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AV拍摄指南

第1084章 千手观音

      江四老爷气得正要站起来去阻止时,江大夫人已经笑着对怀安翁主说:“母亲,十五姑娘为了您的生辰,特意给您准备了不同凡响的礼物。”

    怀安翁主心情极好,问:“是什么礼物?可是我没见过的?”

    “确是您没见过的,恐怕就是儿媳也没见过呢。”江大夫人掩唇笑着说,好好的闺阁小姐不写诗作画,跑去跳舞,可不就是没见过么。“这礼物呀,大得很,这堂中都放下,你得往外看。”

    江大夫人一指门外的庭院处,已有下人搬了一座近一丈高的道具过来。道具被大红颜色的绸布包裹着,看不清里头是什么东西。

    怀安翁主以为江渝送的礼物就是庭中那个两米多高的东西,不想又一群下人过来,拿着红布将荣寿堂敞开的三面墙给围住了。

    众人一愣,就连楚王也忍不住问道:“这又是何意?”

    江大夫人笑道:“臣妇不清楚十五姑娘玩的是什么名堂,臣妇只知道照着办了。”

    不仅荣寿堂的宾客惊讶着,就连坐在荣寿堂后面阁楼上的萧溍与傅云儒也被这变故夺去了注意力。

    傅云儒趴在栏杆上,“他们拿着红布遮什么?还有那座将近一丈的东西是什么?是送给怀安翁主的寿礼?好家伙,什么玩意这么大,这回我可真的长见识了。”

    萧溍的目光却落在另一旁,指着侧院园子过来的一行人,说:“你看那边。”

    只见走在最前面的,就是九个乐师,乐师后面是几个打扮得格外喜气的丫鬟,亦有九个。

    乐师与丫鬟走到荣寿堂侧边的位置停下,乐师们开始摆弄着乐器,而丫鬟们则站在乐师后面整齐地排一行。

    萧溍可以理解乐师是在准备奏乐,但不能理解这几个丫鬟是什么意思。

    正当萧溍疑惑间,傅云儒叫道:“快看!”

    萧溍望去,只见先前被红布包裹住,他们以为是寿礼的那座东西已经掀开了红布,露出一座两米多高的拱形鎏金大门。

    内院方向,徐徐走来一列美丽的少女。萧溍数了一下,一共有二十一位少女。少女们头戴高冠头饰,穿着绯色的衣服。

    萧溍凝神细看,但见少女们的服饰与装扮,与佛教壁画中的飞天仙女有些相像。

    少女们走到拱形大门前面,整齐地站成一竖列,面向荣寿堂。这时候,围住荣寿堂三面的红布也被揭开了。

    红幕落下后,荣寿堂内的众多宾看着庭院中衣饰奇怪,双手合什的少女,纷纷私语何事。

    怀安翁主也愣了愣,见站在最前面的那位少女美丽端庄,而且眼生,正要询问是何人时,悠扬的音乐仿佛从空中飘了下来,荣寿堂内为之一静。

    随着音乐响起,宓月合什的双手缓缓展开,结成佛印。

    左手与愿印,有求必应,象征佛顺应众生之所求,满足众生之愿望。

    右手施无畏印,寓意菩萨普度众生的慈悲心愿,使众生心安神定,无所畏惧。

    宓月低眉垂眸,面容宁静,清净庄严,缓缓结成的佛印与音乐结合一起,顿时令人觉得心神安宁,堂内堂外,一片寂静。在音乐声中,宛如仙乐般的哼唱也仿佛从天宫传了下来。

    突然,宾客们惊呼出声。

    原来,在宓月印成后,哼唱声响起时,她的身后像是孔雀开屏一般,伸出无数只手。每一只手都戴着长长的甲套,手心有一只似眼的装饰。

    仿佛有一千只手,一千只眼,知一切法,得智慧眼,度一切众。

    怀安翁主被这一幕给震惊住了,念起了《大悲咒》:“若我当来,堪能利益安乐一切众生者,令我即时身生千手千眼具足。发是愿已,应时身上千手千眼悉皆具足。十方大地,六种震动,十方千佛,悉放光明,照触我身,及照十方无边世界。大慈大悲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这是大慈大悲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

    鎏金的拱门在阳光照射下,宛如散发着道道金光,普照世人。金光下,千手千眼观音展现出各种仪象,美得令人震惊,令人神往心醉。

    大爱无声,大爱无形。

    展示了观世音千手千眼的仪象后,音乐轻缓了起来,宓月柔软的舞姿像是在演绎着菩萨慈悲慈爱的一面。她的每一个舞姿,都优美得不可思议,让人叹为观止。

    众宾客们一次又一次地发出来自内心的赞美与惊叹,一个个都看得入了神。

    音乐突然变了,变得轻快起来,一位位少女从宓月身后走了出来,舞出轻松优美的舞姿。

    她们既舞出了少女的青春美好,又舞出刚与柔的并济。

    这是舞蹈,但没有一丝妖娆与轻佻,它庄严得使人仿佛看到了满天神佛,心生敬畏。堂中人,几乎都屏住了呼吸,凝神静气地看着。

    阁楼上,萧溍的目光定定地看着最前面的少女,看着她明艳动人的容颜,看着她庄严清净的面容,心神不知不觉地随着她动,随着她转。

    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飘荡在他的心口,让他生出一丝莫名的,酸酸涩涩的情愫。

    她偶尔间明媚而笑的样子,有着让他怦然心动的娇憨,这种感觉明明很陌生,却莫名的含着淡淡的熟悉感。

    萧溍猛地摇头,将这些古怪的思绪甩出脑海里,心神也为之清醒过来。

    萧溍为自己的失神而感到失态,连忙往旁边看去,见傅云儒仍沉溺于舞蹈之中,这才轻轻舒了一口气。

    然而,见傅云儒一眼不眨地盯着那位少女看,萧溍心里没由来地又生出一些自己也说不清的异样的不悦来。

    沉迷于优美舞姿的人不仅仅是楼上的二人,还有堂中诸位宾客们。尤其是对宓月再熟悉不过的谢衡,目光呆呆地跟着宓月转。她每一个曼妙的舞姿,都像是拉着线一般,拉着他魂儿上上下下,无法自拔。心脏,也随之猛然跳动着。

    精妙绝伦的舞蹈结束后,宾客们仍然欲罢不能,不舍得将目光移开。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