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万古天帝聂天

第二百七十八章 封魔谷

      龙腾笑道:“人生苦短,数十寒暑而已,最惬意者,莫过于醉卧美人膝,景儿说对吗?”

    叶美景理着龙腾的发梢,笑着说道:“这世上并不是只有男人,也没有那么多的酒鬼。至于‘醉卧美人膝’几字,倒也不是每个人都能体验的到。”

    龙腾依旧闭着双目,庆幸的说道:“那倒是!首先你得会饮酒,其次还需要像本王一般好运气,讨个天下第一美人做妻子。”

    叶美景啐道:“你怎这么多话?告诉我,你又喝了多少?”

    龙腾闻言,睁开眼睛,想了想才道:“我一向不服郗风,今次算是对他五体投地了。”说着伸出右手五指,“我们喝了五十斤!不过郗风这厮多饮了一坛。”

    叶美景横他一眼,气道:“酒有什么好喝的?你们两个怕是自小在酒缸里泡大的吧?”

    龙腾想起幼时曾过有人拿毒蛇泡酒,不由得一激灵,撇了撇嘴说道:“天底下还没人有胆子喝用我和郗风泡的酒。”

    叶美景见他胡说八道,没好气的叹道:“以后可不兴这样了?你瞧见没,凰儿都不愿意搭理你了。”

    龙腾笑道:“她爱不爱的我不在乎,你呢?你喜欢不喜?”

    叶美景登时玉脸飞霞,不胜娇羞。手足无措了半晌才说道:“许是我前世欠了你,你怎样我都觉得喜欢。”说着,俯身在龙腾的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龙腾哪还不心领神会?当即一翻身便将叶美景压在身下。叶美景双臂无力的纠缠着他的脖子,一张俏脸随着剧烈的喘息变得越发红润。龙腾瞧得yu huo升腾,正欲伸手去解她的衣衫,脑海中却募的记起日间在县衙做客时见到的那些舞女。一时间只觉得叶美景真心待己,自己却偏偏记惦着旁人,真是大大的不该。当初南宫燕之所以恨他,全是因为他心思把持不定,与龙九好上了。想罢,便在内心暗暗发誓,不能再重蹈覆辙,绝不可再有负心之举。

    正思索间,却听叶美景叹道:“唉,真是急死人了,景儿每日里不断进补,总是没有身孕。若不能给你生个一儿半女的,景儿都没脸见你了。”

    龙腾一怔,立时变得不安起来。一想到叶美景毫无保留的对待自己,龙腾更觉得没脸见人。但见叶美景自责,他终是不能不管,当即劝道:“从前是我不好,咱们以后多努力就是了。咱们命里要是有,终究会来,也不争这一时三刻。”

    叶美景道:“我大姑姑在与姑父成亲十年后才生了凰儿,难道我们叶家女人……不对,不对。那小姑又怎么说?”

    龙腾哪管得了这么多,柔声细语的安慰了一阵,这才双双睡去。

    第二日一早,凤天兆便凤凰来叫龙腾。众人早餐饭罢,凤天兆便留下龙腾与郗风二人,垂问关于封魔谷之战一事当如何处置。

    龙腾说道:“昨日里听林夏玉说起绝情殿主,这人姑父是识得的。她便是当日在潘夜城与凌彦章苦战千余招的封娇娘。前些日子我带着萧长安之女去向她求救时,亲眼目睹她在我面前咽了气,可眼下她却死而复生,是何道理?”他自与叶美景结亲之后,便改口叫凤天兆姑父了。

    郗风亦说道:“姨父,那霸王幽灵船的教主也是死在你与先父面前,此贼也名列八大教主之上,难道世上当真有让死人复活的手段?”

    凤天兆想了想,说道:“当年恩师授艺之时曾经说过,世上武学分为三家。江湖上曾经有这么一句流言,说传统武士一脉是在生的一端制造死亡,法系族人则是在死的边缘博取生存,道家诸人则是在生死之门来来回回。在道门之中有幻影一系的武学,便是操控死灵的最好例子。传言说有些人或者动物在死亡之后,他的灵魂仍旧执着于生前未竟之业。”

    郗风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些话我曾经听夏柯说过,他说这一类介于生死之间的东西,被称之为不死系。”

    龙腾奇道:“你什么时候听夏柯说的?他不是死在我……”说着,他似乎也明白了,指定是夏柯死后执着于影魅之刃,变成了那什么不死系的玩意。

    凤天兆点了点头:“风儿说的不错,在道门一派中,圣系武学便是专门用来对付这些不死系之物的。常言道,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这些类似于死灵的不死生物在历年间对玛法大陆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害,因此我道家师祖才分离出神圣一支专门对付这些东西。”

    龙腾想起凌彦章当日之言,便道:“凌彦章这狗头说什么圣系武学得自暗月之力,以月之精魄对敌,只不过用来伤人则显威力不足,是这样吗?”

    凤天兆笑道:“武学道术倒是这位师叔学得颇为精通。他所言不虚,圣系武学一共有三层境界,分别为月魂断玉、月魂灵波以及月明波。月明功用来与人交战稍显不足,但是对付不死系的怨灵却又奇效。”

    龙腾闻言,心道:“我怎生想个法子把这老狗诓来帮我对付那些什么死灵呢!哎哟,这老狗帮我破了屈克的大军,要来找我借影魅之刃,该当如何处置呢?”但想到昭嗣身死已久,凌彦章却始终未在现身,他不免心中惴惴。

    凤天兆又道:“清明师叔广招天下豪杰赴腊八英雄会,今天已是冬月初了,咱们还是要尽早动身,到时群雄聚在一起,在一块儿商议拿个主意才是。”

    郗风点了点头:“不错,边境城一路北上,经比奇、白日门再到封魔谷,路程之遥不下千里,咱们人数众多,又有不少女眷,可不得早些出发。”

    龙腾本欲反驳,但郗风言辞无懈可击,当下只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附和道:“是了,一切等到了白日门再说吧。我还有些事要嘱咐林夏玉一番,你们先收拾行囊,等我从衙门回来咱们就出发。”当下龙腾又去见林夏玉,嘱咐他传令众军不可妄动,并知会沿途的将令做好准备,只待封魔谷一破,立时便四下起兵,剿灭奸党。林夏玉自知魔教势大,哪里敢轻举妄动,当下也嘱咐龙腾注意安全,盼着他能早日传出捷报,手刃凶徒,还天下苍生一个清平世界。

    当下众人准备妥当,便朝封魔谷去了。一行人老幼妇孺皆有,赶起路来颇费周折,堪堪到腊月初一才到。

    封魔谷位在白日门的西北,自比奇北上,经白日门的沃玛森林后便是封魔谷地界。因历代与魔教对抗的战争中魔教徒都是在封魔谷被制服的,因此这个地方才被人称之为封魔谷。谷中有一座大城,称为封魔城,是后来官府为了纪念玛法人对抗妖邪时不屈的精神而建的,制式与沙巴克城无异。只是此地地处极北,武林人士更喜欢武功绝学为天下之最的白日门和景象繁荣的比奇城,因此很少有人涉足封魔谷,这座大城在建立不久后便荒废了。

    方从沃玛森林西入封魔谷,便见毒蛇谷的三人在入口处候着。龙腾陡然见到三人,亦是欢喜不已,笑着问道:“你们也有脸到封魔谷来?也称得上英雄么?我来问你,最近这段日子里,可又有为非作歹之事?”

    颜长海等人羞愧难当,齐声道:“大王整日谆谆告诫,我弟兄怎敢阳奉阴违?如此赖老恩师不弃,重新将我等收入门墙,过去的那些荒唐事倒是不敢再做了。”

    龙腾道:“不敢自是最好,若是让我知道你们骗我,休怪我无情!”

    刘长庆赔笑道:“大王说笑了,我们哥仨向天借个胆子也不敢骗您啊。今日我们奉师父之命,来到这里是给你们当使唤孩子的,有什么端茶递水,捏肩跑腿的活儿大可吩咐我们弟兄。师父听说您让我们哥仨改邪归正,对您可是推崇的紧呢?”

    龙腾心中窃喜,只道是干了一件天大的好事。当下他又问起了谷中的详情。

    颜长海道:“封魔城已经给魔教之徒占了,因此群雄并没有入城。这一次陀大怪挑战比奇武林,端的是狂妄至极。现下里从前颇有仇隙的各大门派暂时放下恩怨,群雄万众一心,恐怕陀大怪也要吃惊了。”

    郗风问道:“如今有哪些门派的人到了?在哪里安营寨寨?”

    颜长海见到郗风,立时便想起了那日在诺玛城中“服毒”的情形,当下忙央着郗风给他们兄弟看看是否已经清了余毒。

    郗风笑道:“那日晚间我看你们哥仨为了块童子石像花了三千多的重金。因此知道你们已经改过自新,所以已经将解药交给尊师了。”

    三人闻言,当即便是一惊,这才听郗风说起原来他当日也在现场。三人暗道庆幸,这才又道:“清明子道长早已到了,群雄暂时栖身在正西的水塘边。其余的像什么银杏四杰,聚英堂的,情义盟的也都来了。”

    龙腾冷笑道:“这一群人都是酒囊饭袋,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