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鬼医凤九 武道神帝叶辰 AV拍摄指南

第1923章:青梅竹马篇,孩子的名字

      看杭靳说得一脸七认真,尹念笑不相信也忍不住问了句:“什么名字?”

    “池杭。”杭靳笑笑,“不管男孩女孩都叫这个名字,取央央的姓和我的姓组成一个名字。”

    取父母双方的姓氏取名的人不少,尹念笑也觉得这个名字还不错,但是又总觉得哪里不对,一时半会儿也想不起哪里不对。

    杭靳张开双臂抱了抱尹念笑:“太后,你最近好不好?”

    尹念笑被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儿子抱在怀里,这还是生平第一次,心一下子就软得想流泪:“我很好,你好我就好。”

    在很多人眼里尹念笑都是一个精明能干的女人,老公儿子都被她管理得服服帖帖,但是她也是一个非常传统的女人。

    她和杭镇山结婚好几年才生了杭靳,生下杭靳之后她再也没有去外面工作,所有的重心都围绕着丈夫和孩子,只要他们好好的,那么她就开心,觉得自己的生活充满了意义。

    “妈,你该跟隔壁的陈太太她们多学学。”杭靳却不赞同尹念笑把所有精力都放在这个家里,他一直告诉尹念笑,让她多去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别成天关心他和他爸。

    女人越是没有自己的生活,那些不知道女人为他们付出的男人就更加花心,少不了在外面拈花惹草。

    “学她们?天天出去旅游?天天买大牌?”尹念笑轻轻一笑,“儿子,这种日子你老妈我在年轻的时候早就玩过了。世界各地没几个没去,该用的大牌从来不少。这不,你外公前些天还让人送了一大堆东西给我。我本来想着送一些给央央,但又知道央央那孩子的脾气,所以都放在家里的库房。改天等你老妈无聊时,把那些玩意儿全拿出来,开个拍卖会都可以了。儿子,人各有志,有些人以打麻将为乐趣,有些人以旅游购物为乐趣,而你母亲我以照顾你们为乐趣。”

    尹念笑这话一点儿都不假,杭靳也是清楚的,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他也不会强求尹念笑照着他的想法过日子。

    只不过……他回头,看到院里杭镇山正在给花花草草浇水,心里就免不了生出了一丝恼意,那个老男人看着顾家,骨子里却坏得很。

    这些年,为了不让母亲伤心难过,他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如今他不能不管了:“太后,我有事找杭老头说,你去客厅陪央央说说话。”

    “你这小子终于懂事了。你们父子二人的脾气都倔强得很,平时谁也不爱搭理谁,但是毕竟是父子,总是要有退一步的。”尹念笑戳戳他的头,“儿子啊,一辈子能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一定要好好珍惜,千万不能做让她伤心的事情,明白么?”

    “妈,我知道。”他的母亲当年一定爱惨了自己的父亲,才会选择离开条件那么好的帝都,陪父母来到江北发展,这么多年无怨无悔地付出。

    他再次看向花园里浇花的杭镇山,那个老男人,真是一点都配不上他这么优秀的母亲。

    ……

    杭靳来到花院里,看着杭镇山忙着浇灌他的花花草草,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前来,他也不吭声,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杭镇山。

    过了好一会儿,杭镇山终于抬起头瞅了杭靳一眼,又低头浇他的花花草草:“找我有事?”

    杭靳冷笑一声:“怎么说你也是我的父亲,没事我就不能找你?”

    杭镇山不冷不热地道:“这些年你还当我是你的父亲?”

    杭靳看杭镇山不顺眼,一句话都不想跟他多说:“我来是想跟你说清楚一件事情,池央央是我选择的妻子,是我这一辈子唯一认定的女人,你若是再在背后搞鬼,休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怎么不客气?”杭镇山终于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杭靳,“难道你为了一个女人,要跟我断绝父子关系?”

    杭靳冷声道:“我没有你这样的父亲。”

    杭镇山:“我这样的父亲?哪样的父亲?”

    杭靳怒极反笑:“尹念笑是你的妻子我的母亲,我们是他最亲最爱的人,而你看看你这些年背着她在外面都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你觉得你配为人丈夫为人父亲么?”

    杭镇山怒视着杭靳:“这辈子,我对你的母亲一心一意,从无二心。我们在一起将近三十年,我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她的事情。”

    “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杭靳冷笑道,“那江语城那对母女是怎么一回事?杭镇山,你有胆做,却没有脸承认,证明你还知道在外面养小三生孩子是不要脸见不得光的事情啊。”

    “胡说八道!”杭镇山愤怒之极,突然挥出手一巴掌甩在杭靳的脸上,他的力道很大,杭靳的嘴角渗出了血迹,可杭靳像不知道疼痛一般,抬手抹掉嘴角的血迹,笑道,“我拆穿你,让你恼羞成怒了?”

    杭镇山并不是真的想打杭靳,他以为凭杭靳的身手能躲掉他这一巴掌,偏偏杭靳并没有躲,甚至还有把脸送上来让他打的可能。

    杭靳又说:“杭镇山,你在外面做的丑事,我不告诉我妈,并不是因为我害怕你,我只是不想我妈难过。她这些年所有的心思都系在你我身上,如果让她知道她的丈夫早就背着她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她会被你活活气死的。”

    “杭靳!”杭镇山抬手指着杭靳,气得手指发抖,“你是做刑警的,你应该明白,凡事要讲证据,没有确凿的证据之前信口雌黄,你这是毁谤他人名声,我可以告你。”

    “你要证据?”杭靳掏出手机,打开手机相册,翻到隐秘相册,输入密码打开,“杭镇山,既然你嘴硬不愿意承认,那我就让你求捶得捶。”

    “这就是你要的证据,你好好看看你都干了什么。”杭靳把手机递给杭镇山,又道,“别想着删掉照片,我有很多备份。”14