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重生之都市仙尊 穿越之变身绝色女主角 纨绔修真少爷

《王者荣耀之巅峰高手》第一卷VIP卷 第三百六十七章 天命有几何

      花木兰坐在地上休息,却看见张良的身影静止在了虚空中,看到他手中翻开的古书,花木兰知道,他是在解读书上的预言了。她知道,张良解读预言时,整个人都会进入一种非常安静的状态。

    但渐渐的,她觉得有些不对劲,张良此时的安静与以往有点不一样,安静得有点深沉,让人莫名焦虑。

    “良良,你怎么了……”花木兰终于忍不住问道。但张良没有说话,他只是静静地看着手中的古书。

    张良凝着瞳孔,静静地看着书文上浮现的那行字:“云景历一千一百二十八年,未月初二,秦楚乌江,项羽,卒。”这……这是项羽的死亡预言!

    “云景历一千一百二十八年,未月初二,秦楚乌江,项羽,卒。”张良看着那行文字在消逝的光芒里渐渐散去,心中却反复地逐字琢磨着。这句预言的文字风格太明朗了,没有半点喻示和蕴意,就是直接简单的一句话,好像是陈述着一个已经发生的客观事实。

    这是张良第一次在言灵古书上看到如此简明地僵硬的预言,也是第一次在古书上看到记录别人死期的预言。是的,张良他第一次看到古书上写了别人的死亡,还写得这么简单明确,明确到他不敢相信这条预言是真的。最关键的是,这写的是项羽的死亡啊!

    张良不敢相信,但他心里又知道,言灵古书上写着的都是未来时间里必将发生的事实!“未月初二……那就是15天后……仅仅只有十五天了……”张良开始自言自语起来,静止在虚空中的身影有些晃动了,“十五天后就是楚王的死期吗……”

    “对了,乌江!乌江!”张良忽然抓住了那个字眼,目光游移起来,他细细思量,发现通晓秦楚地理的自己根本没有听说过“乌江”这个地方。但他心里很不放心,于是游移的目光自然地锁定在了前方的季布身上,而后毫不犹豫地踏虚空向他行去。花木兰看见张良忽然异常的样子,也下意识起身,跟了上去。

    是时,季布受项羽所令正在百米外整合着从陵城中叛逃出的士兵。而张良越过重重人群,直接来到了他身边,向他呼唤道:“季布将军。季布将军。”正在人群中忙的焦头烂额的季布下意识转身,看到一脸严肃的张良,不禁惊诧道:“是张良先生啊。怎么,找我有什么事吗?”

    “在下冒昧,打扰将军处理军务了。”张良神情有些焦急地说道,“我想问将军一件事,你知不知道,秦楚有一个叫乌江的地方?”

    “乌江……”季布想了想,然后说道,“哦,我知道,你说的是千江吧!”“千江以前的名字就叫乌江,只不过在百年前被改了名字,它就是在千江岭以外一条汇聚了秦楚各地川水的大江。”

    “你确定吗?”张良忽然目光紧张“我确定,千江岭自古以来就是国家调练军队的军事重地,我家是世代传承的军事世家,小时候我经常跟我爷爷去千江岭,所以才知道千江以前的名字……”季布说着说着,看到张良愈发深沉的目光,忽而止住了话头,轻声问道,“怎么了,张良先生,看你表情,怎么怪怪的……”

    张良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深沉的宁静着,但此时此刻他心中已是江河翻涌。千江,居然是千江!张良万万没想到,乌江竟然就是千江。如季布所言,千江岭是秦楚自古以来的军事基地,江岭之外,界以万千川水汇聚成的滔滔江河,那条江河,就名为千江,也就是预言中所提及的乌江。但最重要的是,千江岭距咸阳宫城不到五里距离,其本身就在咸阳地理范围之内——千江岭在咸阳!乌江也就在咸阳!

    可张良他们方才定下的最终决策,就是让项羽率百兽军团直袭咸阳啊!“难道说,他们失败了?所以楚王,死在了乌江……”张良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是我哪里算错了吗?不该出兵直袭咸阳?”张良有些忧虑起来,但仔细一思量,又觉得没什么问题,此时此刻的局势,出强军直袭咸阳,于他们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根本没有问题。“可既然如此,楚王为什么会丧生乌江?”张良心里愈发纠葛起来,“难道说……这是楚王……他自己命数所在吗?”

    季布看着张良奇怪的神情,愈发地担心起来,不断地呼唤着他,问他怎么了,甚至伸手去晃动沉思张良被季布晃醒了过来,看着季布焦急地问自己,“张良先生,你怎么了,身体不适吗?是不是太疲惫了?”

    “没事,可能是有些疲惫了吧……不好意思啊,季布将军。”张良尴尬地笑了笑,露出了疲惫的神态。他没有告诉季布关于项羽死亡预言的事,现在大局当前,他怎么能告诉他他们的主帅很快就要死了的消息呢……那样除了动乱军心,没有任何好处。

    “那你快去休息一下吧,张良先生,楚王他们估计只要一个时辰就会调齐军队,准备出发了。”季布看着张良疲惫的神态,于是说道。

    “你还好吧,良良。”这时,花木兰忽然来到张良身后,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扶住了张良的肩,“走吧,你去休息一下。”

    “嗯。”张良答应了一声,对季布点头微笑,然后便让花木兰扶着向后走去了。离开季布和军队几步后,花木兰才在张良旁边低声问道:“怎么了,良良?你是看到什么很惊人的预言吗?”

    “嗯……”张良脸上刻意作出的倦态散去,而那复杂而深沉的目光再次露出,“我看到楚王项羽的死。”张良没有对花木兰隐瞒,直接说出了预言的真相。而听到这话花木兰下意识就滞住了脚下的步伐,意料之中的,她目光震惊地看向张良。

    “你确定吗?楚王的死?”花木兰刻意压低了自己惊诧的声音,而且在片刻迟疑后继续不紧不慢地向前走去,现在,她能想到,为什么张良要对季布他们刻意隐瞒了,这样的事怎么能让他们知道。

    然而张良对着花木兰的惊疑,目光深沉地颔首。

    这时,花木兰看着张良,最后问道:“那,你要把这条预言,告诉楚王项羽他自己吗?”张良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言灵古书,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而后说道:“嗯,他理应知道……况且预言本身并没有暗示我不能告诉别人,这大概也是命运的意思,是要让项羽自己知道吧……”

    “那……也就是说,会有转机吗……”花木兰凝思着说道。“或许吧……”张良轻声说着,然后在心里无声说道,“但愿吧……”张良和花木兰不再说话,只是一边凝思,一边静静等待。

    季布说项羽刘邦一个时辰就能处理完军中要务,调齐军队,但事实上,心情炙切的项羽和刘邦比他想象中还要迅速,仅仅半个时辰的时间,项羽就率领集结整齐的百兽军团从山林里奔出,刘邦也带领着为数十万的主力军队随后赶出。于是一时之间,一万的百兽军团,十万的主力大军,以及五万多从陵城叛逃出的军队全都聚集在了陵城外的开阔平原上,千军万马的杀伐气息与铁甲刀锋的男儿血魄冲天而起,震撼着方圆千米内的万物生息。

    季布整合完了从陵城中叛逃出的全部士兵,总计五万三千二百九十七人,其中各类兵种已分划清楚。他将兵权交于刘邦,让刘邦将这五万人的军队和他们的十万主力军汇正是此时,张良和花木兰向这集结的大军赶了过来。项羽回过头,看到张良和花木兰,一脸严肃而目光炙热地说道:“我们可以全军出发。”“等一下。”张良忽而对项羽说道。项羽正准备下令让百兽军团前往陵城地道的入口,但张良突然地叫停让他不由地愣了一下,随即他问道,“还有什么事吗?子房。”

    这时,整合完了十五万军队的刘邦也赶来了这边,正巧听到张良忽然的叫停,于是目光疑惑地看向他。“楚王,汉王,有件事,我必须单独和你们两个谈谈。”张良看着项羽和刘邦,神色严肃地说道。听到张良的话,项羽和刘邦目光疑惑地看向彼此,又看了看他们身后的龙且和季布。然后回过头来,看着张良,点头答应了他。

    于是项羽挥手,让龙且和季布带着附近的一些士兵都退后到五十步以外。“有什么事,你说吧,子房。”清空了说话的环境后,项羽对张良说道。说话时,其实项羽自己和刘邦都已经隐约感到了什么不测,不知道他们离去的这半个时辰里是发生了什么,而让张良的忽然变得这么严肃。

    张良凝视着项羽还不知所然的坚毅面庞,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沉声说道:“就在刚刚,我的言灵古书自发唤醒了一条预言,我译读了它。”这时,刘邦和项羽的目光都明显严肃了几分,尤其是刘邦,他们都清楚的,只有当遇到特定的契机时,言灵古书上的一些特殊预言才会自发唤醒。而一联想到此时此刻这个风云变动的大局,他们都能猜想到这条预言有但事实上,这条预言的震撼程度还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预言的原文是——‘云景历一千一百二十八年未月初二,秦楚乌江,项羽,卒。’。”话音刚落,项羽和刘邦都是一脸冰冷,似乎还没有从预言里回过神来,似乎还在琢磨着张良声声吐出的字句,但,转瞬后,他们的目光凝滞了,尤其是刘邦,瞳孔极度地收缩了起来。

    “这……”刘邦用凝滞的目光看了看项羽,而后又转向张良,一脸的难以置信。“这是真的,言灵古书上所述……”张良看着震惊到了极点的刘邦,而后又将目光缓缓移向项羽,沉声说道,“十五天后,楚王会葬身乌江。”

    刘邦深深地看着张良,目光渐渐有些颤抖起来,这预言实在是……他们军队都还未发出,就收到这么一条信息,刘邦实在是不能相信,但是,他却又知道言灵古书上记载的每一条预言都是不容置疑的。刘邦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是静静地,像张良一样,将目光转到了项羽身上。而项羽,刚刚听闻了自己死讯的项羽,却显得异常地镇定,仅仅是目光凝滞了一瞬,那刚毅的面庞竟没有丝毫动容。

    “说完了吗?完了的话,我们就启程吧。”项羽看着张良,沉声说道。项羽的镇定出乎了张良的预料,好像他自己的死亡预言与他并无关似的。凝视着项羽出奇的镇定,反而让张良自己显得惊诧起来,一时之间,气氛有些沉寂。而项羽没有停留,看了张良和刘邦一眼,就准备转身离去,去号令他的军队行动。

    “等等。”张良喊道,项羽于是停住了动作,“楚王,你别急,我们先冷静地分析一下情况。”张良凝思着说道,“乌江想必你也知道,就是现在的千江,地处咸阳以内,距离咸阳宫城不到五里。”“我知道,所以呢?”项羽看着张良,沉声问道。“所以……”张良深深地凝视着项羽,仿佛在做一个巨大的赌注一般,“我建议,你和汉王交换任务,你带大军回边城,由他代替你去奇袭咸阳!”

    “对,我同意张良的想法,应当这样。”刘邦目光一凝,立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根据死亡预言中所述时间和地点,显然项羽的死和这次奇袭咸阳宫的行动有关。那么,只要不让项羽参与这次袭击咸阳宫的行动,或许,事情就还有转机!“这样就可以了吗?”项羽静静地看着他们,沉声反问道,“你们不是总说,书上的预言都是未来的客观事实,势必发生的天意吗——难道你们觉得你们算得过天吗?”张良面对着项羽的执问,沉静了片刻,然后仰起目光,凝视着头顶上方无尽而深沉的苍穹,缓缓说道:“子房不敢斗胆算天……这么做或许泄露天机,有违天意……但我们总得试试。”

    话音落下时,张良的目光也落在了项羽的身上,该说的他都说了,就看项羽自己对自己的把握与抉择了。“没错!我们总得试试。羽,你就不要再犟了。”刘邦对着项羽急切地说道,“预言上写的是你会在未月初二死于乌江,那么只要在那个时间点上,你人不在乌江就对了——天意总不至于把你活变到乌江上,只要你人不在乌江,就是破了天意——我们总得赌一把!”

    这种不顾因果孤注一掷的话,从刘邦嘴里说出来其实很奇怪,因为他从来都是个很理智很客观的人……但是,此时此刻,或许也关心则乱了。

    (本章完)

    chaptererror();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