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鬼医凤九 武道神帝叶辰 AV拍摄指南

第817章艾清和莫九

      到了医院,云铭对“思儿”说道:“你们先去,我还有点事,一会儿再来接你。”

    “嗯。”莫九笑着点头答应。

    莫九在人工服务台问了艾清的病房号,便拉着蓝星舞走上去了。

    到了艾清的病房,南宫铭睿正在给艾清换点滴药水,蓝星舞看着南宫铭睿的动作,觉得仿佛她们才是一对似的。

    南宫铭睿看着“思儿”和蓝星舞都来了,他笑着说道:“你们都来了?”

    旁边病床上的一个阿姨多嘴的对艾清说道:“小姑娘,你真幸福,生病了不但有男朋友陪着你,你的朋友们也都来了。”

    南宫铭睿听到隔壁阿姨说这话,他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看着,仿佛在说:“让你多嘴。”

    那个阿姨看着情况不对,立即反应过来,觉得自己多嘴说错话了,连忙将身体转到另一边,不在看他们的眼神。

    蓝星舞也觉得自己可能今天确实做得有些过分,她走到艾清床边对艾清说道:“抱歉。”面对情敌,她实在说不出太多道歉的话。

    南宫思儿见气氛这么尴尬,她故意对南宫铭睿说道:“哥,你应该去给艾清拿药了。”南宫铭睿这才反应过来确实该拿药了,于是起身走了出去。

    “星舞姐姐,你也一起去,我怕我哥找不到了。”说完对着蓝星舞做了个调皮的动作。

    南宫铭睿知道“思儿”的意思,他附和着说道:“对对,我方向感不是很好,我怕走错房间了。”

    说完走进来拉着蓝星舞的手离开了。

    艾清见好事让“南宫思儿”搅黄了,她非常不开心的瞪了“思儿”一眼。

    莫九看着艾清脸上的不悦,对她嘲讽的说道:“你比不过蓝星舞,我劝你,不要打我哥哥的主意。”

    艾清听到“思儿”这么说,更是气愤不已,她突然想起上次她在医院看到的事,她冷笑一声,对“思儿”说道:“你难道不是和我一样?”

    莫九不解的看着艾清,对她说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希望我说得更明朗些?还是你真的听不懂?”莫九看着艾清的眼神,突然觉得有些害怕。

    “铭睿根本不是你的哥哥,我看,你是时间叫太长,自己都忘记了。”艾清的语气里全是嘲讽。

    莫九看着艾清,觉得她是在试探她,因为除了康雨泽琳茜和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她的真实身份。

    “艾清小姐,我看你是今天撞坏了脑袋,这样,我去给你叫医生,得仔细检查清楚,别留什么后遗症。”莫九说着想要离开。

    艾清一下叫住她,说道:“你以为你走了就没事了?其实你不是真正的南宫思儿对吧?”

    莫九朝着艾清的病床走去,有些害怕的看着她,她怕她真的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艾清看着莫九神情慌张,她冷笑着继续说道:“你叫……呜呜……”还没等艾清说完,莫九一把唔着她的嘴。

    莫九威胁的说道:“闭嘴,你若再敢多说一个字,我让你走不出这个病房。”

    艾清看着莫九的眼神,或多或少,有些害怕,她故作镇定的推开莫九的手。

    “说吧,你要什么?”莫九看着艾清,先开了口。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铭睿,你的哥哥,你能帮我吗?”艾清自以为她抓住了莫九的把柄,量莫九不敢乱来,还趁机威胁她,想要得到她的帮助。

    莫九假意投诚,笑着对她说道:“我可以帮助你,但是你必须保证,这件事不让第二个人知道。”

    艾清见莫九如此痛块,她也痛快的说道:“好的。”

    “不过,你不要着急,有机会了,我会联系你。”莫九看着艾清笑了,笑得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这时候南宫铭睿和蓝星舞两人手牵手的一起走进来,莫九笑着对两人说道:“回来了?”

    南宫铭睿和蓝星舞两人相视而笑。

    虽然艾清看到这一幕,内心很不爽,但是她觉得有“南宫思儿”的帮助,南宫铭睿早晚会是她的。

    艾清虚假的看着两人笑了笑,说道:“太好了,看着你们误会解除,我也替你们高兴。”

    蓝星舞虽然知道她是装的,但是她愿意不与她计较,也笑着回应道:“谢谢,我们会一直好下去。”

    “那么我们该回家了,你好好养伤,有时间我再来看你。”莫九笑着对艾清说道,艾清心领神会。

    “那我就不送你们了。”艾清笑着目送送几人离开。

    另一边,南宫思儿因为上次受到莫九的刺激,她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下去,得赶紧想办法离开才是。

    龅牙在一边无聊的吹着口哨,在囚禁南宫思儿这段时间里,他被迫无奈的守在南宫思儿身边,寸步不离,这种生活让他也觉得很无聊。

    南宫思儿试探性的问龅牙说道:“大哥,你认识康雨泽?”

    龅牙扣了一下鼻孔,对她说道:“认识,怎么?”

    “你们很熟?”南宫思儿继续打探着。

    “也不算很熟,一般般吧。”龅牙想了想回答道。

    南宫思儿这才明白,不熟定然是为了钱,她讨好的对龅牙说道:“你放了我好吗?我想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你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

    龅牙的小弟听到思儿这么说,有些心动,他看了一眼龅牙,他没有决定权,龅牙说了算。

    “我龅牙不是那样的人。”龅牙一本正经的说道,还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

    南宫思儿再一次诱惑性的问道:“真的不考虑?”

    龅牙的小弟一直在一边劝说龅牙,“老大,这样也不是不可以,你看,我们整天守在这个地方,我都无聊死了。”

    “只要有钱,谁给的钱都是钱,对吧?”小弟还是不死心的说着。

    不料龅牙“啪……”一巴掌打在他脸上,对他说道:“混账东西,你是第一天在社会上混吗?我最看不起你这种势力的人,不想跟着我,趁早滚蛋。”

    小弟唔了唔被龅牙打得红肿的脸,便不敢说话了。

    南宫思儿见龅牙态度坚定,心里有点谱,心想:看来只有从这个小弟下手了。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