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万古天帝聂天

第2772章 血鲨宫

      看到魔鬼鲨顷刻被压制住,裂天宫主和瑶琳均是不禁露出惊色,他们比谁都清楚魔鬼鲨的强大,怎么也没想到,阳裕仅仅只是祭出一件宝物,就能完全压制。

    纵然是一件天帝战器,在他们看来,应该都没有这样的威能。

    但,不管怎样,这无疑是一件好事,说明阳裕的确是有能力除掉魔鬼鲨,而他们选择与阳裕结交,而非交恶,也是十分明智的选择。

    不待裂天宫主和瑶琳反应过来,阳裕已是出现在魔鬼鲨近前。

    一道繁奥至极的道印,从阳裕掌中浮现出来,强行进入魔鬼鲨体内。

    顿时,魔鬼鲨的身体一僵,身上散发出来的凶戾气机,都变得散乱起来。

    “出来。”

    阳裕低喝一声,一只手抓出。

    “哗。”

    万物道印从魔鬼鲨的头颅中飞出,分明包裹着一道强大的灵魂体。

    失去灵魂,魔鬼鲨彻底没有了动静,其已然是只剩下一具空壳。

    看着万物道印包裹住的魔鬼鲨灵魂,阳裕眼中流露出丝丝笑意,道:“正好要为疏影炼制仙器,这道兽魂可融入其中,作为器灵。”

    培育器灵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强大的器灵,都非一时半刻就能培育成功。

    所以,很多人在炼制仙器时,都喜欢将强大生灵的灵魂熔炼进去,省去许多的麻烦。

    当然,越是强大的生灵灵魂,便越是难以获取到。

    能够像阳裕这般,直接完好无损的抽取道仙境巅峰强者的灵魂的人,整个鸿源界,恐怕都很难再找出第二个来。

    这一切,却是要归功于万物道印的神奇。

    将魔鬼鲨的灵魂封入造化天图中,继而,阳裕将魔鬼鲨那庞大的身体,也一并收了起来。

    像这种绝世凶兽,全身都是宝,断然没有浪费的道理。

    此刻,裂天宫主、瑶琳及一众裂天宫的强者,都已经是陷入呆滞状态。

    那般可怕的魔鬼鲨,居然都这般轻松的被阳裕给解决了,若非是亲眼所见,恐怕任谁都不敢相信。

    不由得,裂天宫主再度暗自庆幸,没有选择与阳裕为敌,实在是无比明智的选择,接下来,一定得好好留意蓝云天的情况,以便于能够进一步与阳裕交好。

    无论如何,像阳裕这般可怕的强者,都是绝对不能够得罪的。

    阳裕将目光投向裂天宫主,道:“麻烦已经解决,我也该告辞离开,小徒的事情,便劳宫主多费心了。”

    留下这句话,阳裕的身影,直接从原地消失不见,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事实上,他展现如此匪夷所思的手段,其实也是有震慑的意思在其中,让裂天宫能够对蓝云天的事情更加上心,而不敢生出别的心思。

    良久之后,裂天宫的一众强者才反应过来,可他们的内心,却是波澜不断,久久都无法平静。

    “小妹,你尽管将这里丹药炼化,只要你的修为实力,也达到道仙境巅峰层次,我们裂天宫在西海的话语权将大大提升,压过血鲨宫,只是时间问题。”

    裂天宫主严肃道。

    他的修为已经达到道仙境巅峰,纵然阳裕赠予的仙丹中,蕴含有一丝大罗永恒的道韵,也不太可能让他突破成为天帝,还不如让瑶琳炼化,价值可以更大。

    他相信,以瑶琳的天资,凭借这粒仙丹,突破到道仙境巅峰,绝不是什么难事。

    瑶琳点头:“好,我立刻便闭关炼化仙丹。”

    当即,裂天宫主和瑶琳分开行动,瑶琳去闭关潜修,而他则是赶往禁地,亲自在外守着,确保不出现任何差错。

    这个时候,阳裕则是在广袤的西海,搜寻强大凶兽的踪迹,为提炼天兽元精,准备主材料。

    西海中盘踞的凶兽极多,它们大多凶戾而没有灵智,与幻魔海中的那些强大凶兽,有很大区别。

    不过,纵然它们没有灵智,可因为占据地利优势,想要对付它们,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通常情况下,陆地上的修士,来到海域,实力都会大打折扣。

    尤其是进入深海,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则是更加有限。

    除非本身修炼的是水之道,倒是能够将影响降到最低。

    以阳裕的实力和手段,在西海可说是横扫,没用太长时间,就猎杀到了十几头仙帝级别的凶兽,收获颇丰,足以提炼出数量不少的天兽元精。

    正当阳裕准备离开西海之时,数头庞大大物出现,阻拦住了他的去路。

    一共五头庞然大物,均为鲨类凶兽,身上散发出来的凶戾气息,笼罩了方圆数万里海域。

    每一头鲨类凶兽的背上,都伫立着数道身影,加起来超过二十道。

    这些伫立着的身影,均为顶尖强者,修为尽皆在道仙境以上。

    看这气势汹汹的阵势,分明是来者不善。

    “我当是谁,原来是最近声名鹊起的天荒道君。”

    一名生有血发的干瘦男子冷笑道。

    阳裕将目光投过去,淡淡道:“血鲨宫出动如此多强者,拦住我的去路,是想要对付我吗?”

    “天荒,你杀我血鲨宫驯服的魔鬼鲨,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干瘦男子眼泛杀机道。

    阳裕道:“杀了又如何?

    你若不服,尽管来找我报仇便是,何须如此多废话。”

    说话间,阳裕伸出一只手来,一道古怪的血色咒文,从他的体内飞出,直接化为乌有。

    这道血色咒文,乃是他杀死魔鬼鲨后,进入到他的身体中。

    他早就发现,但却没有将之抹除,其实就是想看看血鲨宫是否会找来。

    不得不说,血鲨宫还是很有魄力,明知他拥有击杀魔鬼鲨的实力,还敢来找麻烦。

    看到阳裕磨灭血色咒文,干瘦男子的眼神,不由为之一沉。

    他哪里还会不明白,阳裕分明就是在利用血色咒文,故意引他们来。

    只是他不明白,阳裕为何要如此做,难不成,阳裕是觉得可以凭一己之力,对抗整个血鲨宫吗?

    亦或是说,这里面隐藏着一个大陷阱?

    不知怎么的,干瘦男子心中生出了颇为强烈的不安之感,或许,来围堵阳裕,不是一个明智之举。

    但,事到如今,他们却是不可能在这个时候选择退缩。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