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万古天帝聂天

第五百五十八章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呼。

    萧浪如一缕清风,瞬息临近五行神殿的大门,虽然无声无息,但是现场就这么多人,任何一个人的动作都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立刻,钟无艳五人就发现了萧浪这异常的举动。

    “萧兄?”

    墨煦铭惊诧莫名,不由惊呼。

    萧兄只是称呼,并没有多少敬意,主要还是因为他们之间不熟。

    ?d军等人也颇为诧异,他们看出了萧浪的目的,忍不住连连摇头。

    “唉,打不开的。”

    “咱们六人联手也打不开。”

    池天翔平日颇为自负,此时面对五行神殿的殿门,却早已没有了寻常的锐气和高傲。并且他说话已经相当客气了,说的是他们六人联手。

    但其中的意味自然是,萧浪是不可能完成的。

    很快,墨煦铭等人就已经回过头去,不再多看萧浪。

    因为在他们看来,萧浪根本不可能做到他们五人联手都没能做到的事情。

    哪怕萧浪天赋异禀,天纵奇才,只是纪元境小圆满巅峰就能爆发出堪比新晋不朽境君主的力量,那又如何?

    他们刚才可是五个人联手作出尝试。

    并且和萧浪一样,他们也是不朽境层次的存在!

    毫无希望。

    墨煦铭等人转过身去,看向之前奔走来的方向,望着远处五行大道本源之力凝化而成的迷蒙雾气,心里已经泛起了折返的念头。

    他们在这里一共有两天的时间,之前晋升用去了一天,还剩下一半的时间,当然不可能浪费。

    他们准备完全利用起来,尝试在离开之前武道境界还能有所突破。

    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清楚,一旦从这里出去之后,他们就要面临新的战场了。因为他们现在的武道修为和之前已经有了质的差别,之前面对兽潮,他们只是为了磨砺己身,在身后有护道者看守,完全不需要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危。

    可是出去之后,他们就要独当一面了。

    当然,钟无艳是例外。

    因为她是钟家老祖的弟子,出去之后肯定会被钟家老祖当做继承者来培养,以继承自己的衣钵。

    但这也意味着……

    “要分开了?”

    墨煦铭呆呆看向钟无艳,眼底充满深情。

    同样,钟无艳也在看着他,同样双眸泛红。这个从小就异常坚强的少女,此时终于显露出了关乎她性别的些许特点。

    “艳儿,我……”

    墨煦铭情难自禁,正要说什么。看到两人这幅模样,?d军等人相视一眼,马上就要离开,给墨煦铭和钟无艳两人留下独处的空间。

    可是就在他们一步踏向虚空,准备掠向远处之时,突然

    “嗡!”

    一道如钟的沉闷轰鸣骤然从他们的身后传来,把他们每个人都吓了一大跳,连忙扭头看去。然而,当入目所示映入眼帘,五人更是忍不住身体猛地一颤,眼瞳蓦地睁大,充满难以置信。

    轰隆隆!

    五彩光华激荡,化为浩荡波涛席卷而来,冲击着他们的身体。

    他们呆呆看着,就在五行神殿的大门之前,一道看似削瘦的身影探出双手,按在殿门上,无尽的五彩光华从他的手心迸发而出,彼此交融,竟然化为一片死寂的灰色!

    “这是……”

    包括钟无艳在内,五人全都懵了。

    这是什么力量?

    从萧浪双手指尖泛出的灰色光华中,他们赫然都感受到了源自五行的力量,但是当它们融为一体,却给他们带来一种无比陌生的感觉,从未感受过。

    但是他们能体会到,萧浪指尖传来浩荡波动的纯粹和莫大的威压,就连已是新晋不朽境君主的他们,都感到了一丝压力。

    这压力并非是它有多么浩荡,而是源自于本能和生命层次的威压!

    就仿佛,萧浪的生命层次已经超过了他们!

    “这……”

    钟无艳、墨煦铭等人骇然失色的同时,看着屹立在五行神殿殿门之前的萧浪,突然,他们的眼底骤然多出了几丝希望。

    是的。

    他们看到了希望!

    看到了打开殿门的希望!

    因为萧浪并没有和他们一样,直接被殿门反弹的力量直接轰出来。

    他在抗衡!

    “他是怎么做到的?”

    钟无艳五人眼睁睁看到,五行神殿的五座偏殿明显已经被激活了,五彩光华蒸腾,呼啸而至。

    但是,当它们凝聚在硕大的殿门上的时候,尤其是在它们妄图冲入萧浪指尖的灰色光团中时,就仿佛受到了莫大的牵引,骤然散去。

    这无疑让钟无艳等人更加震撼了,于此同时,也更加期待。

    而结果

    萧浪并没有让他们等太多时间。

    咔嚓!

    令人牙酸的摩擦声响起,钟无艳五人目光如电,清晰看到,五行神殿的大门,开启了一条缝隙!

    开了!

    真的开了!

    哪怕在看到萧浪和五行神殿大门抗衡的那一刻,他们就已经在期待这一幕了,而当这一刻映入眼帘,他们五人还是瞬间惊呆了。

    看着硕大殿门前,那道削瘦,却如同顶天立地,撕裂了整个虚空的身影,心神震荡,难以平息。

    萧浪,是怎么做到的?

    “我们五个人……”

    钟无艳等人五脸懵逼,彻底傻眼。眼前的这一切,彻底超乎了他们的想象之外。尤其是当想到萧浪朝五行神殿掠去时,自己等人的心理所想和不以为意,墨煦铭等人更是有些脸红。

    服了。

    这一刻他们是彻底的服了。

    当然,他们也能看出来来,萧浪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绝对是因为现在完全在他掌控之下的那灰色力量。

    “这是什么?”

    五人迷茫,尤其是当他们从中清晰感应到属于五行的力量时,更是茫然。

    萧浪自然知道。

    五行湮灭之力!

    毁灭之力!

    天道之力!

    “还真的做到了!”

    现在的萧浪也是无比的亢奋。虽然他对于自己的尝试颇为期待,但是当这现实摆在眼前之前,其实他也是相当忐忑的。

    直到现在。

    五行神殿的殿门开了!

    逆转五行,果真是开启殿门的关键!

    萧浪心神亢奋的同时,双臂也更加的用力,推动大门。顷刻间,一条缝隙就变成了足以让一人通过的门户。

    门后,是否有离开五行大陆,通往离火大世界的道路?

    萧浪的心中充满期待,几乎无法遏制,越发亢奋,可是就在这时

    呼!

    萧浪的视野之前,五行神殿内是一片漆黑,完全看不到任何东西。而正当他聚精会神,欲要探查里面到底是何物之时,突然

    一股强大的威压扑面而至!

    轰!

    一座重山?

    不!

    就在这一刹那,萧浪甚至以为是一方世界,五湖四海齐齐压在了自己的头顶,这股庞大的压力突如其来,让他几乎没有任何的防备。

    处在无比兴奋中的萧浪万万没想到,在推开门的一刹那,会有这样的变化,所以,他中招了!

    嘭!

    在远处钟无艳等人骇然的注视下,只见刚才还在竭力推门萧浪如收重创,整个人猛地一沉, 单膝跪地,就连双臂都无比保持着推门的姿势,腰身深深下探,如同跪拜砸落在地!

    “萧兄!”

    钟无艳等人大吃一惊,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五人拔地而起,朝萧浪扑去。

    和萧浪一样,他们也有相同的目的,就是希望能从五行神殿内得到足够的好处。萧浪能开启五行神殿的大门,对他们来说着实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但是现在,他们究竟是为了萧浪的安危,还是希望保全萧浪,顺利开启五行神殿的大门,这就只有他们自己知晓了。

    不过他们还是冲上去了。

    只是,他们比萧浪表现的更加不堪。

    在距离萧浪的身后还有足足百丈的时候,萧浪承受的那股浩荡的威压终于降临,一瞬间,他们可不是只感觉到如坠泥沼了,而是

    “嘭嘭嘭!”

    和萧浪一样,他们齐齐一头栽倒在地,甚至表现比萧浪还要不堪的多,双膝跪地,就差直接趴在地上了,身体完全不受控制,气血沸腾,咆哮不止,隐隐有破体而出的冲动!

    “这……”

    墨煦铭等人艰难抬头,看着前方仍然单膝跪地的萧浪,眼底只剩下惊恐。

    他们能感受到,这股威压越是靠近五行神殿越是强横。

    哪怕在百丈外,他们就已经承受不住了,而萧浪……

    他甚至还在坚持站起!

    “门,不能关!”

    咔嚓!

    萧浪站起来了!

    与此同时,墨煦铭等人骇然看到,在萧浪的后背上,衣衫骤然裂开,身体宛若一个从高空坠下的泥塑,裂纹密布,肌肤不断炸裂,又在五彩光华中竭力恢复!

    嘭!

    萧浪撑开了双臂,牢牢架住差点就再度关闭的五行神殿殿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如同一尊巨人,在抵挡天威!

    墨煦铭五人目光颤动,内心的震撼简直无法形容。

    如果说他们之前还对萧浪所言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现在,一点怀疑都没了。

    这是何等恐怖的执念啊!

    无匹的意志!

    只有最坚定的意念,才能承受住这样的摧残!

    “萧兄!”

    墨煦铭等人不由呼喊。而这一次,已经不是单纯的客气了,单凭眼前这一幕,萧浪已经足以得到他们全部的敬意!

    当然,对于萧浪而言,这完全不重要。

    甚至于,他压根就没有听到这些,在他的心中,唯有一道念头蒸腾

    门,不能关!

    至于其他……

    去他妈的!

    可是,抗住这样的压力,真的不容易!

    一开始的时候,体内五行大道之力全部爆发,他还能勉力抗衡,可是随着气血蒸腾的越发厉害,消耗大于恢复,他终于扛不住了。

    噗!

    一口血雾喷出,萧浪的身体猛地一颤,一双眼眸已经彻底化为血红。

    可是,他还是没有退!

    双臂宛若磐石,抵住沉重的殿门。在他的眼中,也只有身侧的殿门。

    因此,萧浪并未看到,他一口喷出的血雾,朝殿内倏地飘去,隐而不见,如同融入了其中的无尽黑暗。

    就在这一瞬间

    呼。

    殿内的黑暗中,一双眼眸悄然睁开,如同从亿万年的沉睡中,第一次苏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