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都市修仙主宰 红缎军的征途 重生之都市仙尊

《盗墓迷城:少爷请接招》第一卷年少初识 第六章:血雨腥风

      听到这里我皱了皱眉,随即我便不着痕迹的看了他一眼,见他不像撒谎我便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缓缓的说道:“这种事谁都说不准,更何况我们去的地方不是你一个普通人去得了的。所以,这一程到这你就最好别再追问了,对谁都不好。”说着从斗篷里拿出了一叠钱平静的说道:“这笔钱是给你的封口费,倘若你真的将我们的行踪告诉了别人,那么……在你说出去的同时这笔钱就成了你的丧葬费。事以至此我觉得多说无益,这是我对你的忠告。”

    沈翼辰看着霍冉湘不由感叹:“啧啧,这种老江湖的气场就是和自己不一样啊。就她这样下去对方的心理防线绝对崩溃。如果她去当刑侦估计还算是一个人才,来倒斗实在可惜了这样一个人才。”

    我察觉到了沈翼辰的神色似乎有些异常但却也不想理会毕竟他这种一天不逗逼几次都不是他自己的性格真的不是我受得了的。

    那个年轻人领我们去了各自的房间安顿了下来。其实本来是一人一间的,但是很多事情我还要合计一下所以干脆让苏沐和我一间好了,毕竟我和她实在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苏沐倒也欣然答应了。但那个年轻人却用异样的眼光看了我们一眼。我实在被他看的不得要领,但是却在我刚刚的威胁下倒也不敢多说什么。

    当我们从竹楼梯上去后我就明白他眼神的意思了。只见一间宽敞整洁的房间映入眼帘,但是,这间屋子里只有一张两个人侧卧着背靠背勉强才能躺下。我四处环顾了一下对苏沐说道:“今天晚上我就在房梁上凑活一晚吧,反正明天就要下斗了还是先练练吧。”说着试着一跃上梁,看来我的轻功还没落下。

    苏沐看着我若有所思的问道:“你似乎是有计划吧?怎么想的。”我看她发现了便也不好隐瞒,于是用只有我们两个能听见的音量说:“我怀疑那个人有问题,今晚必须除掉,无论如何不能让他知道总部的命令否则死的就是我们,更何况那个人的目的是我。”

    苏沐看着我不明所以的说:“何以见得。”我叹了口气答非所问道:“今夜又是一个人死于剑下,但是这个人又是否是该杀的呢?我终究是分不清了。”

    苏沐自然知道我不想回答她,所以也没再追问,这或许就是这么多年以来我和她特殊的默契。

    天渐渐黑了下来傍晚时候我便“噌”的一声拔出了剑开始擦拭起来,剑上堆积的暗红的痕迹实在在旁人看起来有些刺目。我慢慢的擦拭干净后将剑收回鞘中,等到天完全黑下来后我披上了斗篷向门外走去。苏沐在我身后看着我坚定稳重的脚步叹了口气,别人看不出来可是她却十分清楚,此时的霍冉湘并不是真的云淡风轻。毕竟这些年她成长了!

    我尽量轻的从楼梯上一跃而下,斗篷因为我落地带起的风“呼啦”一声。但就是这样轻的声音还是让那人听见了。只见他以五秒百米的速度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看见我轻笑一声戏谑的问道:“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我的计划明明天衣无缝啊。”我并不在意他的口气只是淡淡的说道:“首先就是你屋檐上挂的那几个铃铛,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那铃铛的致幻效果应该还会胜过我的致幻粉吧。再者说普通人手上怎么可能有棺材茧呢?”他笑笑说:“果然你这名号不是白得的啊,冉爷!”

    我听他这句话是心中了然,看来我们刚来到这里时便被盯上了。这人绝对是道上的人,毕竟只有这样才能说得通他知道我我的名号。

    我闭上眼睛冷冷的说:“既然这样就别废话了,你既然对我的力量感兴趣,那我就看看你有没有能力取走!”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眼睛早已变成了红宝石般的颜色,在漆黑一片的夜里散发出如同血色的光芒,现在的我大概就如同地狱恶魔吧。

    对方看着我的一双眼睛眼神中满是贪婪,不过这样更让我觉得恶心。一时间我们几乎是同时拔出武器冲向对方,当两种兵器抵在一起时立刻蹦出了火花,我并不想和他纠缠,立刻将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剑,一跃而起,作出向他头部劈去的假象。正当他把长刀举过头顶挡住的同时,我借力使劲一蹬那把长刀立即翻起一人高,倒挂上梁然后没等他反应从他身后一跃而下,与此同时剑已经抵到了他的脖子上。

    他愣了片刻问道:“你为什么能看穿我的动作?难道你的功夫真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我冷冷的说:“我师父他们是不是你杀的!”

    他并没有回答我只是又问了一遍刚刚的问题,我看他并不想回答我便说道:“死人不需要知道这些,现在……我便送你;赴!黄!泉!”说着将眼睛一闭手上稍稍用力一股腥热的液体见到了我的脸上。

    此时我瞥见沈翼辰在楼上,于是转头看他。他立刻走下楼来。

    我将尸体处理掉后就和他在院中席地坐下,久久谁都没说话。我看他眼中现出一种深深的疑惑与恐惧便开口问道:“是不是觉得我很恐怖?甚至是有些像恶魔。”他见我主动开口十分诧异,但片刻后还是问道:“杀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云淡风轻的说:“大概开始会害怕的浑身发抖,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手,但是无论怎么洗都会觉得十分的肮脏。这大概是普通人该有的感觉吧。”

    他激动的说道:“可我不想听普通人的感受,我要的是你的感受。”我看他神情激动便轻轻拍了他一下而后开口缓缓的说:“没什么特别的感受,要必须形容出来那大概是麻木吧,对面前的一切的麻木。”

    他愣了片刻眼神中却充满了疑惑为什么会是麻木?他想不通。就这样直到天边翻起了鱼肚白我才站起身走进了屋子,身后的沈翼辰却早已睡熟了。我并不理会他,虽然他并没有这一类经验,但是警觉性我想只要是个倒斗的都十分的灵敏。

    我走后不久身后的那人就已经醒了,他默默地盯着我看了良久便也走进了屋内。我上了楼发现苏沐也是一夜未眠一直在想着什么,听到有人进来还没看是谁就已经拔出匕首抵到了我的脖子上。

    见来人是我便将匕首放了下来仔细打量着我似乎看我有没有受伤。我也看了她良久而后说道:“再休息三个小时我们就该进山了。”她愣了愣但还是去睡觉了,我见她睡着后洗了个澡将血迹冲洗掉后也翻上房梁闭目养神起来,也许是一夜没睡也许是这一周以来加起来才睡了不到十二个小时,很快我也迷迷糊糊睡着了。

    很快我听到了房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便也醒了,便看见苏沐刚收拾装备现在正在擦着枪。苏沐看我醒了便说道:“一切准备妥当可以进山了。”我微微点了点头说道:“行,那咱们现在趁天还没完全亮赶紧走,现在风声太紧白道通缉黑道追杀咱们这些人最好别露面。”

    我想了想问她道:“现在这个形式凌灵和另外一个助理不能指望,沈翼辰又不敢杀粽子纵使功夫上也不差但是,唯一一点就是不敢杀粽子,眼下你觉得我们怎么样才能全身而退。”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