雅和墨梓叫了过来。、

    “伯母,是我失了分寸,伯父肯能喝醉了。”

    傅屹然略带歉意的看着林雅和墨梓,林雅朝傅屹然摆了摆手道:“没关系屹然,你伯父也是开心,这不怪你”

    林雅示意管家将莫正勋扶到卧室,转身对墨梓说道:“墨墨,你和屹然晚上都住家里吧,这么晚了屹然也别折腾了。”

    墨梓黛眉微挑,充满期待的看着傅屹然,傅屹然的表情有一丝抗拒。

    “不了,燕洵在外面等着,我先回去了。”

    傅屹然礼貌的拒绝了林雅,墨梓的期待的眼神瞬间转为失落,“好吧,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嗯,知道了。”语毕傅屹然走到门口处,回眸望了一眼墨正勋房间的方向,目光停留片刻便离开了。

    墨梓将傅屹然送到车上,望着他决绝离去的背影,不禁一阵黯然。

    明明他已经不记得乔安了,为什么还这样防备着她呢?难道是她的魅力不够吗?

    而此时坐在车上的傅屹然,心思完全不在墨梓的身上,今天的这顿饭他吃的算是满足,趁着墨正勋的醉意,他确实获得了很多重要的商业信息。

    “燕洵,明天去查一下萧齐和墨家合作的是什么项目。”傅屹然语气严肃的说道。

    “好的,对了少爷,今天墨正勋回来时乘坐的也是萧齐的车,在路口处才下车换自己的车。”燕洵恭敬的汇报道。

    他心中不禁对少爷暗自赞叹,原来让他等在路口是为了发现些什么。

    这一条信息让傅屹然再次确定这件事并不简单,他知道即便燕洵看不到什么,也能问出墨正勋今天去了哪里,不过如此更加确定而已。

    傅屹然俊俏的眉头挤出一道沟壑,他狭长的眼角微微一挑,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笑意。

    “看来这个墨家,有点意思。”

    他修长白皙的手掌轻抵下颚,车子一路向傅家别墅驶去,傅屹然眸光深邃望向车外的某处,脑海中忽然闪现一个身影,这是一个女人的身影,模糊又熟悉。

    最近这几天他总是出现这样的幻觉,每一次这个身影不断向他靠近,却有一点点的在疏离,任他怎么用力都追不上。

    “燕洵,前面靠边停下。”傅屹然淡淡的说道,语气里夹带着一丝哀愁。

    该死,为什么头这么痛,难道是刚刚的酒精刚起作用吗?

    “少爷,你没事吧?”燕洵眸光关切的看着傅屹然。

    虽然他从墨家出来时是清醒的,但身上的酒气依旧很浓,说到底现在还是大病初愈,还真担心少爷的身体会不会吃不消。

    “没事,这点酒根本不算什么。”

    是啊,他可是千杯不醉的,起码到目前为止,还没见过有谁能把他喝趴下的。

    两人就这样在街边走着,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对璧人……尤其傅屹然这俊美容颜和一双无法不引人注目的大长腿,即便是夜里,在路灯的映衬下,也是魅力不凡的。

    傅屹然仿佛想起什么似得,忽然开口问道:“对了,你说你前几天去照顾孩子?”

    燕询顿时一愣:“哦,是的少爷。”

    “谁的孩子?”

    傅屹然的追问让他有些失措,之前在办公室讲了一半,少爷就不让他再说下去了,现在又主动问起,这是几个意思……

    不过在回来前,乔安特别嘱咐燕询,暂时不要将孩子的事情告诉傅屹然,第一事情还没结束,第二傅屹然现在的身体,在没有自己恢复之前,医生说不能受太大刺激,如果让他知道现在的未婚妻是曾经谋划傅家的人,恐怕少爷是会大怒的。

    “ 没什么少爷,就是您曾经的一位友人,有事情在身所以让我帮忙照顾。”

    燕询只好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这个借口也乔安教他的。

    失忆的事情傅屹然自然是知道的,所以忘了几个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他自然不会起太大怀疑。

    “看来你还真是热心,是不是我住院的时候把你闲着了。”傅屹然狭长的眼角微挑,语气调侃的说道。

    这个燕询就是脸皮薄,但凡别人的调侃,他都认真的不得了。

    果然,被傅屹然这样一说,燕询的连顿时一阵泛红。

    “不……不是的少爷,我以后不敢了。”燕询忐忑不安的回答道。

    虽然燕询在外人面前十分成熟稳重,跟随傅屹然多年气质自然也有几分相像,但在傅屹然面前,他却毫不吝啬各种示弱的态度和表情。

    “好了,跟你开玩笑的。”

    傅屹然见燕询一脸认真的表情,不禁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这几天会很忙,必须打起精神。”傅屹然神情严肃的说道。

    燕询有所察觉,自从今天下午傅屹然到了墨氏集团后,情绪就有些不对,直到今天看到萧齐的车,多半这个墨家又要打什么鬼主意了。

    “放心吧总裁,明天我先去萧家看看,我一个哥们的弟弟,就在萧齐身边做保镖。”燕询眸光坚定的看着傅屹然说道。

    “好,回去吧。”

    傅屹然满意的点点头,二人回到车内返回傅家别墅。

    这样的夜色确实迷人,但傅屹然的心里确是空荡荡的,和墨梓相处的这些天,他丝毫没有恋人的感觉,甚至有时还想逃避,这让他十分困惑。

    月光将车影拉长,傅屹然俊美却显得疲惫的面庞轻倚在窗前,心中一阵五味杂陈。

    第二天早上十点钟,伊美尔城内。

    “你们听说了吗?z国好像有什么大预谋啊!”

    “什么啊?又是八卦吧。”

    街边上两个青年男子小声议论着,其中一个抱着公文包的青年推了推金属边框眼镜。

    “不会,我有亲戚在z国,他说他们都准备移民了。”青年津津有味的说道。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